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一場日益加深的危機

委內瑞拉經濟面臨著失控的通貨膨脹、市場投機和嚴重的食品短缺。與此同時,資本主義勢力因為政府的日益分裂而信心大增。

約翰•裡瓦斯 委內瑞拉革命社會主義組織(工國委CWI委內瑞拉支部)

自從胡戈•查韋斯去世之後委內瑞拉政府高層的不作為,並伴隨著日益加深的全球經濟危機和政府改革的侷限性,暴露出被稱作「玻利瓦爾革命」的缺陷和矛盾,這將開啟一個深化階級鬥爭的時代。

與此同時,工人階級和窮人缺乏有覺悟意識的組織反對資本主義,貪污腐敗和官僚主義。右翼勢力趁機發起了一場新的政治和經濟的攻勢恢復他們對政治的控制。

查韋斯三月份去世後,查韋斯主義內部的矛盾變得尖銳。這導致在文官和軍方人物之間為了取得執政的委內瑞拉社會主義統一黨(PSUV)和政府的控制權產生了爭論和隔閡。這導致一場委內瑞拉聯合社會主義黨內部的政治危機,這反映在今年十二月八日地方選舉候選人的選擇上。

委內瑞拉社會主義統一黨自上而下的候選人分配不公平和忽視基層選民和社區領袖,已經引發了分裂。在某些地區,不滿情緒在其傳統票倉滋生。一些自稱是 「查韋斯主義反叛者」的人已經開始越過黨的領導人,自己獨立參加選舉。委內瑞拉社會主義統一黨副主席、國會議長奧斯達多•卡韋略譴責那些不尊重黨決議的人 為叛徒和反革命,指明委內瑞拉社會主義統一黨以外的候選人沒有資格繼承查韋斯的政治遺產

在被政府稱作「破壞活動和經濟戰爭」的背景下,資產階級因陰謀活動被譴責。正當此時,政府試圖與一些被稱作「民族和民主主義的」資產階級結成聯盟。

在他贏得了四月十四日的選舉後,查韋斯的繼承者—尼古拉斯•馬杜羅沒有召集工人、窮人和社會運動的會議以發展革命政治計劃對抗資本主義及其鼓動的反 動暴力行為。相反,他會見了大商人和大資產階級的代表,包括門多薩家族,大壟斷集團POLAR食品和飲料公司的擁有者。政府向他們做出重大讓步以便能夠發 展他們的商業,本質上準許他們忽視對工人權利至關重要的責任,並且給與他們更多的優惠條件獲得金融融資。一項基礎食品漲價的要求被准許,貨幣貶值百分之四 十六。

大亨們沒有滿足這些,他們繼續向政府施加壓力要求外匯市場的進一步靈活政策和貨幣貶值。政府正在考慮他們的要求。與此同時,大亨們要求弱化勞工權利相關的法律,這將影響百分之二十至三十的產業領域。他們認為工人權利正是導致經濟短缺的一項因素。

通貨膨脹和市場投機

可悲的是像玻利瓦爾社會主義工人黨和委內瑞拉全國工人聯盟這些工會聯合會的主要發言人,也發表聲明稱僱員缺勤也是生產下降的一個因素。他們的言外之意是工人需要更多的物質刺激才能為公司多做貢獻。

當然,還有其他因素導致生產下降。例如,在拉臘州(Lara State)的科爾德羅地區(Cordero),索托雞肉加工廠的資本家用欺騙的辦法 破產並關閉了工廠。在之後的八月份整個公司和遍佈委內瑞拉的工廠都關閉了,這導致了我們今天體驗的食品短缺。索托的工人已經英雄地抵抗了幾個月,要求政府 將他們的工廠國有化並置於工人和社區的控制之下。然後政府的響應是進一步加強包括雞肉在內的食品進口。這樣的案例比比皆是。

工會的官僚更喜歡投機性地與反對政府的反對派進行聯合,而不是團結起來用行動爭取工人的權利,並防止政府右轉和右翼勢力的破壞。

政府政策使經濟狀況更加惡化。緊缺達到了歷史新高—總體上的百分之二十。在某些領域達到了百分之五十甚至百分之百,如牛奶,雞肉和油等產品。官僚們 調控價格的努力已經失敗,商人們則繼續他們的投機生意。委內瑞拉的通貨膨脹率總體水平在百分之四十,食品的通貨膨脹率將近百分之七十。世界市場上超過一百 美元一桶的高油價已經持續了多年,但這不足以讓政府繼續維持其社會政策,相反由於向大亨寡頭們的讓步而削弱了這些政策(但他們企圖推翻政府)。

