巴基斯坦:生命時刻受到威脅

三名「巴基斯坦社會主義運動」的成員在奎達死於宗派暴力
由「巴社運」領導成員撰寫,巴魯車斯坦省奎達市的目擊報告近些年來,巴基斯坦已成為不同社區的人民的屠宰場。然而,其中什葉派哈扎拉人社區是受害最深,被鎖定為單獨的謀殺目標。

當我進入奎達的哈扎拉人鎮,會見已故「巴社運」成員的家人,並代表「巴基斯坦社會主義」(SMP)和工國委(CWI)表示哀悼時,我感受到這個曾經非常和平的地區有一種強烈的恐懼和不安定的感覺。空氣彌漫著悲痛和憂傷,人人都對巴基斯坦人民黨統治的省政府十分憤怒。此時,死者家屬陪伴著數天前被殺害的親人的 遺體,剛剛結束了祈禱,臉上展現出痛苦和不安。

Image 3494

一 個與「阿爾蓋達」有聯繫的遜尼派極端激進組織「羌城軍」(Lashkar-e-Jhangvi )宣稱對此事件負責。哈扎拉社區持續處於威脅之下,並經已在恐懼中渡過了多年。三名「巴社運」成員阿里.拉扎(Ali Raza)、阿里.侯賽因(Ali Hussain)和哈桑.阿巴斯(Hassan Abbas)分別在今年1月和2月的兩次爆炸中喪身,他們被殺不是因為其政治理念和行動,而是因為其什葉派哈扎拉社區成員的身分,並碰巧出現在爆炸點。兩 人被殺時正坐在咖啡廳裡,自殺式襲擊者在一條繁忙的街道上引爆。第三名死者遇害時,正與家人在擠擁的市場購物。強力的炸彈將他殺害,也使得擠擁繁忙的市場 變成瓦礫。三位都是「巴社運」忠誠的成員,曾經與我們在困難中共同戰鬥,其逝世令巴魯車斯坦省的「巴社運」在政治上和組織上受到重挫。

根 據巴基斯坦人權理事會2012年的調查報告,自1999年起,超過800名什葉派哈扎拉人被殺害。從2008年到2012年5月,至少550哈扎拉人在巴 人民黨政府的統治下被殺。在2013年的頭三個月,三次主要的自殺式炸彈襲擊造成了數以百計人受傷,超過200人被殺。對於只有50萬人的哈扎拉來說,這 個數據是毀滅性的。數以千計的人受傷,其中近半數終身殘疾。宗派衝突和襲擊的次數在2012年比2011年增加了195%,這些襲擊中遭遇不測的人數增加 了大約62%,而受傷的人數增加大約239%。

哈扎拉人是一個獨特的族群,主要居住在阿富汗,但在巴基斯坦和伊朗也有可觀的數量。近來, 這個群體不斷在西方國家定居,以尋求安全和維持生計。歷史上哈扎拉人一直受到阿富汗國王和統治者(主要是阿米爾.阿卜杜勒.拉赫曼.可汗)以及其他族群的 宗派和族群歧視的迫害。他們原居於阿富汗中部,但很多人被迫遷徙到鄰近國家,比如伊朗和英屬印度,以逃避宗派襲擊。哈扎拉人由於在英國軍隊中服役,並承擔 其他艱巨的工作,因而在奎達獲得了立足之地。當兵成為了哈扎拉人生活的一部分,人口中很大比例都曾經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軍隊中服役。

