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破壞者」繼續反擊

埃爾多安企圖對抗群眾抗議

卡伊·斯坦,最初發表於《社會主義者》——社會主義黨(CWI英格蘭和威爾士)週報

在6月10日星期一,埃爾多安同意與抗議者對話。但是在星期四上午,他卻派防暴警察使用催淚瓦斯、橡膠子彈和推土機,將抗議者強行趕出伊斯坦布爾的塔克西姆廣場。

抗 議已持續兩個星期,成千上萬的人走上了街頭。 「Tayyip istifar」——「埃爾多安下台」——這一口號將各界抗議者團結在一起,從公共僱員一直到反對政府禁止飲酒和在公共場合接吻的人。一直受到壓迫的庫爾 德人也參與進來。這場抗議包括了工會活動分子和發起塔克西姆廣場抗議的環保人士,並且動員了來自城郊的年輕工人。

埃爾多安試圖從更守舊和更「虔誠」的人群中獲取支持。他把成千上萬的抗議者形容為「一小撮劫掠者」或者「破壞者」。埃爾多安已經通報了6月15日在安卡拉和6月16日在伊斯坦布爾的支持政府的大規模示威遊行。這並不是時間上的巧合。

Image 3531

與警察的疲憊鬥爭

在過去的兩週裡,工人和年輕人每天都在抵擋著警察對抗議活動的攻擊。除了在各城市的主要廣場,還有幾百個街區在夜間聚集著數千名抗議者。他們沒有得到多少媒體的關注,但幾乎每一次都會受到催淚瓦斯的攻擊。

公共部門在6月4日和5日的罷工並沒有引起有組織的工人的進一步行動。左翼活動者正在各個廣場組織露營,並通過多種方式領導每天的運動。然而沒有一個更大的組織、政黨或者工會提出推進鬥爭的策略。

行動委員會或者防衛委員會已經組建起來,但主要是為了處理日常問題,並且主要由左翼團體組成。這使大多數抗議者沒能表達出自己的意見。

埃爾多安下台! ——但是怎麼做?

為 了利用所有層面的集會和委員會來發展這場運動——包括保衛抗議、協調鬥爭、創造一支能推翻政府的隊伍和提供一個符合工人、年輕人和窮人利益的替代方案—— 一個英勇的策略是必要的。這場運動可以削弱他所獲得的支持,並且爭取所有受埃爾多安政策之苦的人,而不是讓他在保守的伊斯蘭等問題上贏得支持。

不幸的是,即便是在左翼中,這些要求也已經並正在被淡化。在過去的幾天中,他們關注於保衛戈茲公園和民主要求——將那些為警察暴行負有責任的人繩之以法,並保證抗議的權利。所有這些都是必要的,但是這些侷限性的要求沒有為實現那些讓人們走上街頭的願望提供任何策略。

大多數抗議者都是年輕人,他們遠離所有主要政黨。這種真空狀態必須由一個新的、民主的、擁有社會主義方案的群眾政黨所填補,像人民民主大會(HDK)、人民之家和其他左翼力量都可以通過這個群眾政黨做出巨大的貢獻。

由於缺少這些要素,示威者的數目在6月10日出現少許下降。埃爾多安企圖利用這一弱點重奪控制權,儘管這樣做可能會引發一場反抗鬥爭。

Image 3532

社會主義替代(CWI土耳其)呼籲立即抗議警察的攻擊、星期六在所有城市舉行大規模示威並於星期天在伊斯坦布爾舉行全國聯合示威,以給埃爾多安一個強有力的回應,並為終結正義和發展黨政府的下一步措施-一天總罷工奠定基礎。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