政府陷入嚴重的流動性危機。這主要是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PDVSA)和非中央控制的國有金屬礦業生產問題引起,這些產業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百分之九十七。資本家及其黑手黨推動的大規模資本外逃加劇了流動性危機。

儘管在過去的十四年中收入超過九千億美元,政府仍是赤字財政,這僅僅是每況日下的開始。中國已經成為了委內瑞拉的主要債權國。但是中國對於委內瑞拉 政局不穩和持續要求更多的貸款深感不滿。為此,在十月的早些時候,馬杜羅不得不訪問中國要求貸款展期。中國政府正在對技術、建築、通訊和汽車領域投資,同 時需要佔用大量的耕地,這看起來對一個大規模食品短缺的國家似乎很矛盾。

這是一個危險的政策。儘管中國經濟實現了多年的高速增長,但她仍然不能置身於資本主義危機之外。委內瑞拉的經濟放緩和崩潰加之全球性的石油價格巨跌將導致危險形勢,這將提升階級鬥爭的水平。

在打擊貪腐和資本外逃的幌子下,政府的打擊目標是那些因為各種原因,通常是因為急需被犯罪網絡誘騙到非法外匯市場交易謀求高價格的普通人。打擊沒有觸及黑市交易網絡的頂部上層人物。

非法貨幣交易市場的主宰者帶來大量價格投機,正在扼殺經濟。例如,航班的價格已經飆升了百分之四百;在國外通常價格為一百美元至五百美元之間的電子 和電話設備,在委內瑞拉高達一千至五千美元!政府已經通過了新的貨幣管制機構(DADIVI)採取新的措施,限制去海外旅行的人員獲取外幣的金額。不過這 只是冰山一角,只有百分之十的資本外逃被遏制。

不平等加劇

在過去的一年二百三十億美元以進口需要為名交給了私人公司。這些錢迅速地消失在那些以腐敗為目的設立的空殼公司裡,部分政府官員捲入其中。政府試圖 避免問題暴露防止引起基層查韋斯主義者的憤怒和對政府反腐敗運動真實性的質疑。政府試圖隱藏沒有工人真正參與的上層官僚貨幣管制真相,政府內部的嚴重貪腐 引起和加劇了這次危機。

在過去的十四年裡,政府從未接管主要的經濟權力,將之留在資本家手中用於維持和增加利潤。委內瑞拉百分之七十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控制在百分之一的 人口手裡。去年央行的百分之九十七貨幣收入來自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所以,最上層百分之一的貢獻少於百分之三。這些錢百分之六十用於進口,主要是食品和 工業製成品。大多流入私人公司領域。因此,寄生階層得到了大部分石油收入和國民生產總值。

拉丁美洲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協會(ALEM)估計委內瑞拉大約有四百二十三個農業生產單位,其中的百分之二控制一千七百萬公頃土地,佔土地麵價的百 分之五十五。自從一九九九年開始,政府有意敞開了對大商業的稅務漏洞。在委內瑞拉生產的外國跨國公司除了在其母國以外不繳納稅款。路易斯•布里托•加西亞 (Luis Brito Garcia)—一位知名的左翼政府聯邦委員會成員譴責了這項稅務協定。他說這項政策將使國家到二零零九年失去一百七十億美元收 入。很明顯這種減稅連同不公平的增值稅均應一併廢除。

儘管激進的群眾推動查韋斯國有化大公司和沒收大地主土地使資產階級和帝國主義份子顫抖,大公司和大地主在查韋斯和馬杜羅的統治下依然保持和增長他們的財富。有這樣的例子,私人銀行和金融機構即使在經濟衰退期間依然繼續盈利。

此外,儘管外交衝突不斷並試圖與俄羅斯和中國結成新的同盟,委內瑞拉經濟仍然高度依賴美國。在很多關鍵的經濟領域,美國是委內瑞拉最主要的貿易夥伴。美國國務院最近總結:「儘管委內瑞拉和美國政府間局勢緊張,但這沒有或者很少影響到兩國商業取得的豐碩成果。」