據哈 扎拉學者兼「政府總軍事學院」奎達訓練營的退休校長納吉爾.胡賽因教授說:「以前,哈扎拉人都生活在和平之中,與普什圖人、巴魯車斯人以及其他族群關係良 好,是齊亞.哈克軍政府時代的種族隔離政策令情況發生變化。如今我們面對著一個社會的無政府狀態,尤其是哈扎拉人正生活在猶太式的貧民區中。」 當我與哈扎拉民主黨主席阿卜杜勒.哈利克,哈扎拉交談時,他這樣描述當今情形:「一切始於2001年,並在2011-12年達到頂峰。醫生、教授、學生、 商人和運動員都被鎖定為目標,並遭到殺害。這些恐怖襲擊背後的動機很簡單:使奎達變成宗派暴力的地獄。在奎達的所有哈扎拉人都是什葉派。到目前為止,超過 1,000哈扎拉人被殺,我們的大多數青年被剝奪了教育權,一些青年在絕望中加入了什葉派宗教組織。人們失去了事業和工作,在自己的城市都不能隨意走動。 超過3萬哈扎拉青年和專業人才已經出國移民。家長正迫使自己的孩子離開國家。擁有博士學位和其他高等教育資格的人正在澳洲等西方國家當勞工或臨時工。我們 的年輕一代開始對未來失去希望。」

反什葉派宗教組織在巴魯車斯坦省有相當數量。這些團體正以相對於民族主義暴徒和阿富汗塔利班較為自由的 方式推進其的議程。反什葉派組織組織精良,並與其他宗教極端主義軍事組織有聯繫,包括「巴基斯坦塔利班運動」(Tehrik-e-Taliban Pakistan)、「阿爾蓋達」和「羌城軍」。這些都是最活躍與最致命的反什葉派組織。羌城軍在奎達市內和週邊活動,在2001年美軍入侵阿富汗,並摧 毀了它位於喀布爾和坎大哈的恐怖訓練營後,它目前集中在巴魯車斯坦省和巴基斯坦的其他地區。

「君杜拉」(Jundullah)是巴魯車斯 坦省另一個活躍的軍事組織,結合了宗教宗派議程和民族分離主義的意識形態,反什葉派和反伊朗的軍事團體,在伊朗的錫斯坦- 巴魯車斯坦省展開活動。該省接壤巴基斯坦區的賈蓋、卡蘭、旁吉古爾、蓋杰和瓜達爾。據估計,君杜拉活躍分子約有800人。

這些不同的反什葉派遜尼派極端軍事組織互相聯絡,並在行動中彼此支持。這是個非常危險並致命的聯繫,將給已經充斥著暴力的巴魯車斯坦帶來更多不安和混亂。

然 而,謀殺和暴行並不只限於對什葉派哈扎拉人,其他族群背景的人同樣成為目標,包括旁遮普人。由於巴魯車斯軍事組織為了分離而發動攻擊,令數千旁遮普人被迫 離開奎達和巴魯車斯坦的其他地區。甚至該省的很多區域對於旁遮普人都不安全。甚至印度人、信德人和普什圖人在巴魯車斯坦的不同地區也被定為目標。在一些案 件中,沒人知道為什麼有人被謀殺以及被誰所殺。不同的軍事組織在一場混亂的戰爭中互相討伐,摧毀了普通百姓的生活。法律強制機搆和政府沒能保護好無辜的人 免受不同軍事團體的攻擊,包括民族主義和宗教的宗派勢力。巴魯車斯坦的形勢非常不穩定和變化多端。在過去的幾年,類似內戰的形勢逐漸浮現。

奎達的工會運動仍然完整無缺,和宗派主義和民族分離主義鬥爭。儘管受到不同武裝團伙的威脅,工會在去年組織了一次五一集會,隸屬於不同種族、宗教、民族的工 人聯合起來,在奎達的主要街道上游行,鮮明地展現了階級團結。工會的一個領導人告訴我說:「在如此狂暴的年代,保持和維護工人團結並不簡單。我們承受着來 自各個方面的壓力,要我們以宗教派別、族群和民族爲由支持某一方, 不同的團體和組織都要我們聽從他們。但我們自始自終都會爲了維護工人階級的團結而戰鬥下去。隨著局勢的惡化,我們可能會衰落,但我們不會不經鬥爭就輕易讓 自己衰落下去。」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