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查韋斯逝世 鬥爭仍繼續

數以百萬計的委內瑞拉工人、窮人和青年悼念委內瑞拉總統烏戈‧查韋斯

工人國際委員會(CWI)書記托尼‧索努瓦(Tony Saunois)

建制派政客保衛大企業和有錢人的利益,與人民群眾之間的鴻溝不斷拉大。在這樣的時代,查韋斯格外引人注目。事實上,在緊縮政策的歲月裏,他所採取的舒緩貧困的措施像一盞明燈一樣,脫穎而出。

委內瑞拉的工人和青年會與全球受到激勵的人一起,共同支持查韋斯政權,視之為一個帝國主義、新自由主義和資本主義的替代方案。
同時,惡毒的資本主義右翼評論員不惜花上時間和筆墨,傾力渲泄對查韋斯政權的仇恨。

必須將對查韋斯逝世的哀悼和對這些攻擊的憤怒,引領至委內瑞拉和國際工人階級為社會主義而鬥爭的一個新階段。

Image 3352

資本主義評論員的虛偽

自查韋斯去世後,大量的文章譴責查韋斯及其政權,將之打為一個「極權份子」、「獨裁者」、「軍事獨裁者」。有人試圖將其逝世描繪為社會主義政權的又一次失敗。

當初這樣評論員期望查韋斯會在去年10月的委內瑞拉總統選舉被擊敗時,已經蠢蠢欲動,但最後失望而回。最後的結果與國際資本主義媒體和政客的期望相反,總統選舉的投票率為80%投票率,查韋斯輕而易舉獲得55%的選票而第三次連任。所有歐洲的現任資本主義政客都望塵莫及。

在2002年由美帝國主義支持的未遂政變時,這批評論員中保持沉默,以掩蓋我們的耳朵。當這些所謂民主擁護者攻擊查韋斯時,都置事實於不顧 – 1998年以來查韋斯經歷過17次選舉和公民投票,並贏得了其中16次。

他們和其身後的資本主義政客不能接受,一個談及「社會主義」和「社會主義革命」,並反對美帝和資產階級的領導者,能贏得這樣廣泛的支持。他們還擔心,支撐著查韋斯的群眾革命運動會有爆發的潛能。

Image 3353

「Por ahora」 – 「暫時」

查韋斯本人並沒有作為具有完整的意識形態或綱領的政治領導人出現,他憑經驗地吸納了不同的思想,各種思想在隨著事態的呈現而掠過。

查韋斯於1998年以壓倒多數的支持上台。起初,他只論及「玻利瓦爾革命」和改革腐敗的舊制度。查韋斯本人與委內瑞拉的無數群眾(包括他本人亦擔任過的下級軍官)一樣,被1989年震撼委內瑞拉的「加拉加斯事件」激進化了。

卡洛斯.佩雷斯曾經以反對IMF的新自由主義,在選舉中獲勝。然而,他當選後180度扭轉,推出了新自由主義的「休克療法」,引發了大量城市貧民起義。軍隊出動,估計3,000人被屠殺。查韋斯的右翼對手對這些事件無話可說,但他自己深受這些恐怖事件影響,而激進化了。

在1992年,查韋斯率領左翼民粹主義者發動軍事叛變,反對殘忍的佩雷斯政府。政變被擊敗了,他宣佈「革命暫時結束」。「暫時」(Por ahora)一詞深入廣大人民群眾的腦海裡。

兩年後,他出獄並贏得了支持,然後在1998年的選舉掌握了大權,因為人民要求結束新自由主義,並要求改變。

查 韋斯政府引入了有限但受歡迎的改革,並用該國的石油財富來維持。這足以激怒統治菁英,並在2002年緊隨著僱主關閉工廠後,試圖發動政變。48小時後,政 變崩潰了,查韋斯回到卡拉卡斯並重掌政權。在政變期間,群眾湧向街頭,以反對新的右翼政權,而底層士兵與下級軍官發動反對政變的起義。

2002年的右派政變

這時,由於佩德羅‧卡莫納領導的右翼政變失敗,情勢一觸即發,對統治階級和資本主義作出了決定性的衝擊。工人階級和窮人有機會接管社會的運行。不幸的是,在這一刻查韋斯選擇呼籲「民族團結」,並和資本家階級達成了協議。

