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大選結果顯示人民不滿

無論是舊政治精英還是民粹主義者,都不是工人窮人的出路

Iyan, 工國委(CWI)馬來西亞

4月9日,印尼舉行了國會大選。5月9日的點票結果顯示,由梅加瓦蒂(2001年至2004年的印尼前總統)領導的印尼鬥爭民主黨(PDIP)得票率為19%。而由獨裁者蘇哈托統治了32年(1966-1998)的「專業集團黨」(Golkar)得票率為15%,居第二位。排在第三位的是「大印尼行動黨」(得票率12%)。這個黨的領導人為前陸軍將軍,普拉博沃,他在1998年曾在蘇哈托獨裁政權下嚴重侵犯人權,因而面臨指控。

雖然每個黨在大選中的得票比例已十分清楚,但整個大選還沒有完結。7月9日將會選出印尼的下一任總統,以接替蘇西洛‧班邦‧尤多約諾(Susilo Bambang Yudhoyono)。政黨必須獲得至少25%得票率,才有資格競逐總統席位,因此今次唯一的辦法便是通過組成聯盟。現時各黨派的政治菁英正忙於談判上。

如果在總統大選中沒有候選人獲得超過50%選票,得票最多的兩位候選人將會在9月舉行的第二輪選舉再次競爭。出現這情況的機會相當高。

民主鬥爭

印尼在過去曾為脫離殖民主義、爭取獨立而鬥爭,因此深受左翼思想影響。但在1965-1966年,數以十萬計的印尼共產黨成員、支持者,以及華人受到屠殺後,蘇哈托維護了他的獨裁統治長達32年。

自從推翻蘇哈托的政權後,出現了多個新自由主義及自由市場的政府。政府腐敗成風、基礎設施匱乏、食糧價格急升,衛生服務差劣,人民生活水平低,經濟前景不明,人們越來越不滿。蘇西洛‧班邦‧尤多約諾政府現時的支持率,是自他2004年上台以來最低的。

人民希望新任政府能夠從蘇哈托倒台15年後的新專制統治中解放出來,並解決多年來的社會和經濟問題。但部分人民已對選舉和政黨的希望幻滅,因為各個政黨都沒有解決人民日常生活的問題。這就是今次選舉投票率比以往低的原因,只有73%。

在蘇哈托獨裁政權倒台後的1999年選舉中,投票率高達93%,顯示了人民對於改變國家及實現民主政府,抱有很大的希望。但是,在之後的換屆選舉中,投票率不斷下降。在過去的三次大選中,獲勝政黨的得票數比「白黨」(投棄權票以表示不滿的人士)的票數還要低。

過去三次大選的真正贏家都是「白黨」。他們當中許多人已對選舉失望,因為選舉並沒有為社會帶來真正的改變,而他們視主流政治為「政治野生動物園」,即資本家攻擊人民需要的政治操場。但投棄權票並不足以改變大部分的社會和經濟問題,這種不滿的力量需要被引導到建設一個取代親資政黨的政治力量。

indo-elctn-feat

左翼政黨的失敗

蘇哈托倒台之後,印尼亦有一些關於民主權利的改革,包括組織工會和政黨的權利。這都有助有工人階級和窮人建立自己的政治上的聲音和想法。在2012年和2013年的全國總罷工中,可見工人階級的巨大經濟力量是可以挑戰資本主義的。但至今,這種力量並沒有被引導到建立一個代表工人階級的政治替代方案。與之相反,一些工會領袖和左翼社運人士支持親資的候選人或政黨,視之為「進步資產階級」或「兩害取其輕」的代表。

人民民主黨(PRD)在推翻蘇哈托政權起重要的作用,它曾經是年輕激進左翼人士,甚至某程度上是工人階級的聚焦點。但從1999年起,它都未能解決於黨內的分裂和意識形態的危機,曾受進步青年歡迎的激進政黨已變得沒有意義,因為他們沒能回應「烈火莫熄」運動推翻了蘇哈托後出現的政治情況。他們本有機會發展出革命的路線及社會主義政策,走向工人階級當中略,但他們卻允許跟隨梅加瓦蒂(Megawati)的政治菁英主導了方向。

嚴重的政治錯誤影響了人民民主黨以及印尼左翼運動的發展。在蘇哈托下台一年後舉行了第一次的大選,人民民主黨僅得到0.07%的民眾支持,未能贏得任何一個國會席位。大選中的失敗導致黨內不和,至今仍沒有得到恢復。不少黨員更放棄激進的立場,反而選擇參與支持資產階級的政黨。有的甚至成為了政府的代言人,違背了工人階級的利益。

自從1999年的大選後,再沒有任何一個是激進左翼參選。在過去,左翼選擇加入鬥爭民主黨(PDIP),視之為「進步資產階級政黨」,但現在他們的選擇並不是基於政黨進步與否,而是基於該政黨的受歡迎程度,以及有多容易讓他們進入議會。

indo-elctn-3

舊政治菁英的回來

由於左翼存在政治真空,沒有政黨代表工人階級​​和窮人,因此國會大選中舊政治精英得以強化起來。除了鬥爭民主黨的佐科威,幾乎所有角逐總統選舉的的政黨領導人和候選人,都曾經是蘇哈托政權的一部分。16年來蘇哈托家族沒有執政,而今年蘇哈托其中一個兒子為專業集團黨贏得了席位。在競選期間,他的宣傳是:「這是怎麼回事?生活在我父親的年代更好吧,對吧?」。