革命成果受到威脅

委內瑞拉工人階級面臨著巨大的挑戰,這不僅僅是取代查韋斯的政治地位。最主要的挑戰是如何讓廣大工人和貧民思考發動一場旨在結束貧窮的革命。

缺乏能起到決定性作用的自下而上的工人和貧民基層組織,這將意味著進程軟弱和受限於資本主義內部的民主和民粹改革。這是一個主要的因素用於解釋一個被全世界反對資本主義的人們認為是重要  參考的體制如何無法決定性地與舊體制徹底決裂。

當前的政治和經濟危機不僅僅威脅著我們向前取得革命勝利的腳步,更有可能導致我們政治失敗。這已經被各國統治階級片面地提及,「社會主義」已經失 敗,那是一個陳舊的模式。我們只能尋求在資本主義內部和確保社會階級之間和平的改革。可能沒有比這更錯誤的論證了,考慮到我們有全世界範圍的實踐經驗。

政府已經談論破壞和反對其的經濟戰爭,從始至終那更像一個小插曲。政府談論此事是在1973年智利發生反對阿連德的軍事政變四十週年紀念日。他們這 樣做是試圖借助一個歷史比喻機械地說服人民目前的危機與他們的政治失敗無關,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試圖挫敗革命的另一次嘗試。這是一個明顯的操弄以掩蓋政府 正在推行的階級調和的政策,他們背叛了那些支持查韋斯和社會主義革命思想的工人的願望。

軍隊的角色

經濟政策的失敗以及政府對一部分資本家的作法已經動搖了他們的統治基礎。基於四月十四日最終的選舉結果,查韋斯主義者在過去不到五個月內失去了兩百 萬張選票。越來越多的不滿情緒在查韋斯主義選民和工人之間滋生,儘管有些混亂和缺乏政治領導者他們仍然懷有革命和改變體制的渴望。這時的右翼和查韋斯主義 官僚不能充分控制局面防止一場新革命的爆發。

類似這種情況軍隊通常扮演仲裁人的角色,介入並保護體制的穩定性。同時這也是一個複雜的因素,在軍隊內部有很多政治矛盾。在委內瑞拉,一部分軍人出身於工人階級,這與本地區的很多國家不同。並且查韋斯給軍隊引入了社會主義思想,即使帶有一定的民族主義色彩。

雖然這些社會主義理想是抽象和困惑的,但也創造了軍隊內部分化和對抗的可能性。儘管如此,大多數軍人致力於保護現有制度,並可能發揮關鍵作用。

馬杜羅已經開始賦予軍方更多的權力,比查韋斯走的更遠。很多國家關鍵部門直接或間接受軍人領導。這是意圖平息軍隊內部日益滋生的不滿情緒。政府宣佈 給全體軍人漲工資,撥款用於武器裝備採購和維修。這種做法不新鮮,查韋斯已經做過了。不同的是查韋斯具有足夠的領導能力和權威平衡軍方和文官政府之間的關 係。這也是基於查韋斯時期良好的經濟狀況。

查韋斯主義者的內部矛盾不斷深化,政治和經濟危機,特別是委內瑞拉社會主義統一黨內部支持政府的各方分化加劇,這為重組左翼和基層民眾為推動玻利瓦爾革命進一步激進和深化提供前景。

在今後的一段時期,我們將看到一個上升的社會衝突,正如我們看到的在SIDOR鋼鐵企業工人和其他工人中發生的。需要建立在工人和貧苦群眾鬥爭基礎上的領導層仍是決定性的因素,這是革命左派面臨的主要挑戰。

在另外一個方面,鑑於目前的力量平衡,資產階級或通過右翼聯盟,統一民主黨(MUD),或通過查韋斯主義內部的反革命勢力重新掌權並不會讓人吃驚。然而如果因此得出一個失敗主義的結論將是錯誤的,委內瑞拉資本主義的矛盾已經達到了臨界點。

Members of Socialismo Revolucionario, alongside workers from the industrial heartland of Lara, in struggle against the corporate offensive taking place in the country

社會主義革命運動的成員與來自拉臘州的工業心臟地帶的工人肩並肩戰鬥,反對全國各地發生的企業的進攻。

在世界範圍內,資本主義危機依舊持續。改變不會自己到來,在新時期階級鬥爭的背景下,任何在資本主義基礎進行運作的政府都將面臨工人和貧民革命爆發的可能性。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