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2014年大選

「非國大」獲勝,工人社會黨與「經濟自由戰士」

??????????????

「非洲人國民大會」(ANC)獲得62%的選票,再次贏得了大選。但這也代表其流失了幾十萬選票,支持率下降了3.5%。鑒於總統祖瑪五年任期內醜聞不斷,尤其是馬里亞納大屠殺和恩坎德拉門事件,選舉結果著實令「非國大」的戰略家們舒一口氣。然而,這個「好結果」背後隱藏著的事實是,選民對「非國大」的支持持續減少。超過1,000萬合資格的人沒有進行選民登記,並且600萬登記選民沒有參與投票。換言之,1,600萬人沒有參與本次大選。而相應數字在2004年和2009年分別是1,200萬和1,240萬。事實上,連任的「非國大」只是一個1,100萬人支持的少數派政府,支持率僅為32%。

「非國大」不再像04年和09年那樣志得意滿地對待本次選舉。他們後知後覺,終於意識到自己的統治,尤其是對工人階級和窮人來說,並不是天經地義的。「非國大」的競選機器準備充分,拼盡全力。雖然並未傳出廣泛直接的腐敗,但不等於「非國大」在競選中公平公正。「非國大」有意將其政黨角色與其對社會公共服務的控制相結合。在投票前的幾個月,為最貧困者所提供食物包的預算大幅上升,受助人被告知這是「非國大」贈予的,孰不知真正的買單者是納稅人。1,200萬福利接受者被告知其退休金、殘疾津貼以及兒童照顧服務是由「非國大」提供的。更嚴重的是,有謊言流傳指,一旦「非國大」敗選,令人恨之入骨的種族隔離制度將會捲土重來。從「非國大」的得票裡,可見人們對選舉活動是有所保留的,尤其是老一代選民。許多人並不想投票給祖瑪,只是想投票給這個終結了種族隔離制度的黨派。

此外,「非國大」的贊助網絡也全面發揮效應。國營廣播「南非廣播公司」停止了「南非民主聯盟」和「經濟自由戰士」在競選最後時刻的電視宣傳,編造出的理由是這兩黨會「煽動暴力」。選舉日當天,有報道稱「非國大」在投票站發放免費食物和T恤,在最後一刻收買賄賂窮人。在南非,大量金錢花在選舉上,但對政黨的財政公開沒有做任何規定。我們可以肯定,大批資產階級向「非國大」的競選中投入了大量金錢。「非國大」的領導層實際上就是新興黑人資產階級的執行委員會。在「非國大」國家執委會中,50%以上的成員是公司主管,三分之一是一家以上公司的主管,十分之一領導著五家以上公司。而且,其中72%成員擁有公司股份,50%擁有一家以上公司的股份,18%擁有五家以上公司股份。令人震驚的是,祖瑪家族中的15位成員與134家公司有關聯,其中83家公司是在祖瑪就任總統後成立的。據估計,「非國大」副黨主席Cyril Ramaphosa擁有資產超過60億蘭特幣。

「工人社會黨」(WASP)在成立不到一年,面對「非國大」這隻巨獸,在組織競選活動上迎接巨大挑戰。我們僅僅超過8,000張選票(支持率0.05%),當然對低於預期的票數感到失望。然而,低票數並不能抹殺工人社會黨在成立短時間以來,在爭取工人階級支持方面的巨大進展。我們的得票數可能很低,但這代表著最有階級意識的工人。我們已經接到礦工、工廠工人代表和工廠工人的來電,消除他們對於工人社會黨領導的疑慮,並鼓勵他們繼續建立這個屬於「我們」的黨。

缺乏競選資源是最根本的問題。我們付出巨大努力籌集資金,來支付鉅額選舉保證金,這令我們在籌募選舉物資和經費的第二階段時,有超過一個月沒有花一分錢。無疑,如果我們有資源接觸到更多的人,得票數會更高。另外,今年年初,媒體就決定了報導手法,將本次競選說成是「非國大」、南非民主聯盟和「經濟自由戰士」三者之間的角逐。工人社會黨實際上被排除在任何嚴肅的新聞報道之外,連我們的競選宣言發佈會也沒報導。然而,他們卻報道了規模很小的宗教政黨「王國治理運動」的發佈會,其得票低於「工社黨」。

