碼頭罷工:依靠具戰鬥力的方法,在葡萄牙及智利取得重要勝利

工人階級國際主義行動萬歲!為其他行業樹立榜樣

Danny Byrne 工國委(CWI)

各國老闆和政府都屢次瘋狂打擊全球勞動者,在這國際背景下,世界工運所取得的每項重大勝利,都應被大力宣揚。最近幾週,葡萄牙和智利的碼頭工人在重大糾紛中取得重要勝利,也應如此。他們重回到曾在運動中嘗試過、受過檢驗的戰鬥性方法,包括持續的嚴肅抗爭、聯合罷工行動,乃至跨境的國際行動,因而取得了此次勝利。

dockers-1

葡萄牙碼頭工人罷工遊行

葡萄牙:抗爭兩年後,取得震撼的勝利

從這些範例可見,儘管大部份國家的右翼工會領袖扮演著有害的角色,淪為鬥爭旳剎車掣,但只要工人階級通過具戰鬥力的方法組織起來,依舊可以推進罷工。從這些範例也見到,在工運領袖在老闆的猛攻下,儘管工會由「社會夥伴關係」主導並處於被動,工人階級引以為傲的戰鬥傳統無論如何也未消失。

在葡萄牙,工人與年輕人經歷了多年「三駕馬車」的緊縮政策,一直堅決反擊,包括發動四次總罷工。然而,全國工運的領導層沒有把這些抗爭連繫成一個具戰鬥力而持續的行動計劃,以打敗「三駕馬車」和政府的打擊。而只是分散地動員群眾出來一天,逐漸長期虛耗群眾。

dockers-2

碼頭工人打破了這種方式,進行歷時兩年的激進鬥爭,證實了工運還存在另一可行的途徑:通過持續堅決的行動,可以贏得勝利。里斯本碼頭工人面臨一項長遠計劃,要把碼頭轉化為職位不穩的地方。此計劃屬於「三駕馬車」私有化項目的一部份,並由政府實施。老闆們建立了一個平行的僱傭公司,該公司被譴責僱用非固定員工,並削減薪水三分之一,藉以破壞碼頭裡體面的勞動條件。

工人報之以長達兩年的戰鬥性罷工,以及怠工行動,曾經面對英雄式的鎮壓,其中47名工人由於參與行動而被解僱,最後的勝利震撼人心。不僅令47名同志恢復工作,更終結了不穩定的勞動合同,使原本的非固定工人被包括進一項新的集體談判協議中。資產階級的鴻圖大計,是要最終使得葡國工人階級的勞動條件愈發不穩定,此次勝利將之徹底破壞。

dockers-3

丹麥碼頭工人罷工遊行,聲援葡萄牙工人

此次鬥爭之所以具代表性,不僅體現在戰鬥性上,更體現在工會實施的工人民主,糾紛中的重大決定都會經過工人大會討論及決策。正如葡萄牙全國勞動總工會(CGTP)的活躍者,兼社會主義革命組織(CWI葡萄牙)成員Francisco Raposo評論:「此次抗爭實在是葡國階級鬥爭的一次突破。碼頭工會並非隸屬於葡萄牙全國勞動總工會(CGTP),然而碼頭工人的抗爭方法和戰鬥性激起了總工會一些階層的強烈反應。」

智利:地區性的碼頭罷工蔓延,獲得全國性勝利

一月份,智利梅西約內斯的碼頭工人獨自發動了罷工,是一年內的第二次,提出薪酬要求、抗議資方欠薪、反對工會的行為。一些人斷言,他們的鬥爭只會受孤立而失敗。然而,在警方攻擊了罷工者及其妻兒居住的營地,並使得一名工人受傷之後,形勢發生了變化。

dockers-4

智利碼頭工人受到鎮壓

這場罷工同樣重要,在於在行動不僅挑戰碼頭老闆,更動搖了該國自皮諾切特獨裁統治時期遺留下來的嚴苛的《勞工法》。根據這部法律,碼頭老闆拒絕與工人集體談判,堅持把固定合同工人和零散工分開,而零散工佔碼頭工人總數的80%。

工人們拒絕遵守這項有悖民主的規定,並將行動升級。全國九個碼頭的工人加入罷工,提出自己的訴求(包括抗議打壓工會,很多案例中也提到資方欠薪)。該行動的重大意義,在於打破了皮諾切特《勞工法》中禁止聯合罷工的規定。

dockers-5

罷工進行一個月後,全國碼頭工人贏得了大部份的要求,包括集體談判權。社會主義革命組織(CWI智利)的新刊物《Werken Rojo》中講到:「此次衝突將對智利全體工人階級產生重大影響。首先,它顯示出堅決的聯合行動,可以擺脫勞工法束縛的,讓工人們取得勝利。」

智利和葡萄牙的勝利也反映出碼頭工人(其他行業的工人也是)的經濟影響力大大增強。這是由於許多國家的經濟體,尤其是南歐國家,轉向「出口導向」的資本主義戰略。在智利,資本主義媒體譴責此次罷工,使得出口公司損失數百萬美元,尤其影響了易腐商品的出口。

國際團結行動萬歲!

dockers-6

歐洲碼頭工人聲援葡萄牙罷工

此外,以上勝利還體現到,國際團結行動這一因素對國際工運中的重要作用。為表示對葡萄牙碼頭工人的支持,國際上曾組織了兩天的行動。最近一次發生在一月份,當日,在瑞典、法國、美國等國,工人發動了包括罷工在內的聲援行動。在智利,行動除了也擴展至全國,也得到了整個拉丁美洲乃至更遠地區的積極而重要的響應。阿根廷港口抵制來自智利的商品。在勝利之幾天,歐美港口也準備採取類似行動。

工人國際委員會(CWI)多次強調,在各國經濟聯繫愈加緊密的背景下,國際工運有必要跨國協調、動員國際工人階級的力量。歐洲國家尤其需要如此。整個歐洲大陸,尤其是南部國家,「三駕馬車」和資本主義政府發動一系列聯合攻勢,勞動者飽受困苦,因此迫切需要國際協調的反擊行動,包括國際罷工。葡萄牙和智利碼頭工人的成功經驗,可見這方法能夠贏得成果,我們呼籲國際工運多加留意。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