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群眾佔領立院運動 撼動馬政府

打倒國民黨的不民主統治  下一步是全台大罷課!

鄧美晶(台北)與Vincent Kolo(香港)

上星期,數以萬計的示威者擠滿台北立法院周圍的街道。《華爾街日報》稱之為「台灣史上最大型的學生抗議」。馬英九總統上台六年後,經歷了一連串的危機與高層之間的分裂,還有民意調查的支持度跌至9%,現在可謂四面楚歌,為自己的政治生涯掙扎求存。

馬英九與國民黨政府倉促通過與不得人心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激起了群眾反抗。這協議去年6月由中台兩地政府簽署,將會令兩地經濟的服務業失去規範,獨利財團,犧牲工作職位、工資和工人權利。

政治有句名言︰「a week in politics is a long time(政治,一星期已太久)」。尤其在政府無法抑制運動,並在星期日晚間至星期一凌晨(3月23-24日)命令警察殘暴鎮壓後,令示威演變成整體反政府的鬥爭,服貿本身反而變成次要問題。這情形呼應著去年土耳其、巴西和烏克蘭的鬥爭。一名部落客形容鬥爭「從反對不公義的服貿升級至捍衛台灣民主的戰爭!」

twpolice-3

反對新自由主義服貿

國民黨的議席數目遠遠大於其真正社會代表性,政府仗著議院的大多數,決定迅速批准《服貿協議》,令國民黨被視為走回獨裁的傳統。由於政府愈來愈與獨裁的中共關係緊密,社會廣泛存在一種恐懼,不僅由於經濟狀況,也由於新聞自由與民主權利被蠶食。

3月18日(星期二),當300名學生首次佔領立法院大廳後,深受廣泛聲援。數以萬計民眾湧上台北街頭,全國各地都有聲援行動。佔領者將自己困鎖在大廳,抵擋警察初次驅散行動。

工人國際委員會(CWI)在台灣小規模的力量,每日在立法院外積極參與抗爭,而我們一直都從階級角度,而非經濟民族主義的角度,反對馬英九的兩岸緩和議程,以及與北京關係愈趨緊密。政府的政策由中台乃至全球的資本家所驅動,將經濟發展進一步傾斜富人而犧牲群眾。

《服貿協議》也不例外,如果實施的話,將會加快外包與臨時合約數量的上升,取代了真正的工作崗位。根據官方數字顯示,台灣兼職、臨時與派遣工在2013年合共有539,000人,是十前年的7倍。實際工資比15年前更低。台灣在這段時期曾執政的主流兩大政治陣營都受到責備,無論是以國民黨為首的泛藍(親中),還是其對手以民進黨為首的泛綠(反中)。

雖然藍綠兩營就兩岸關係在口頭上爭論不休,但實際上兩營都支持親資的經濟政策。中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是台灣資本家利潤的重要來源,因此親資的邏輯就等同與中國建立更緊密的關係。《服貿協議》也是如此,民進黨並不完全反對,只想稍為修改。實際上,民進黨支持服貿的「輕量版」,這事實也為在立法院抗議的青年所知。很多人對民進黨領袖的矯柔造作感到憤怒,他們既想染綠運動,將之變為自己的選舉造勢,同時又不完全拒絕服貿。

國家暴力

323日(星期日),當年輕示威者闖入行政院,擴散佔領行動時,政治危機迅速地升級。這行動是由學生之間的分裂發生,因為較激進的年輕人愈來愈不滿領導抗爭的主流學生團體,後者被視為採取調和路線,並用民進黨政客充當與政府交涉的中間人。

警察大規模動員驅趕示威者,造成158人受傷,超過60人被捕。這鎮壓並不是佔領行政院後作出的反應,而是預先計劃好的 - 警察與政府計算過示威者人數會在星期日晚上減少,而進行鎮壓。總統馬英九同日較早時在電視上聲明,頑固地保護《服貿協議》,並警告學生結束「不合法」的佔領行動,而要「尊重法治」,已經釋出了鎮壓的暗示。在講話後的數小時內,總統的突擊隊(據報導,有3,000名鎮暴警察)讓我們上了一課,學習到了資本家政客所謂的「法治」是什麼意思。

在警察鎮壓當天,美國國務院發言人Marie Harf盛讚「台灣充滿活力的民主」。對在家收看新聞的年輕人與很多普通人民來說,鎮壓的暴力畫面就如閃回鏡頭,回望昔日殘酷的國民黨獨裁政權,並突顯了資本主義制度下真正決策權永遠由一小撮菁英壟斷,民主權利是如何脆弱。很多人將警察鎮壓與1989年北京屠殺相比較。當然,更準確的比較是鄧小平在1989426日企圖鎮壓失敗,引起激烈反彈。

星期一警察的強致驅離維持了五小時,並以水車噴射胡椒水清場結束。社交媒體上有很多案例,是警察以抗議者的頭與頸為襲擊目標,包括對年輕女性。全程鎮暴警察總共有七次猛烈襲擊多數在靜坐的人群。有一位工國委(CWI)的女性支持者目擊行政院現場的情況,她在凌晨三時被拖出來。她告訴我們:「警察的策略是拖抗議者到盾牌後面,然後七至八個警察圍毆一人。而且有些警察在笑。」

