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氣電波佔領天星

CR-feat
民間電台 非法廣播 寧鳴而死 不默而生
麗芬 社會主義行動
民間電台台長曾健成(阿牛)接受訪問時,仍舊是一副攸然自得的模樣,難以在他的臉上找到一絲抗爭歲月痕跡。
問到阿牛為何要佔領天星,非法廣播,他表示:「因為現時政改勢危,一連串事件,就如封殺商台李慧玲,暴力襲擊傳媒人,打擊新聞自由,所以必須要繼續公民抗命。」誠然,李慧玲忽然被「商業電台」解僱、《明報》撤換總編輯、特首梁振英向《信報》及練乙錚發律師信等,一波又一波對新聞自由的打壓接踵而來,正如《信報》創辦人林行止在專欄裏表示:「現時要保持中共所不容許的新聞自由,難度不比攀梯登月低,新聞自由正面臨前所未有的考驗。」
民間電台與一眾團體組織,如保衛香港自由聯盟、社會主義行動、社會民主連線、天外有天@謎米香港等,成立「大氣電波佔領天星」,宣佈由4月12日開始,一連12天在尖沙咀天星碼頭紥營留守,以非法廣播的形式公民抗命,讓各組織參與節目,要求開放大氣電波,反對不公義的《電訊條例》。
此舉挑戰由殖民地時期已訂立的廣播條文,規定「藉未領牌的電訊設施發送或接收訊息」即屬犯罪。自2005年9月成立以來,民間電台在過去9年裡裏不斷抗爭。阿牛更因為故意拒絕繳交4,000元的無牌廣播罰款,準備在六月進入監獄。
社會主義行動亦參與了三晚的非法廣播,並在帳蓬留守了四晚,合力支持這一運動。我們分別邀請了難民聯會代表講述難民的抗爭運動,又與阿牛談論政改,最後一晚則有社義行動主席鄧美晶講述到台灣參與佔院運動的經歷。
阿牛稱,自己入獄期間,民電台不會停止抗命,會在街頭繼續廣播。「出獄後的第二天,民間電台便會到廣管局(註:廣播事務管理局)樓下廣播,繼續追擊!」廣管局曾經多次充公民間電台的發射器、天線等儀器。在現今法律下,如擁有發射器是足以罰款十萬和判監兩年,可是民台多年來也無懼封鎖,不斷以身試法,挑戰不公義的法律。
因為他堅拒繳交罰款,法官本應判他入獄,但多名法官只知道他是犯法而不犯罪,因此不敢做判決的「罪人」而拖延審訊。他憶述上庭自辯的過程說:「法官你今天可以判我坐言論自由的小監獄,但包括法官你在內,也坐在言論自由的大監獄。」
阿牛認為,民間電台的責任除了是要求開放大氣電波外,還要呼籲更多巿民關心現時的普選運動。阿牛指,搞運動要有理想,要在波平如鏡的湖水上擲出石頭,擊起漣漪。相反,民主派大佬多年來等待運動來到時,才上台做領袖,是極其愚昧的。
阿牛表示,未來如果香港發生「佔領中環」,他不會理會戴耀廷是否接受民台廣播,無論如何也必然會堅持開咪,以中立的轉播方式,保衛民眾對於運動的知情權。
阿牛強調,在支持開放大氣電波的前題下,參與今次行動的組織都可以表述自己不同的政見,掛起自己組織的橫額,派發或售賣自己的宣傳刊物,體現運動中的開放與民主。相反,在很多其他團體舉辦的運動裡,禁止不同立場的討論,甚至禁止組織的獨立宣傳和組織自由,仍是常態。民台容納不同意見的取態是值得學習的。
CR-1-450x338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