但也有其他重要的政治因素要考慮。不幸的是,工人社會黨沒能在礦工中穩固地位。儘管「民主社會主義運動」(DSM)在成立「工社黨」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在將大部分礦工從背信棄義、靠攏「非國大」的「全國礦工工會」(NUM),轉移到當時還是弱勢的「礦工與建築工人聯盟」(AMCU)的運動中,「礦建工會」領導層卻用盡各種手段,削弱我們對礦工的影響。「民社運」以及「工社黨」的成員及支持者受到迫害,並被踢出工會,往往還會因此失去工作。此外,鉑金礦工為爭取加薪已持續罷工三個月,新成立的「工人協會聯盟」(WAU)企圖利用部分行業礦工的低落士氣,取得自己的好處。在一些妒嫉我們的「左翼」的推波助瀾下,「礦建工會」領導層散佈謠言,聲稱「工社黨」受到工人協會聯盟這一黃色工會庇護。因此,「礦建工會」領導層殺氣騰騰,加上礦工認為「團結為重」這可理解的心態,在這場生死罷工中,「工社黨」在鉑金礦工場裡難以進行運動,甚至有些同志面臨死亡威脅。

「南非全國金屬工會」(NUMSA)在12月份的一個特殊大會上,作出了一個英勇的歷史性決定- 不再為「非國大」助選。不幸的是,該工會除了承諾在2016年前建立一個工人政黨外,就未能再用自己的地位發展下去。「工社黨」花費數月,說服南非全國金屬工會領導層不要放過這個歷史性的機遇,通過在2014年的選舉爭取幾席,從而為真正社會主義建立橋頭堡。我們邀請南非全國金屬工會來參與「工社黨」的領導層,在「工社黨」的競選名單上派出「全國金屬工會」的候選人,並指出此舉實際上是向「全國金屬工會」特別大會上的民主決定致意。遺憾的是,工會領導層並沒有接受我們的邀請。

儘管如此,「工社黨」通過競選活動,在「全國金屬工會」的成員、活動分子、工廠工人代表以及支部間,打下了重要的基礎。但「全國金屬工會」沒有明確呼籲的在選舉中支持誰,在廣泛的成員間造成影響。許多人會將對工人階級替代方案的期待,推遲至今次選舉之後,或者只是投票給一個政黨,以減少「非國大」議席。這情況下,大多數選票都投給了「經濟自由戰士」,而此黨派在本次選舉中的進展,將使建立社會主義綱領的工人群眾政黨更為困難。即使如此,在未來幾週裡,如果南「全國金屬工會」能夠迅速堅決地採取行動,高舉以社會主義為綱領的工黨旗幟,依然可以奪回主動權。

??????????????????

「全國金屬工會」領導層的立場,被南非其他左翼利用作為藉口,在「支持NUMSA」的面紗下,不支持「工社黨」。「民主左翼陣線」(Democratic Left Front)作為一個中產階級學術團體,仿效「全國金屬工會」,同樣避免為選民提供任何清晰的方向,選擇「支持投廢票、將選票留給未來的工人政黨,以及把票投給反對資本主義的力量,作為2016年大選打造反資本主義選舉平台的第一步。」這團體只講「反資本主義」而不講「社會主義」,只講「平台」而不講「政黨」!即使如此,這個軟弱的立場也沒有完全得到擁護,「民左陣」(DLF)領導層刻意阻撓自己的成員支持「工社黨」或為「工社黨」助選。任何這些空頭「社會主義領袖」對於「工社黨」選票結果的批評,都不必認真對待。無論他們怎樣吹噓自我實現的預言,都無法貶低那些英勇付諸實行者的角色,而非冷眼旁觀。然而,也有許多「民左陣」的成員還是克服了其領導層的猶豫不定,為「工社黨」助選。