人群中一位醫生懇求爲警方人牆後的傷者做檢查,但被拖走。工國委(CWI)一位成員形容鎮暴水車在星期一凌晨4時半駛進去:「在場的群眾沒有挑釁警方,但水車就進來了。群眾以手勾手組成人牆阻擋水車。這讓在場群眾面對警方的情緒轉變成敵意,但幸運的是沒有因此而造成暴動。」

自衛與非暴力

這與2013年爆發的土耳其與巴西示威運動有很多相似地方,警察有意恐嚇並粉碎示威的決心而進行襲擊,但激起反彈,增加對馬英九的壓力。引述馬克思所說的「反革命的鞭策」,進一步激化形勢,將運動向前推進。同時,鎮壓與「反革命」的威脅仍然切實存在。鎮暴警察似乎收隊了一陣子,但與執政黨有聯繫的黑幫分子在深夜出現,企圖製造混亂恐嚇。以民主委員會組織自衛團隊,以巡查並保護抗議陣地,現在非常重要。這任務應該連繫至呼籲工會在抗議中扮演全面的角色。

不僅在台灣,在當今所有的示威運動裡,就「非暴力」問題的辯論都有出現。甘地主義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理論廣泛流傳在學生領袖中。可惜,不太多人了解到,印度反英殖統治的鬥爭是革命性的鬥爭,而國際因素(例如在中國的革命鬥爭)扮演著關鍵角色,削弱英國實力。此外,也有一種趨勢,將戰鬥性的方法或挑戰法律的方法,與支持暴力或「挑動鎮壓」的行動混淆起來。這議題需要在運動中民主討論。社會主義者支持組織良好而有紀律的群眾鬥爭,反對故意破壞公物的行動,也反對那些讓政府佔便宜的愚蠢行為。要達到這水平的組織力,需要有民主架構及清晰綱領,將運動推前邁進。這非常取決於工人階級能否成為鬥爭的領導力量,並推出他們自己的獨立政治代表。

TWmga-feat

罷課的號召蔓延

正在本文撰稿之時,全台約有50間大學表示支持罷課與杯葛課堂。工國委(CWI)在目前運動的要點是提出需要全台大罷課作為第一步,並轉向工廠及工作場所,推進工會罷工行動。現在,僅是師生正在推動罷課,連工人階級都開始有迴響。因為下令警察鎮壓而被人民痛恨的行政院院長江宜樺,在傳出罷工號召的消息後立即回應,罷工會「干擾經濟活動社會安定」,從這一評論可見,政府很恐懼罷工的形勢發展。

工國委(CWI)支持者強調罷課需要通過民主委員會與學生由下而上組織,而非因校方或學系菁英由上發動。罷課運動應該是集體的,以群眾大會解釋並積極爭取支持,而非一些學界團體提出的「自主」個人手法。

但是,正如江宜樺的話所示,工人階級才有真正的力量可以打倒政府。即使工會官僚的保守主義,加上工會存在一些弱點,工人始終是鬥爭取勝的關鍵。很多工會官僚公開拒絕號召罷工,親國民黨工會領袖甚至公開支持服貿。規模小的勞動黨(史達林派爲基礎的政團)控制一些工會,並在正在抗議的學生支持下,於2012年領導過華隆紡織廠的罷工,但在今次的議題默不作聲。即使有這些障礙,強大的罷課運動如果有意識地轉向工人階級,爭取其支持,可以贏得對工人罷工的有力支持。

小地震波及中國

這場鬥爭代表著台灣數十年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有一點被刻意淡化的,就是這危機給予中共獨裁一個重大挑戰。對北京來說,風險超越了服貿,甚至超越了對台戰略。對台戰略包括了捧起現今嚴重毀壞的國民黨政權,並利用經濟協議拉攏台灣資本家階級過來北京的政治軌道。表面上,馬英九的兩岸政策似圓滿成功,最近是於2月,兩地政府自內戰結束60年以來在南京首次會談。但另一方面,這過程令公眾深深覺醒到「中國化」的不僅是台灣經濟,也是其政治體制,因為政客、大企業和媒體都爭相討好北京。

雖然無可能預見目前示威運動將帶來的所有結果,我們似乎會見到台灣政治氣候的轉移,大大推高反中國、親獨立的情緒,並嚴重削弱對馬英九與國民黨的親中戰略的支持。

香港浸會大學的高敬文教授評論道:「北京害怕的是,與掌管台灣的國民黨迄今仍然非常成功的對話,已經達到極限。」

對於群眾反抗在本國發展起來,中共獨裁一直相當敏感,中國害怕台灣抗議的程度,就如普京與俄國害怕烏克蘭的抗議。在美國在2011年展開「重返亞洲」的軍事政策,以抑制中國在亞洲愈來愈強大的政經影響力之後,便尤其如此。最近廿年來,北京與華府在對台問題上採取大致上合作的路線,兩國勢力都支持國民黨,並抑制獨立情緒。但是,這「三角關係」可能不會再持續得多久,美帝國主義愈來愈有決心抗衡北京,收復失地。

