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會保障性住房計劃」令群眾得益嗎?

北海 中國勞工論壇

如今房價日益超出底層群眾的承受能力。隨著市場自由化改革進一步加深,「市場規律」所造成的社會問題將會日趨嚴重。日益惡化的貧富差距和階級衝突會 在住房問題中表現得尤為明顯。因此,中共可以在社會保障性住房(經濟適用房、公租房、廉租房、安置房)方面作出退讓,平息群眾的憤怒從而維穩。但是,政府 的保障房計劃真正保障了群眾的利益嗎?

shsing

腐敗官員私吞公產

2013年鄭州市首批經適房均價2700元,但還是超出了申請者的購買能力。當地相關規定要求,申請者的家庭人均月收入要低於城鎮居民最低生活保障 標準的四倍(目前為1360元),可以說是「越夠格者越買不起」。相比於中產階層,低收入者也更難從銀行獲得貸款。結果相當數量的經適房不僅沒能進入低收 入者的手中,反而成了腐敗官員的私產。同年1月,鄭州市某區房管局原局長翟振峰因涉嫌職務犯罪被捕。他一家四口擁有29套房產,其中至少11套是經濟適用 房。此外翟振峰在任內曾幫助親屬的公司先後獲得3個經適房項目,藉機倒賣數百套經適房,獲利數千萬。

相比於房子,官員和開發商們有更快捷的發財門路。2009年,鄭州市規劃局副局長逯軍對記者說出:「你是準備替黨說話,還是替老百姓說話。」起因正 是,鄭州市某村原本劃撥建設經濟適用房的土地,被開發商蓋上了別墅和樓中樓。2013年審計署發佈的調查報告顯示,360個項目或單位挪用保障房專項資 金,高達57.99億元,這些錢被用來歸還貸款、對外投資、征地拆遷以及單位資金周轉等非保障房項目支出。同樣是在2009年,國家撥付1,800萬元建 設陝西省商洛市的「柳家溝棚戶區改造配建廉租住房項目」,其中包括3萬平方米的600套廉租房。但在政府的回購合同中卻縮水為1萬平方米200套,最終實 際建成的只有72套(事件曝光後開發商臨時將24套商品房改為72套廉租房充數)。在這個神奇的「魔術」中,1,600萬元廉租房專項資金不翼而飛。

百姓不獲公平分配

經適房往往滋生權錢交易,廉價的租賃房較能滿足底層群眾的需要。但在目前的體制下,公租房和廉租房同樣受官僚操控。2011年初,廉租房住戶郭春平 告訴胡錦濤,每月租金只要77元,因而被人們稱為「77嫂」。不久後,她卻被告知要退還廉租房。因為在她女兒工作後,其家庭人均月收入超過了960元的廉 租房申請標準。官僚們玩弄煩瑣的條文拖垮群眾,而自己卻享受著灰色收入和權力優待,因此才會出現4歲寶寶領取廉租房補貼的鬧劇。

保障房分配製度不透明,導致10.84萬戶不符合保障條件的家庭,違規享受保障性住房實物分配3.89萬套、領取租賃補貼1.53億元。依附於官僚 的知識分子當然也得到了不少好處。以中科院為例,中科院的工資分為基本工資和項目工資,工資條上一般只顯示每月2000元的基本工資。但中科院大部分員工 的實際收入在8.8萬元以上。這為他們違規獲取保障房創造了便利條件。

住房承諾 一紙空文

「十二五」規劃(2011-2015)要求建設3,600萬套(戶)城鎮保障性住房和棚戶區改造住房,到2015年全國保障性住房覆蓋面達到20% 左右。政府希望借此拉動內需,但由於地方政府債務負擔沈重,確實達到這目標的機會十分少。再者,建造後的房屋能否。住建部副部長公開表示,2013年保障 房資金需求超過2萬億,融資缺口至少1萬億;今年的資金需求更勝於去年。由於地價便宜,許多保障房建在十分偏遠的位置。再加上質量和配套設施問題,很少人 會去申請這些房子。

去年8月,《財經》雜誌報道,保障房普遍空置率在20%左右,個別地區空置率一度超過50%。過高的保障房空置率進一步加重了政府和企業的資金困 難。缺乏足夠的資金支持,使各地政府難以完成如此巨大的目標。官方媒體報道說,已經完成十二五目標近七成,但這只是開工數量,實際建成量不到目標的一半。

如何確保住房保障?

與此同時,絕大部分農民工仍被排除在保障房計劃之外,儘管一些地區已經逐漸放寬對農民工的限制。可以預見,中共為了維護自身統治,有可能會採取更多 的措施來調整保障房制度(包括取消經濟適用房),甚至會犧牲一部分不聽話的官員和開發商。但是如果不從根本上推翻官僚與資本家相勾結的體制,就不可能真正 實現社會公義。

地方政府債台高築,加上愈來愈違反中央政府的指令,住房保障計劃的指標裡必然充斥假大空的數字。此外,高官在這些房屋項目中貪污腐敗,「羊毛出至羊 身上」,遭殃的始終是勞苦大眾。即使真的建設了這些房屋,與中共官僚有裙帶關係者必然優先獲得質素較高的單位,相反平民百姓則只能拿到「次貨」。銀行和開 發公司要交由群眾民主管理,清除官僚特權的控制;規劃和建設要在群眾的有效監督(不只是名義的)下進行,建成的保障房完全公有,拒絕官僚和開發商從中牟 利。只有這樣才能使保障房真正保障底層群眾。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