四月中,Ronnie Kasrils等從「非國大」決裂出來,並受尊重的前抗爭老兵,發起了「投『反對票』運動」,將其他左翼混亂的立場根據其邏輯得出結論。這項運動呼籲選民投廢票,或把票投給「小黨派」(在本次選舉中有很多)。「工社黨」曾與Ronnie Kasrils接洽,並提醒「投『反對票』運動」的呼籲會混淆視聽,除了贏得膚淺的「精神勝利」外並無任何作用。廢票實際上增加了「非國大」的得票率,籠統地呼籲支持「小黨派」也只會分散票源。事實上,本次選舉中的廢票數量僅比2009年高0.01%,新一屆國民大會中「小政黨」的席位也有所減少。

最終,「工社黨」受到「經自戰」嚴重挑戰。「經自戰」表現不俗,贏得了超過100萬張選票,相當於接近30個國會議席,還有約30個省級地方議席。「經自戰」是一個左翼民粹政黨,實行國有化和充公土地等左翼綱領,對青年人和窮人有很大吸引力。其領導者為被開除的「非國大青年聯盟」主席Julius Malema,因此擁有大量青年成員追隨。他在「非國大」期間,也與新興黑人菁英有許多聯繫。這些都為「經自戰」提供了必要資源以進行有效的選舉運動。「工社黨」敦促「經自戰」成員開放地討論綱領,以及工人階級的當前任務,並檢視「經自戰」進入國會後,在資產階級無情壓力下應扮演的角色。

去年八月,「工社黨」和「經自戰」進行了討論,我們提出組成一個選舉同盟,提出聯合候選人名單,目的是集中反「非國大」的票源,作為關鍵的戰略目標。然而,很重要的是,「工社黨」和「經自戰」對國有化、社會主義,以及其他問題的態度不同,令我們要在工人階級和窮人面前繼續辯論這些問題。隨著馬里卡納(Marikana)屠殺後,幫助工人階級釐清實現社會主義的政治任務,是根本而重要的。不幸的是,「經自戰」拒絕了組成選舉聯盟,並實際上要求「工社黨」解體,停止就綱領性政治的問題進行討論。在「經自戰」如此回應後,「工社黨」只能選擇獨自參選。

「經濟自由戰士」穩步上揚,但並沒有達到預期的水平。部分原因是該黨領導在成員間誇大期望,但結果也反映出工人階級對該黨的懷疑。例如「全國金屬工會」在十二月的特別大會上,明確地反對「經自戰」,因為該組織沒有提出由工人掌管國有產業,且對社會主義的態度模棱兩可。如果「工社黨」和「經自戰」能夠達成原則性的協議,選舉同盟可以作為橋樑,將工人階級與「經自戰」勢力聯結起來,至少可以在選舉中給「非國大」重重一擊。很不幸,良機再次錯失。

儘管「工社黨」沒能填補「非國大」留下來的左翼真空,我們必須再次肯定參與此次選舉是正確的。我們起到了先鋒作用,並為發展一個以社會主義為綱領的工人政黨打下重要基礎。此過程將會持續下去,並在下一階段加速發展。我們已經在工人階級、社區和青年人中,贏得了對於革命社會主義理念的重要支持,並將在選舉後鞏固這一地位。我們一直強調,「工社黨」首先是一個抗爭型政黨,是建立工人群眾政黨的邁進一步。現在,我們將把注意力放在組建一個工人群眾政黨、聯合服務傳遞的示威,並建設一個強有力的社會主義青年運動。

在未來的時間裡,工人社會黨將繼續與南非全國金屬工人以及其他勢力參與討論,團結抗爭,以邁向建立以社會主義為綱領的工人群眾政黨。「非國大」在本次選舉中取得多數,但這並不代表一切已經終。新政府將面對今天同樣的社會危機。在表面的授權下,「非國大」將更大膽嘗試推行「全國發展計劃」 - 拒絕國有化、強調「市場化解決方案」以及放鬆管制。這意味著更多新自由主義的打擊,以及更多的階級鬥爭,工人社會黨將參與其中,而建立一個基於社會主義綱領的工人群眾政黨的必要性,將也前所未有地清晰。

saelct-1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