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美國準備對阿薩德政權進行軍事攻擊

不要帝國主義干涉!社論——《社會主義者報》(社會主義黨報紙,工國委[CWI]英格蘭與威爾士)

通過社交媒體、智能手機和傳統新聞渠道,大量血腥的圖片、影像和報導讓全世界看到了敘利亞人民所遭受的難以忍受的苦難

最初在2011年,緊接著突尼斯和埃及的革命,敘利亞出現了反對阿薩德警察政權的群眾起義。但是正如《社會主義者報》所解釋的那樣,半封建君主制的沙特、卡塔爾以及帝國主義勢力進行了干涉,並提供了巨大的經濟、軍事支持,希望使這場運動偏離正確方向。

反對阿薩德獨裁政府的起義現在已經扭曲成一場宗派衝突,而且引發了地區水平上遜尼派和什葉派的爭鬥。據估計敘利亞已有超過10萬人死於這場長達數年的戰爭。200萬人已經逃離了敘利亞,在國內約有500萬人無家可歸。這裡恐怖充斥著恐怖。

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Ghouta(大馬士革的一個區)使用了化學武器的新聞似乎意味著,受苦的群眾將經受新一輪的災難。報導稱數百人死亡、數千人受傷,既令人驚駭,又使人悲痛。

由於已發生的事,再加上地區動盪日漸顯現的威脅,希望解決目前的恐怖狀態是人的正常反應。但是從歷史經驗來看,希望美英政府和他們在法國、德國、土耳其的盟友能提出任何近期和長期的解決方案,是一個可怕的錯誤。

空襲

上個月,美國總統奧巴馬已經警告說,在敘利亞使用化學武器是一條「紅線」,國際社會將報以不少於五倍的反擊。現在已有三艘美國戰艦部署在地中海,還有一艘在路上。塞浦路斯飛行員報告說在當地的英國機場發現了軍用飛機。

外 交大臣威廉•黑格正在英國進行準備,他暗示沒有聯合國授權不會妨礙行動:「有可能基於巨大的人道危機而採取行動。」他暗示行動——很可能是猛烈的空中轟炸 ——會在幾星期內開始,如果不是幾天的話。由於俄羅斯和中國出於本國資產階級的利益而反對幹涉,聯合國安理會發生了分裂。

據報導,黑格已經與獨裁專制的卡塔爾和沙特政府取得聯繫,他們會高興看到阿薩德的失敗,因為這也是對伊朗和黎巴嫩真主黨的打擊。伊朗已經警告說,西方軍事干涉將會破壞該地區的穩定。

中東評論員帕特里克•科伯恩已經指出,人們很難確定到底誰對最近的化學攻擊負有責任。聯合國觀察員享有訪問權和停火保證,但是這些觀察員卻受到攻擊並在幾小時內下令撤出。然而,事件本身並不能證明誰應負責,同時觀察員的責任只是確定是否發生了化學攻擊。

在聯合國觀察員做出公開報告之前,美國國務卿約翰•    克里宣稱敘利亞使用化學武器不可否認而美國將做出回應,還說巴沙爾•阿薩德的軍隊對他自己的人民做出了「道德卑劣的事」。

「道德卑劣的事」同樣可以用來很好地描述伊拉克遭到的破壞,包括指控中的白磷和貧鈾彈、不肯給巴勒斯坦人以民主和民族權利的露天監獄、斯里蘭卡種族屠殺時的沉寂,更不用說帝國主義列強使用化學、原子武器的記錄。

儘管人們希望結束這場屠殺,但美英國內公眾卻強烈反對政府介入。當前的進攻步伐使人們回想起侵略伊拉克的輿論宣傳和政府稱薩達姆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藉口。與之相伴的是英國政府未能公佈「奇爾科特質詢」的結果。

奧巴馬的選舉方案裡承諾結束美國在伊拉克的行動和布什的好戰政策。但是他已因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越來越多的兇殘無人機——儘管大量替代了地面部隊——以及保留關塔那摩灣,而成為戰爭總統。60%的美國民眾反對美國對敘利亞進行軍事干預。

但是英美政府都有興趣向敘利亞人民扮演英雄和民主衛士,儘管他們正陷於資本主義的深刻危機之中,沒有出路,所受的怒火也在逐漸增加。

伊拉克戰爭

在 入侵伊拉克的準備階段,自由民主黨通過反對未經聯合國授權的行動來為自己空洞的反戰文書潤色。社會主義黨指出,人們不能指望聯合國做一個保護伊拉克人民利 益的仲裁人,因為它由主要帝國主義者和世界好戰政府的代表組成並由其控制。然而,前自民黨領導人帕迪•阿什頓現在聲稱,就敘利亞來說,單邊行動好過沒有行 動。

影子外交大臣道格拉斯•亞歷山大已經要求召集議會。卡梅倫看起來很可能這麼做,儘管遭到他的一小部分普通議員的反對,說會導致整個地區的風險和併發症。

工黨還沒表態。一個真正的工人政黨會強烈反對在敘利亞的任何形式的軍事行動。但工黨在政府中有著作為惡毒好戰者的「光輝歷史」,為了大公司的利益和戰略目標,向伊拉克派出軍隊參加了一場石油戰爭。

作為反對派,工黨享有向可厭的保守黨—民主黨緊縮政策卑躬屈膝的「完美記錄」。建立一支代表反戰、反緊縮大眾的新政治力量的需要再一次閃耀起來。

不要幻想這個政府及其國際盟友的任何行動能給敘利亞和中東人民帶來什麼解脫。事實上,更多的轟炸必將讓群眾經受更多的痛苦。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反對它。

英國不以「政權更替」為目標,因為阿薩德是個相對強大的政權、因為俄羅斯強烈反對、因為誰來代替他尚未確定。鑑於基地組織在敘利亞取得的巨大資金和發展,該地區、英國及其盟友在這場冒險中都面臨著增強的恐怖主義發生「回爆」的危險。

這場衝突沒有真正的資本主義解決方案。在動盪的地區競技場上,這場危機有擴散成更廣泛的種族衝突的危險——可能持續數年。伊拉克、利比亞以及所有帝國主義軍事干預所表明的是,帝國主義者並不是為著該地區工人階級和窮人的利益。

獨立的工人階級隊伍可以將窮人、受壓迫者和受苦者團結在共同利益下,以對抗帝國主義者和他們在該地區的半封建資產階級盟友。但是建立和鼓勵建立這樣的隊伍沒有捷徑。

我們主張

  • 向帝國主義干涉說不!從敘利亞和該地區撤走所有外國軍隊
  • 反對所有壓迫,人民必須民主地決定自己的命運
  • 要建立團結的、非宗派的防衛委員會,以保衛工人、窮人和其他人免受任何方面的宗派攻擊
  • 準備運動,為工人和窮人代表政府而戰
  • 召集敘利亞革命立憲會議
  • 實現人民群眾的民族和民主權利,承認庫爾德人的民族自決權。如果他們希望,也包括建立他們自己國家的權利
  • 建立獨立工會和工人群眾政黨,土地歸於人民、工廠歸於工人,由社會主義民主計劃經濟方案實現
  • 建立中東和北非民主社會主義聯邦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