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社會主義選擇(SA)參與競選引發劇烈震盪

社會主義者數十年來最重要的表現——絕不可錯過工人階級的政治機遇

布萊恩•卡羅里斯(Bryan Koulouris)社會主義選擇(Socialist Alternative)

11月6日,兩位社會主義選擇(Socialist Alternative – SA)的候選人給美國帶來了劇烈震盪。兩位候選人,西雅圖的卡薩姆•斯旺特(Kshama Sawant)和明尼阿波利斯的泰•摩爾(Ty Moore)的競選活動成為公開的社會主義者在美國主要城市數十年來發起的最具影響力的競選活動。

目前只有初步結果公佈,更多的選票將在接下來的幾個星期內進行計票。此刻,兩場競選的選票統計都過於接近以至尚不能分辨結果。穆爾只落後130票。斯旺特在最初統計的38%的選票中只落後4%,而剩餘的選票目前看來可能會更有利於斯旺特。

無論最終選票統計結果如何,這些鼓動性極強的社會主義候選人的得票結果清楚地說明了美國政治真空和大眾對企業控制的建制的憤怒。

植根於大規模經濟衰退和微弱的經濟復甦,群眾中蘊含著對政治體制的極大不信任,這助長了兩場選舉。而政府停擺也引發了廣泛的群眾憤怒,使社會主義運 動真正撥動勞動人民的心弦。在政府停擺期間,對國會的認可率下滑至5%的歷史低位。一項蓋洛普的民意調查顯示,創歷史新高的60%受訪者表示美國需要一個 新的政黨,並且只有創紀錄低的26%受訪者表示,兩黨(民主黨和共和黨)勝任其工作。

在美國許多人經常因為企業操縱選舉制度而感到沮喪和士氣低落。然而,這些競選活動超越了懷疑的陰影,表明獨立候選人和工人階級可以挑戰建制而不要企 業一毛錢!泰•摩爾募集的資金超過其由企業支持的主要競爭對手,而薩姆•斯旺特也募集了約 110,000美元,她的對手募集了238,196美元。

社會主義選擇(SA)的競選活動清楚地表明,普通民眾和年輕人組織起來以爭取改變這個世界是可能的。社會主義選擇,希望在這一勢頭的基礎上以推動未來99%的活動,如「每小時$15美元最低工資和建立工會的鬥爭」,爭取向超級富豪徵稅以支持綠色就業計劃和公共交通。

由於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如社會保障等群眾性政府項目支出將遭到削減,兩個親企業的政黨可能會面臨其支持率進一步削弱的局面。進入2014年的中期選 舉,這些社會主義競選活動將為獨立的工人階級政治提供巨大的可能性。工會領導人、社會主義者、綠黨環保和民權團體應該在全國每一個城市建立起來競選聯盟以 推動競選活動和增加獨立候選人。

這些選舉的結果,與「阿拉伯之春」、威斯康星勞工反抗、佔領運動結合在一起,使那些看起來是不可能的成為可能。它們將社會引入一個全新的過程中。這 些選舉活動不僅導致在美國發展一場新的充滿活力的社會主義運動,也將作為一個模板有助推動一個與最富有的1%的階層進行鬥爭的新政黨不可避免的崛起——一 個勞動人民的群眾性政黨。

社會主義思想在上升中

uselectn1

許多左派人士認為社會主義思想在這個國度無法獲得群眾的支持,但這些競選活動表明他們大錯特錯了。皮尤研究中心的民意眾多調查一再顯示,大多數年輕 人和有色人種更傾向於「社會主義」 ,而不是「資本主義」。顯然,這種意識仍然是混亂的,但它說明了人們已經厭倦了不斷增長的不平等、難以忍受的生活費用上升和資本主義本身。

斯旺特和摩爾的對手幾乎沒有費心求助於「扣紅帽子」來反對社會主義思想。相反,現任西雅圖市議員理查德•康林(Richard Conlin)使用薄薄的偽裝面具下的反移民和性別歧視的論點反對斯旺特,而明尼阿波利斯的奧蘭佐•卡諾(Alondra Cano)則避開負面的競選,寧願依靠她在房地產行業和政治建制內的支持。

社會主義思想已經回到了議事議程中,社會主義選擇的獨特定位是幫助建立這一新的社會主義運動。這需要社會主義者作為最有效的鬥爭者想工人階級所想, 急工人階級所急,如爭取每小時15美元最低工資標準和向超級富豪徵稅以資助就業和公共服務。社會主義選擇依靠工人們可以理解的語言與政治化的工人進行的聯 繫的能力,而在左翼中出類拔萃。與此同時,我們誠實地解釋,要在我們的社會中完全持續地推進這一改革,只有奪過控制在大企業手中的權力,並在對500強企 業實現民主的全民所有的基礎上建立一個新的社會主義制度。

