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運動對香港的影響

左仁 社會主義行動
台灣示威者坐言起行闖入立法院示威,激勵了香港抗爭者的士氣,並爭取了普遍群眾的同情。佔領中環還徘徊在無了期、無結果的商討,令群眾的熱情減退。相比之下,香港民主空談家相形見拙。
台灣群眾看到香港簽訂CEPA後,經濟與政治更受大陸政府控制,是為太陽花運動反服貿的因素之一。倒過來,梁振英為了鞏固其統治勢力,近年大舉引入中資財團進駐香港,而十年多自由行政策優惠香港財團、公共服務私有化以吸引大陸市場、豪宅林立炒高樓價,群眾早已對中港資本融合深感憤怒。太陽花運動對港人有啟示作用,反對新自由主義的貿易與商業協定。
sunflower1

佔中三子受盡壓力
在香港「佔領中環」由去年開始激起熱烈討論,卻因為領袖的猶豫不決而暫時走向低潮,但台灣佔領立法院行動激勵人心,令香港群眾看到佔領行動不是遙不可及的。群眾心急如焚,質問佔中三子為何不行動走來,為其造成不少壓力。
佔領中環作為公民抗命的手段,本來就是打破政府的遊戲規則。但是,戴耀廷的回應「佔中尚未有爆發點」,是因為「特區政府把那『爆發點』拖後」。佔中三子一直依循政府所謂的「政改五步曲」,被中央牽著鼻子走,脫離了群眾運動的脈搏。
政府故意拖延政改諮詢,並在期間發動輿論打擊。率領「政改三人組」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發表「一錘定音論」,加上中共護法強硬表明任何公民提名的方案都是「違反基本法」,獨裁者的攻勢可謂來勢洶洶。
佔中三子的回應是七一不會「全面佔中」。面對各方批評,戴耀廷的回應是,台灣佔院運動是「多元」的,因此香港其他團體可以先佔,換句話說是「有本事你們自己做吧!」這態度是傲慢而不負責任的。
台灣佔院運動也有類似教訓,因為在議場的學生領袖排除更激進的聲音,令部分學生不耐煩下與主流派別分裂,繼而衝進行政院。如果議場內能容納不能的聲音,經過民主決策而共同行動,運動就能更為團結。
在佔中提出不久後,議題壟斷了社會輿論,佔中三子在資產階級媒體吹捧下掌握了運動大權,面對激進聲音的批評時,卻不以開放態度討論,反而指「我決定了這樣,你不接受就不要來參加。」戴耀廷「你們先佔」的立場實際上是分裂運動。
沒錯,在爆發點來臨前,帶領討論運動策略與目標是必須的。但佔中掌握了話語權後,卻沒有動員群眾上街支持,又暗示可接受不民主的提委會,佔中三子就是拖延運動爆發點的始作俑者。試想如果台學佔領者在闖入立法院前就表示不會堅持退回服貿,還有人會冒流血的風險去抗爭嗎?
可惜,正因為佔中三子不敢與中共對抗,以致沈醉在「三軌制」、「提委會組成」、「公民推薦」、「學者方案」等繁瑣的詞語,令群眾望而生厭。六月的電子公投並不能凝聚民意,尤其如果投票選擇模糊不清,只會更難動員群眾鬥爭。
回望五區公投之所以能促成香港廿多年來最進取的民主運動,是因為「落實雙普選,廢除功能組別」的口號清晰明確,號召群眾與港府和中共一決勝負。制定今天爭取真普選的口號,號召堅決的鬥爭,就不如清脆俐落「取消提委會,公民直接提名」吧。sunflower2


台獨意識升溫 醞釀港獨情緒
台灣太陽花運動的一個重要元素是對中國的恐懼,尤其是中共對台灣的經濟與政治上的控制。近年,中資財團收購台灣媒體,威脅了島上的言論自由;加上馬英九愈加與中共互相合作,讓中台資本家更大力剝削兩地的勞工。綠營背後的資本家勢力也爭相投靠中國,開發大陸市場,因此民進黨領袖近年不斷淡化台獨言論,但為了在11月的七合一選舉撈選票,民進黨有可能會再打台獨牌。反服貿運動與擺脫中國控制緊密扣連,令沈寂了一段日子的統獨議題重新熾熱起來。
太陽花運裡出現「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的口號,表示台灣人若不想步香港人後塵,生活被大陸控制,就要起來反抗。
這反倒過來激化了港人的自治甚至是獨立情緒。普遍港人揭穿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謊言後,對中共的憤怒轉化成抗拒大陸的情緒,當然可以理解。台灣實際上已為獨立國家,而香港在中國底下統治。
台聯等右翼台獨勢力雖然有介入運動,試圖煽動反中國人的國族情緒,但似乎效果不大。台灣具台獨意識的激進青年,很多都支持與中國受壓迫群眾團結抗爭,在最近台灣聲援中國東莞裕元罷工的行動就可見到。相反,港獨情緒為小撮右民粹分子主導,他們舉港英旗散播對殖民地的幻想,並具有強烈的反大陸人意識,甚至主張杯葛一切與中國大陸有關的群眾運動。
未來香港民主運動相信離不開複雜的港獨問題,將令泛民主派進一步分裂。社會主義者支持各地的自決權,如果港人大多數認為需要獨立,我們亦支持香港有獨立的權利,但是,唯有中港受壓迫群眾團結抗爭,挑戰中共一黨專政,才能確保真正的自治權。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