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學生領袖解散佔院運動

訴求尚未達到,解散是嚴重錯誤

工人國際委員會CWI(台灣)

學生領袖宣佈將於星期四解散佔領立院運動,接受王金平的立法監督條例的條件。可是國民黨佔立法院大多數,在監督條例下,只是讓政客在立院行禮如儀地對服貿半推半擋,服貿經過民進黨的小修小補之後仍然可以通過,全無實質效果。

工國委(CWI)與社會主義者並非拒絕一切妥協。在運動裡有時並不可能贏盡所有訴求。但是,學生領袖接受了王金平提出的條件,實際上幾乎什麼也爭取不到。對一場歷史性的群眾鬥爭來說,這是慘淡收場。解散佔領行動是一個嚴重的錯誤。

twnodeal-1 (400x268)

警察無後顧之憂,發動政治檢控

佔領運動冒然解散,政府看到群眾手上再無籌碼,就會準備政治檢控報復。警察已經準備政治檢控或逮捕超過90名佔領行政院的示威者。在未確保政治檢控被撒銷前,達成協議並解散運動是不負責任、令人遺憾的。要受到懲罰的應該是江宜樺等國民黨政客,而不是非暴力的示威者。

學生要回校考試?

有學生及教授表示,學生要回校考試,因此要解散運動,這是只望見幾棵小樹而看不到森林的狹隘目光。即使學生有學業壓力,需要回校考試,但在佔領現場還有社會其他階層的參與者的,應該吸納他們繼續佔領立法院。正如工國委(CWI)一直強調,單靠學生並不可能贏得鬥爭,需要擴大戰線至年輕工人、中學生乃至最重要的工人階級。若果組織工作控制在一小撮的學生手裡,他們會因為身體疲倦或學業壓力而無法延續下去。

群眾不是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

可惜,學生領袖啟動了運動後,並沒有預視到這場鬥爭會持續之久,規模之大。群眾運動並不是自來水的開關掣,可以隨時開關。運動在解散後,要再重新動員起來就會倍加困難,尤其是今次是以妥協收場,令不少欲抗爭下去的參與群眾信心受到打擊。政府準備新一輪打壓措施,並加強政府大樓的保安,以防佔領行動再次發生。行政院會變得紫禁城般防衛森嚴。

當然,我們並非指這場鬥爭已被打敗,但打倒國民黨的歷史性機會的確被浪費了。國民黨的政治打壓與親商攻策,不免會激起新一輪的群眾憤怒與反抗。這場鬥爭未來可以重現,但只有在今次汲取重要的教訓,才能確保未來真正的勝利。

學生受民進黨影響

學生領袖與民進黨緊密合作,因而直接簡接受到綠營領袖的影響,要確保運動限制在「安全」範圍。如果運動的政治方向激進化,會挑戰到整體藍綠兩黨制,即是挑戰到台灣整個資本家陣營,民進黨是不欲見到的。民進黨只想收割運動作為今年11月選舉以至2016年總統選舉的選票利益。工國委(CWI)主張,任何團體(包括民進黨)都有權動員支持者參與運動,但絕不能以幕後手段不民主地操控運動,騎在運動上用作選舉資產。

學生領袖是否害怕運動過於激進,失去自己的控制而超出民進黨的範圍,因而急於解散運動?

運動民主化,決策權交回群眾

工國委(CWI)強調,任何與國民黨達成的協議,或者解散運動的決定,必須要在民主大會上決策,應當向工會與工人組織、政黨與政團,以及想參與抗爭的人打開大門,建立廣泛的代表架構。目前,學生領袖在議場外舉行的所謂「公民憲政會議草根論壇」,根本沒有實質的決策權,最重大的解散運動的決定,在論壇上完全沒有提及。

如果運動有開放予社會各階層參與,召開群眾大會討論重要決定,並投票產生代表,建立民主的架構,就可以有清晰的方向走下去,不會造成今次解散運動的不民主決定。不幸的是,主導運動的學生團體以官僚的方式由上而下操控運動,阻礙了群眾參與決策。解散運動的決策過程是不民主的黑箱作業。

拒絕妥協,我們可做什麼?

如果在未來48小時內向學生領袖施壓足夠壓力,是可以迫使他們重新考慮,改變這個錯誤的決定。為了表示拒絕妥協,反對解散運動,要求徹底拒絕服貿協議,結束國民黨的不民主統治。請到黑島青臉書上留言發聲,更重要的是到達佔領現場表示抗議。

twnodeal-2 (400x266)

工國委(CWI)反對這次妥協,我們要求抗爭繼續下去:

  • 拒絕妥協,繼續抗爭爭取勝利
  • 組織全台大罷課,向政府反擊-在國高中和大學裡組織民主罷課委員會
    呼籲工人與工會發動廿四小時總罷工,以示團結聲援
  • 廢除《服貿協議》!
  • 打倒馬英九,國民黨政府下台!繼續將運動升級,迫使政府辭職,召開大選!
  • 獨立公開調查3月24日警察鎮壓,要求下命令的江宜樺下台!
  • 建立工人階級的政治替代,取代親資的藍綠兩營。建立新的工人政黨,以社會主義政策抵抗經濟危機和資本主義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