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颱風海燕的破壞因資本主義進一步加劇

有史以來登陸的最強風暴導致數千人喪生和1100萬人受災

抵抗,社會主義行動(工國委(CWI)香港)

颱風海燕(在菲律賓被稱為約蘭達Yolanda)導致大規模的破壞。這場風暴比2005 年在美國造成1400人死亡的卡特裡娜颶風更強大三倍。11月7日(星期五)風暴以子彈頭列車的速度侵襲了菲律賓東部——時速高達275公里。這場大規模 風暴產生的能量比廣島原子彈更強大10倍。許多人員死亡是由於海水突然湧動的波浪造成的,據報導,有些波浪高達兩層樓房。其產生類似海嘯的影響,推平房屋 並導致成百上千人溺水死亡。

到目前為止確認的死亡人數為2,344人,政府已調低早先約10,000人死亡的估計,但可能數週內仍然無法知道災難的真正規模。根據聯合國的預 計,有超過1100萬人受災,大約673,000人流離失所。人道主義災難規模龐大——大量缺乏食品、飲料和住房。由於屍體散落在各地,並且污染了供水, 所以疾病爆發的風險非常高。衛生專家說,在未來的一個月將有12,000名嬰兒出生在災區。

菲律賓由7,107個島嶼組成,是世界上最易受災害影響的國家。由於其所處的地理位置、被大片可以為產生熱帶風暴提供能量的溫暖水域包圍,菲律賓每 年遭到大約20場颱風的侵襲,。寶霞颱風去年造成1100多人死亡。今年10月保和島發生7.2級地震,奪去222人的生命。這是菲律賓四分之一個世紀以 來地震導致的最致命的襲擊。

塔克洛班一艘船被冲上岸塔克洛班一艘船被沖上岸

海燕颱風影響最嚴重的地區是薩馬島(Samar)和萊特島(Leyte)。有報告稱,在萊特島的首府塔克洛班(Tacloban),屍體懸掛在樹 上,而在大街上也是成堆的屍體。萊特省的一些城鎮已經幾乎完全被摧毀。有報導稱到處都有搶劫商店和安全部隊與武裝團體之間的武裝衝突。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 世曾暗示可能會在全省宣佈戒嚴。

人為因素

正像在所有這些災難中一樣,統治精英試圖通過呼籲在逆境中團結而贏得公眾的支持並轉移批評。正像許多其他災難一樣,(在這場颱風中)也有許多普通百 姓守望相助的可歌可泣例證,因為這是人類一種自然本能。與此同時,政治和經濟方面的管理不善,以及資本主義精英掠奪資源,明確地擴大了這場災難的規模。

貧困、低劣的建築質量和基礎設施不足都使事情變得更為惡化。由於人為因素造成的氣候變化,增加了惡劣的颶風等極端天氣現象的出現,雖然這一現象很難 量化的。而邊遠省份缺乏道路則阻礙了救援工作。菲律賓是整個東南亞地區人造鋪面道路百分比最低的國家。在電氣化普及程度方面也位列排名底部。許多臨時拼湊 而成的房子根本無法應對這樣的自然之力。塔克洛班市三分之一的住房由木材製成,七分之一的房屋用的是茅草屋頂。在過去的四十年中,全市人口翻了三番達到 221,000人,基礎設施和投資卻一直被忽視。塔克洛班市市長阿爾伯特•魯姆得斯(Albert Romualdez)是已故獨裁者寡婦伊梅爾達•馬科 斯(Imelda Marcos)的侄子。

地图地圖

這是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給菲律賓留下的遺產,資本主義的全球性機構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貿易組織(WTO)幾十年來掌控了該國的經濟 政策,使一小撮超級富豪精英得以壟斷資源。菲律賓資本家在本地區是眾所周知最腐敗的一群。所謂的「政治撥款」(Pork Barrel)問題最近在國內引 發了數次大規模抗議。該國眾多前總統(如馬科斯,但他並非是個例)都是眾所周知的腐敗。目前當局正在調查數名參議員和前國會議員通過一個虛假的非政府組織 體系竊取公款以擴大他們的權力基礎。

這意味著,雖然目前經濟增長速度比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長還快,本季度達到7.8%,但經濟增長的好處從來沒有影響到最貧困的人群。這就是資本主義的規律!

海燕帶來的災害使大量身處海外的菲律賓外勞往國內打去數百萬次電話,他們的匯款是他們國內家庭脫離赤貧狀況的主要依靠。菲律賓外勞的數量超過1000萬人,超過全國9200萬人口的10%。

美國焦點轉向菲律賓

美帝國主義在20世紀90年代初失去了其在菲律賓的軍事基地,現在迅速介入這場危機。五角大樓已下令數艘停泊在日本和香港的海軍艦艇進入災區,其中 包括核動力航母「喬治·華盛頓」號。這看起來更像是一次炫耀武力,而不是真正的援助。美國軍方兩年前制定軍事策略「重返」亞洲,這次希望利用災難以獲得戰 略優勢,從而箝制中國當局。而當前中國當局正與阿基諾政府為了中國南海(菲律賓政府所謂的西菲律賓海)的「領土」發生爭議——實際不過是礁石而已。實質上 這些糾紛是關於石油和能源儲備。美國正在推動與菲律賓簽訂新的軍事條約,希望看到它的軍隊能重新在菲律賓駐紮,這是其對海燕災難進行如此迅速回應背後的主 要因素。

氣候變化

很明顯,極端天氣越來具有危害性的爆發與氣候變化是相互關聯的。二氧化碳和其他氣體的積聚引起全球變暖,其將熱量控制在大氣中,擴大了海水和大氣間 的溫度差,這反過來為形成氣旋提供了能量。海平面上升增加了洪水爆發的可能性,從而把數以千萬人投入風險中,尤其是在亞洲地區更是如此。

海燕風暴的侵襲僅僅發生在華沙氣候會議開始前幾天,最近一系聯合國氣候變化會議結束於徹底和尷尬的失敗之中。菲律賓參與會議的首席代表亞伯•薩諾(Yeb Sano)說:「我國經歷的是這種極端氣候事件瘋狂的結果,氣候危機是一場瘋狂。」

他宣佈進行絕食直到達成氣候協議實現「有意義的進展」。這震驚了其他國家的代表。如果他是認真的,他應該開始規劃他的葬禮,因為不幸的是,世界資本 主義領導人們無法找到一個真正的解決方案——他們需要廢除他們有害的經濟制度。而對他們來說,這全無可能,因此任務落在我們其餘人的身上,需要普通的勞動 人民來建立一個群眾性的社會主義運動從資本主義手中拯救這個星球。

塔克洛班被摧毁的房屋塔克洛班被摧毀的房屋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