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發生在斯德哥爾摩城郊工人階級社區的騷亂

新自由主義和警察暴力製造了社會的定時炸彈

瑞典社會主義正義黨(Rättvisepartiet Socialisterna,工國委[CWI]瑞典支部)報紙《進攻報》 (Offensiv)報導

斯德哥爾摩城郊的工人階級社區胡斯比(Husby)在最近幾天連續發生大規模騷亂,這甚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在連續數日的傍晚和夜間,我們經歷了大規模的焚燬汽車、蓄意打砸和投擲石塊,而這些行為是由防暴警察的殘酷干預所觸發的。

5月22日(星期三)社會主義正義黨(RS)通過本地網絡發起了一場抗議活動,,當天在胡斯比廣場有500人參與了抗議。集會解釋了這些事件的根源——右翼政策攻擊民眾生活水準和當地的公共服務,同時也譴責警察,並說明蓄意打砸並不能帶來改變。

Image 3522

星期三在胡斯比的抗議上,《進攻報》(社會主義正義黨的週報)編輯同時也是胡斯比居民的阿爾納·約翰遜是主要的發言人

騷亂波及斯德哥爾摩

騷 亂始於5月20日(星期一)晚上。然後,放火焚燒汽車、破壞購物中心和襲擊警察局的行為蔓延到斯德哥爾摩的其他城郊社區。這些建於20世紀70年代社區和 和住房主要是提供給低收入工人的,其中相當大比例是來自海外的移民。這些居民早已在各個領域遭受到新自由主義政策的攻擊,——諸如失業、削減失業救濟金、 住房短缺、學校私有化和不斷削減本地公共服務。

胡斯比地區的公共衛生中心早已被關閉,而為一個較小的私人機構所取代。當地的學校及青年中心也已被關閉, 這對年輕人的影響尤為嚴重。在胡斯比地區20-25歲間的年輕人有570人,其中38%既沒有工作,也沒有在學校學習。

Image 3523

社會主義正義黨的恩蘇·克斯塔也在胡斯比的示威中發言

貧富差距日益擴大

經合組織(OECD)最近的一份報告顯示,整體上而言在所有經合組織國家中瑞典的貧富差距增長最快,從昔日所謂最「平等」的國家下降到34個經合組織國家中的第14名。瑞典學校的教學質量也同樣從名列前茅下降到平均水準甚至低於平均水平。

觸發本週這一突發事件的肇因,無疑是上週一警察干預和槍殺一名69歲的男子,當時該男子在自己家中和其他人發生爭吵。

這在許多當地居民中引發了強烈的批評和憤怒,,尤其是對那些本人往往遭遇過警察的騷擾和暴行的年輕人而言更是如此。 「類似的事情絕不會發生在富人區」是胡斯比地區的普遍看法。

一個叫做「麥克風」(Megafonen)的本地青年組織組織了一個小規模示威,要求對警察的槍殺進行獨立調查,並對死亡男子的親屬和當地居民進行公開道歉。社會主義正義黨(RS)參加了示威並支持他們的訴求,同時也加入我們要求民主控制警察的訴求。

上 週日晚上暴力發生時,警方粗暴地介入其中,並對青年和當地居民進行種族主義侮辱。據可信的目擊者說,暴力騷亂是在警方的一條警犬襲擊一位婦女後才升級的, 而這位母親到現場是為了帶走自己14歲的兒子。當地社區的成年人,包括兩位「社區召集人」也遭到警棍襲擊並被警察打在臉上。

警察用「猴子」、「蠢貨」和「黑鬼」等一系列侮辱性的詞彙辱罵他們。

Image 3524

嫁禍外來移民

體 制派的媒體和政客很快就開始譴責騷亂。首相賴因費爾特(Fredrik Reinfeldt)強調胡斯比的居民應該學會「在瑞典」的規則,以此暗示暴力事件的背後是外來移民。當地的區議會領導人,是一個保守派,說胡斯比居民只 應該心存感謝,並將他們的年輕人稱為「暴徒」。

媒體普遍和這些社區沒有關聯,而且也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當然胡斯比當地的居民也因為焚燒汽車而感到害怕、憤怒和沮喪。在解釋暴亂的政治根源的同時,社會主義者需要表明自己的立場。

在 社會主義正義黨(RS)在週一發佈的第一份聲明中,我們明確寫道:「雖然很多人可以理解打砸搶是某種抗議形式,但是不幸的是這完全是誤導的、破壞性的,並 在當地居民間製造了分裂。很多人看到他們的比薩餅店被砸了,他們的汽車被燒燬,因車庫著火50人被迫疏散。許多人可能因此僅僅會大喊要更多的警察。」

我們也解釋說,希望簡單的自發抗議活動能傳達信息而誘使統治者做出讓步的想法是錯誤的。

胡斯比的鬥爭

上 週三胡斯比的抗議活動中,其本人就住在胡斯比的《進攻報》的編輯阿爾訥·約翰遜,是主要發言人。他譴責了警察的暴行,並繼續說:「焚燬我們自己的車並不是 問題的解決之道。我們需要的是一個聯合起來反對政府和市議會的鬥爭。在胡斯比,我們一直有團結互助的精神,以及對我們社區的自豪感。我們一直以來一起為我 們所要爭取的而鬥爭」。

事實上,直到最近幾天胡斯比一直相對倖免於焚燬汽車和蓄意破壞的行為。這正是由於有許多當地鬥爭的結果。

胡 斯比居民有著為自己利益進行鬥爭的悠久傳統,社會主義正義黨(RS)在其中發揮了領導作用。2007-08年曾經挫敗了市議會試圖拆遷舊公房、進行豪華改 建,而租金提高70%的計劃。同樣本地居民網絡(JärvasFramtid)通過鬥爭也贏得了反對當地游泳設施私有化,反對採用對行人更危險的交通佈局 等鬥爭。而其他一些鬥爭,如反對關閉公共健康中心的鬥爭,則失敗了。

在街頭抗議中,當地居民被鼓勵發言,每個人都被邀請參加隨後的集會和抗議。

Image 3525

社會主義正義黨橫幅:「結束警察暴力 – 對事件進行獨立調查」

正義社會主義黨(RS)支持當地鬥爭網絡提出的訴求:

  • 一個獨立的調查和警察道歉 – 結束警察暴力和採取軍事手段!
  • 立即採取措施為所有年輕人提供就業和培訓機會 – 人人得以就業!
  • 根據我們的標準提供社會康復服務和住房更新 – 結束所有私有化和削減預算!

社會主義正義黨(RS)支持聯合鬥爭,並呼籲建立一個新的遵循會主義政策的戰鬥性工人政黨,以應對當前的右翼政策。


漢姆庫倫(Hammarkullen)是哥德堡城郊類似於胡斯比的一個社區,近來犯罪率不斷上升而上週末終於發展到出現槍擊交火事件。

社會主義正義黨(RS)為此舉辦集會反對暴力,要求改進社區服務而不是削減支出。僅僅在集會前一天發出通知,有250人來到廣場上參加集會。

Image 3526

「槍擊事件應該成為一個政治警鐘。漢姆庫倫(Hammarkullen)等城郊社區需要的是教育、工作和住房」,社會主義正義黨(RS)哥德堡的克里斯托弗·倫德伯格(Kristofer Lundberg)在示威中說。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