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工人階級開始前進

發生在5月21日的一日大罷工抗議示威是斯里蘭卡工人階級向前邁出的重要一步。

斯林那瑟·普瑞拉(Srinath Perera),聯合社會主義黨(USP-CWI,斯里蘭卡)

這次極為重要的全國性罷工——在斯里蘭卡被稱為是「警告性罷工」——是由工會聯盟協調委員會發起的,以警告總統馬欣達·拉賈帕克薩政府大幅上調電費。

雖然罷工未能取得完全的勝利,然而,它仍然向該國的獨裁政權發出了強有力的信號。實際上,5月21日的行動是自1980年歷史性的大罷工失敗以來第一次全國的警告性罷工。在這種關係上,它代表著斯里蘭卡的工人階級的新紀元。

在卡圖納耶克(Katunayake)的所謂的自由貿易區和科倫坡(Colombo)附近的拉特馬蘭阿(Rathmlana)工業區中罷工非常成功。左翼工會在那裡有強大的基礎。在一些農村地區和中部山地(Hill Country)的茶樹種植區,罷工也很強大。

在卡圖納耶克和比亞伽馬(Biyagama), 大批工人離開他們所在的工廠加入罷工。然而,當他們試圖在自己的工作場所前示威時卻遭到了警察的驅散。稍後,軍隊就被部署用來鎮壓聚集在工廠內的工人。

在 拉特馬蘭阿,同樣有一大批工人罷工,並沿著主幹道舉行了一場富有戰鬥性的示威。500多人參加了這場持續約3小時的示威。後來,聯合社會主義黨的代表和新 社會平等黨(NSSP)的領導人在隨後舉行的會談上發言。類似的行動發生在很多其他地區。在午餐時間設置抗議糾察線是許多工作場所最普遍行為。

在 科倫坡以及更遠地區的許多小商店店主也關閉商店以示支持罷工。在阿努拉德普勒(Anuradhapura),瓦塔瓦拉(Watawala),奇勞 (Chilaw)和賈夫納( Jaffna),商業協會出面支持罷工,並停業數小時。在阿努拉德普勒地區,75%以上的教師(這是個相當可觀的數據)停止工作報告,學校活動受到很大的 影響。大學老師也站出來支持罷工——這是個重要的進展。一些茶葉種植區的僱員也參加了罷工。

國有部門

這次罷工的主要缺陷是國有部門的僱員極少有參與。沒有他們的加入,大罷工難言成功。這是因為公共部門的職員(人數超過120萬人)掌管著幾乎所有對人們日常活動很重要的功能。

雖 然工會聯盟不屈不撓地日以繼夜地工作以使得罷工成功進行,但很明顯它沒能深入到工人階級的重要層面,主要是公共部門和一些基礎私營機構。所謂的激進、傳統 的來自錫蘭平等社會黨(LSSP)和斯共(CP)的工會聯盟領導人的背叛——他們一開始就處於搖擺中,然後就試圖破壞罷工——打擊了多數工人階級,使他們 在政府大量的反罷工宣傳中不知所措,並受到來自老闆的一系列的威脅和恫嚇。

在工廠級別的工人委員會上需要建立一個全國性的大會。這是此次 罷工中最重要的教訓。這次罷工是多年鬥爭的結果。不同工會領導人都與不同的政黨有著聯繫,如今都被迫走到一起並做出共同的決定來贏得工人階級的需求。這種 聯盟的鞏固必須靠形成一個全國層面的、民主的工人大會來討論未來的規劃、工人階級面臨的問題以及對未來的行動做出一致的決定。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