經過了12個月的鬥爭後,資本家關閉工廠的手段被打破了。每次,都是來自下面的群眾運動拯救了查韋斯。

這些事件深深地激化了查韋斯,令他在2005年就開始談論「社會主義革命」。這時,他還提到了托洛茨基(俄國革命的領導者之一)以及卡爾馬克思的思想,並號召建立第五國際。

這 激怒了委內瑞拉的統治階級和美帝國主義。政府執行了對重要的企業完全國有化和部分國有化,引進基本的免費醫療服務、廣泛的教育和掃盲方案,大大地提高了政 府民望。值得注意的是,緊隨查韋斯著向左轉後,在2006年選舉中,他贏得了一生中最大的選舉勝利,獲得超過62%的選票!

這發展在委內瑞拉和一定程度上在拉丁美洲和國際,對重提社會主義的議程產生了巨大的積極作用。「革命」甚至「社會主義」的思想和激進改革在大多數委內瑞拉人心中佔有壓倒性的主導地位,這是查韋斯正面的遺產,清晰地駁斥了回到「舊政權」的想法。

Image 3354

衝擊了資本主義,但沒有與之徹底決裂

然而,儘管措辭激進,在面對2007年開始的全球經濟危機,查韋斯和玻利瓦爾政府沒有提出與資本主義決裂的綱領,反而走向相反方向。

資產階級受到衝擊,但沒有被擊敗,繼續控制著社會。在玻利瓦爾中也出現了一個新的勢力 – 「玻利資產階級」,這是騎著查韋斯運動而富裕起來的權勢階層。

這一點,再加上一個強大的官僚機構出現,經濟形勢又日益惡化,意味著儘管有受歡迎的改革(工國委支持這些改革),貧困、失業、腐敗的暴力和犯罪等大量的社會問題仍然繼續存在。由於未能廢除資本主義,這些問題將持續下去。

官僚自上而下的行政手段,加上缺乏工人在革命過程中民主的控制和管理,查韋斯雖然已經得到大量支持,但這也導致了廣泛的不滿和沮喪。最近教師和金屬工人的罷工被政府鎮壓,這些措施都變為了右派打擊查韋斯政權的武器。

實現社會主義的願望

如果右翼候選人恩裏克‧卡普里勒斯(Henrique Capriles)和委內瑞拉的右翼希望查韋斯死亡後,他們會輕易重掌權力,那麼他們都錯了。儘管群眾有著不滿情緒,對革命進程的支持、對社會主義的理念、保衛改革成果的想法,已經深深地紮根在委內瑞拉的社會中。
在短期內,最有可能勝出選舉的,是查韋斯指定的繼任者 – 副總統尼古拉斯‧馬杜羅。以擊敗右翼為目標的查韋斯支持者和貧困群眾已經集合起來。與馬杜羅一樣,卡普里勒斯和右派訴諸冷靜、和平和團結。右派感到了自己的軟弱,並小心謹慎地避免引起群眾強烈的反應。

雖 然陰險的右翼評論員用查韋斯的死亡,來打響其反社會主義的偽善大鼓,其他部分的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卻更加謹慎。美國總統奧巴馬和英國外交秘書威廉‧海牙謹 慎的聲明,旨在開創與未來的馬杜羅政府合作的新時代,他們的總結是,右翼不可能在選舉勝利,因此他們企圖與一個新「查韋斯模式」的政府合作。

馬杜羅及其領導不會有查韋斯同樣的威望,選舉之後將開始一個新的時代。選舉後,查韋斯集團內的不同派別的分化可能會公開表現出來。統治階級部分正把這作為一種手段,以最終擊敗查韋斯運動。

Image 3355

這樣的前景突顯了,工人階級和窮人必須團結起來,擊敗右派,然後以自己的獨立組織和綱領把革命的進程緊握在自己手中,把查韋斯提出的「社會主義的願望」變成現實。查韋斯的死亡不是標誌著鬥爭的結束。現在開始了新的一頁。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