建設運動

泰•摩爾在明尼阿波利斯第9選區的競選活動是與由明尼蘇達佔領家園運動(Occupy Homes Minnesota)領導的重要而立場鮮明的住房正義運動(housing justice campaign)相聯繫的。摩爾和社會主義選擇共同幫助創建了這一組織,成功幫助許多房主反抗大銀行和警方的驅離行動。而佔領家園運動的中心區「無強行 沒收和驅逐區」就在9號選區,這是一個多元化的工人階級社區,而佔領家園和摩爾的競選活動可以彼此加強對方的力量。

同樣,西雅圖斯旺特的競選活動幫助推動「爭取15美元」活動——通過低收入工人的罷工和抗議以爭取最低工資每小時15美元——這已成為政治辯論的中 心話題。社會主義選擇大力推動這項運動,幫助受害的罷工工人和反擊那些反對提高最低工資標準的言論。當勞工組織在郊區西泰克(SeaTac)推動將最低工 資提高到15美元的投票倡議時,斯旺特大力支持這項運動,並為投票倡議獲得歷史性的成功作出了自己的貢獻。

最終,在他們選戰開始階段沒有提到最低工資的兩位市長候選人,現在不得不含蓄地表示支持最低工資每小時15美元。斯旺特成功轉移了政治辯論內容的行 動甚至上了西雅圖最大的報紙《西雅圖時報》(Seattle Times),該報在大選前說,「西雅圖選舉的贏家已經是社會主義者卡薩姆•斯旺特(Kshama Sawant)。」

勞工運動

這些獨立的工人階級競選活動為勞工運動提供了重要的經驗教訓。當前勞工運動正面臨著嚴重的危機,遭到大企業的攻擊,茶黨共和黨人正試圖完全摧毀工會 的權利。然而,民主黨的政客們也經常提出削減支出、推行私有化和其他對工會的攻擊。在這種情況下,勞工運動需要恢復其戰鬥傳統和推出自己獨立的工人階級的 候選人。

相反,勞工領袖往往會支持民主黨人,或者是擔心共和黨人(獲勝),或者是習慣,也許或者事實上許多勞工領袖生活奢侈,與他們自己的普通成員相比,他 們與政客們有更多的共同點。然而,摩爾和斯旺特的競選活動表明,工人越來越厭倦了一切照舊的政治,可信的獨立競選活動加之具體的競選要求能夠贏得勞工們的 支持。穆爾獲得了服務行業工人國際工會(Service Employee International Union – SEIU)明尼蘇達州理事會的積極支持,他們在競選中發揮了重要作用。與此同時,斯旺特贏得了六個當地工會的背書支持,並獲得金縣(King County)勞動理事會的大部分選票支持(離獲得理事會官方背書支持的超級多數隻差一點選票)。

在未來的數月和數年內,工會成員將面對自己權利和生活條件不斷遭到攻擊。在這些鬥爭的過程中,我們將需要使用抗議、設置糾察線、罷工和直接行動來捍 衛自己。工人將不得不努力鬥爭實現對自己工會的民主控制,並贏得選舉產生的真正願意抵抗企業的工會領導人。這些戰鬥會顯示工人需要有自己的獨立的政治代 表。 摩爾和斯旺特的競選活動表明,工會可以非常成功地推出自己的獨立候選人,這應該成為邁向組建一個新的為99%服務的新政黨的一步。

下一步驟

uselectn2

許多支持摩爾和斯旺特的人都是從民主黨裡分離出來的,但很多人還沒有準備好與民主黨做徹底的決裂。社會主義選擇將繼續在社會正義運動和聯盟中說明,民主黨本質也是一個大企業的政黨,而工人階級不應該給他們任何支持,甚至不給其「左翼候選人 」支持。

我們迫切需要一個勞動人民的政黨,其需要與社會運動、鬥爭性的工會、社區組織、綠色環保團體和社會主義者相聯繫。作為實現這一目標的具體步驟,我們 應該在全國範圍內結成競選聯盟,在2014年中期選舉中在全國各地推出100個獨立的工人階級候選人。支持摩爾和斯旺特競選活動的工會和許多其他人應該在 中期選舉、州選舉和地方選舉中支持獨立的工人階級候選人。

美國資本主義制度正深陷深刻的經濟和社會危機之中。政治體制已經名譽掃地,而他們的政府系統也已殘破不堪。針對不平等、種族主義、性別歧視和同性戀的憤怒日益增長。環境破壞日益嚴重。這種情況亟需出現一個替代性選擇。

如果社會主義者、綠色環保人士和工會領導層不利用這種開放的機遇,那麼右翼就會乘虛而入。例如,自由黨(Libertarian Party)的弗吉尼亞州州長候選人就在這次選舉中贏得了145,000票。更糟的是,報告顯示公開宣揚種族主義和極右翼的團體的支持率也在增長。

這是一個非常緊急的情況。我們需要與更廣泛的99%多數聯盟合作積極構建社會主義運動以挑戰大企業的政治計劃。,泰•摩爾(Ty Moore)和卡薩姆•斯旺特(Kshama Sawant)令人難以置信的選舉結果都成為前進道路上閃耀的例證。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