同時,台灣的群眾鬥爭揭露了很多中國自由派與「民主派」的保守面目。他們在社群媒體上發文抱怨:「這不是我們要的民主」,並將抗議的「混亂」與中國文革作比較。

台灣的事變代表著中共獨裁的政治地雷區,當中包括了國民黨於2016年總統選舉中有可能被民進黨打敗。台灣資本家作為馬英九親中議程的主推者,民進黨在台資壓力下,黨內展開分裂。尤其在2012年敗選,而民進黨自己的分析歸究於太強硬反中後,黨領導層中冒起了一派要淡化該黨「老舊」(即親獨)的修辭。即使如此,北京依然擔心未來民進黨可能重新執政,並非因為害怕民進黨的領導人,而是該黨會受到的群眾壓力 - 就像我們現在在運動中所看到的。

中共政權對台方針主要是以「穩定」為中心,以防台灣變得公開反對北京。台海危機的對立深化,有風險會惡化中國大陸的地域、民族和宗教衝突。從三月份在昆明發生的恐佈大屠殺可見,現在少數民族地區(例如新疆和西藏)的動蕩是是三十年來最嚴重的。北京害怕對台獨的支持愈來愈大(這情況已在年輕一代中見到),會鼓勵了被壓迫少數民族爭取獨立或更大的自治權。

另一個關聯是,我們已看到了台灣的示威如何威脅到中共政權在港的統治,此時香港在民主選舉制度上彌漫著與中共攤牌的情緒。台灣的運動在香港獲得了大量同情,並對「佔領中環」的資產階級領袖增加壓力。這群領袖一直設法取消運動,並尋求與北京妥協。這星期,台灣警察的鎮壓被視為香港未來鬥爭的一面鏡子,令人想起建制派曾聲言威脅,假如「佔中」開始實行,可以出動解放軍對付示威者。

作為全球抗議和佔領行動鬥爭的一部份,這兩場鬥爭,以及中國群眾潛在變化都有著重要的經驗。工人國際委員會各國支部積極參與這些鬥爭,並通過從中總結這些群眾運動的經驗發揮了獨特的作用,透過馬克思主義分析的幫助,釐清和分享對未來行動的重要結論。

在運動中的工國委

自抗議行動開始,工國委在台灣的成員以及在香港的支持者一直非常活躍。我們主張以社會主義取代資本主義,取代服貿等新自由主義貿易協定,主張民主公營化大企業和銀行,以打破台灣富豪對經濟和政府政策的控制,包括兩岸政策。我們認為,唯有工人階級團結鬥爭,才能打倒資本家及其政府。這意味著要團結在台灣受超額剝削的移民工,並爭取國際上工人的支持,包括中國大陸的工人,他們當中有700萬人受僱於台資工廠中。

工國委(CWI)的社會主義訊息,在現階段運動中,雖然顯然只能算是少數派,但已經獲得了良好的反應。在短短四天裡,工國委(CWI)的台灣雜誌《社會主義者》已售出超過400本,許多新臉孔都主動來我們攤位協助。其中一位活躍分子相當欣賞我們的雜誌及對鬥爭的分析,於是一口氣買下了50本,在她所屬的組織內分發。

近年,民族問題,以及與中國大陸關係的棘議題曾經退居二線,大多數台灣人寧可「不去想這件事」。但是,最近的運動不免會將這問題重新聚於光燈下。這場示威運動、工人階級和左翼力量,都必須為此做好準備,提供一個指向群眾團結鬥爭的方案。工國委(台灣)支持自決權,即如果台灣人民以民主的方式選擇獨立的話,我們將予以支持。但只有作為國際社主義鬥爭、反對資本主義及帝國主義的一部分,這權利才能實現。我們以社會主義的反資路線對待民族問題,即完全反對美帝國主義及其在亞洲的軍事外交遊戲,也反對其他列強(包括中國、日本乃至台灣資本主義國家)的軍事野心。國際上與橫跨亞洲的工人階級,圍繞著社會主義的綱領動員起來,是有能力打倒資本主義及其戰爭機器的唯一力量。

工國委(台灣)的成員及其支持者參與這場大規模鬥爭的主要焦點,是在於提出方案,將運動升級以打敗政府,包括關於綱領的重要問題,盡可能吸引最廣泛的人民加入鬥爭,並展示如何可以保證勝利。這包括以下要求:

  • 組織全台大罷課,向政府反擊-在國高中和大學裡組織民主罷課委員會。
    呼籲工人與工會發動廿四小時總罷工,以示團結聲援
  • 廢除《服貿協議》!
  • 打倒馬英九,國民黨政府下台!繼續將運動升級,迫使政府辭職,召開大選!
  • 獨立公開調查3月24日警察鎮壓,嚴懲落命令的警察!
  • 建立工人階級的政治替代,取代親資的藍綠兩營。建立新的工人政黨,以社會主義政策抵抗經濟危機和資本主義

如果你在台灣,想在運動中協助我們,請致電:0983 252 840

工國委(台灣)BLOG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