即使沒有民主,有些人仍覺得生活在蘇哈托政權下會更好。這是因為生活水平的惡化使人民希望幻滅。世界銀行三月份的報告顯示,印尼的堅尼系數從2005年的0.35上升到2012年0.41,過了0.4的水泙。聯合國說明,印尼收入差距大,是社會動盪的前兆。

工國委(CWI)強調,在1998年的「烈火莫熄」運動裡,僅僅爭取民主和改革是不夠的,應該提出社會主義的訴求,針對工人階級和窮人的社會及經濟需求,從而帶來真正的改變。如今,專業集團黨(Golkar)企圖利用人們對社會及經濟沮喪的情緒來重奪支持。他們推舉商業鉅頭阿布力扎‧巴克里(Aburizal Bakrie)為總統候選人。阿布力扎曾任經濟部長,是掌管龐大的巴克里集團的巴克里家族之主。

政治菁英中最受矚目的人物為普拉博沃(Prabowo),前總統蘇哈托的女婿。他曾在1998年策劃指揮了對活動分子(包括人民民主黨重要成員)的綁架事件。被軍隊開除後,他成立了自己的政黨「大印尼行動黨」,並從2004年開始參加大選。左翼激進分子和民主團體憎恨普拉博沃,因為他的軍事背景以及曾經對人權的嚴重踐踏。但如今他卻得到一些左翼分子的支持,其中更有之前綁架事件的受害者。

普拉博沃承諾發展一種「人民的經濟」,在農業方面的投資將比從前翻十番,70%的印尼人仍然以農業為生。但基於印尼「脆弱的經濟」和經濟增長放緩,這種「人民的經濟」很難在資本主義和地主所有制下得以實現。

普拉博沃也得到了印尼最大的兩家工會「印尼金屬工人聯盟」(FSPMI)與「印尼工會聯盟」(KSPI)主席伊克巴爾的支持。這兩家工會領導了2012和2013年的全國性罷工,有超過200萬工人參與。不幸的是,這些工會的領導層對普拉博沃所堅持的反民主、反工人立場視而不見。伊克巴爾對普拉博沃侵犯人權的行為所作出的回應是「普拉博沃的確與踐踏人權有關,但那與工人的生活無關」。

印尼五個伊斯蘭政黨的支持度增長了1%至9%之間,總得票率為31%,的確不容小覷。他們在世界最大的穆斯林國家動用伊斯蘭政治措辭,未來幾年可以利用不斷惡化的社會以及經濟狀況,獲得更多支持,特別是在右翼世俗化政黨一再令群眾失望的情況下。埃及「穆斯林兄弟會」和突尼斯「復興運動黨」的經驗表明,這些伊斯蘭政黨當權後也接受資本主義的統治,沒能力把人們從社會危機和經濟危機中解救出來。

佐科威的民粹政治

國會選舉中擁有最多席位的鬥爭民主黨(PDIP),其總統候選人佐科威多多(人稱「佐科威」Jokowi),極有可能當選下屆總統。他是唯一沒有通過老一代政治菁英來獲得政治影響力的候選人。過去兩年間,佐科威成為一顆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這與他簡單實際的領導風格不無關係。他的良好聲譽也將他與其他政治菁英區別開來。他的言談舉止非常平民化,因而得到了工人階級和中產階級的支持。

在競逐連任爪哇州中部梭羅市市長期間,佐科威獲得了超過90%的支持率。2012年,在「世界市長計劃」關於世界最優秀市長的評選中,佐科威在官網上名列第三!他在城市治理方面較其他市長更出色,從這點所取得的的成就,得到了飽受社會不公與政府腐敗之苦的印尼民眾的廣泛好評。儘管他作為梭羅市市長的任期還未結束,雅加達的群眾就積極鼓勵他參加當地2012年的選舉,競選雅加達地方首長。

佐科威就任地方首長後愈發受到群眾歡迎,這歸功於他處理問題時腳踏實地的行事風格,還有針對公眾的不滿。鬥爭民主黨立即利用佐科威的高人氣,將其提名為總統候選人,捨棄了曾在2001年至2004年擔任總統的政黨領導人梅加瓦蒂。梅加瓦蒂在執政期間,由於實行右翼親資政策而受到詬病。

備受矚目的工會領導人伊克巴爾(Said Iqbal)公開支持普拉博沃,並譴責佐科威的政策沒有支持工人階級的需求。他反對佐科威的主張是正確的。儘管受到大眾的喜愛,就其為商人階級制定的政策而言,佐科威明顯地支持以利潤為導向的資本主義制度。在2013年由伊克巴爾領導的全國大罷工中,佐科威反對工人提高最低工資的要求。最終他迫於壓力,同意增加雅加達各省的最低工資,但增加幅度遠低於工人的要求。

佐科威是最受國際資本家和外國勢力(尤其是美國)喜愛的總統候選人。《金融時報》稱:「對許多國際投資者來說,威多多先生和備受喜愛的新一屆印度總理纳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是一樣的:作為作風實際的新人,他們的當選有望改變低迷的現狀,並強勁地推動停滯不前的改革,包括削減津貼,並修改官方的繁文縟節。」資本主義媒體所指的「強勁改革」實際就是加速推行新自由主義政策,進一步打擊工人階級和公共部門。

鑒於佐科威的重商政策,工會領導人伊克巴爾拒絕為其助選也是合情合理的。但普拉博沃對待工人階級的態度甚至比佐科威更差,伊克巴爾對普拉博沃的支持表明,他是在追求自己的政治利益,而不是組成工會的工人階級的利益。今年年初,普拉博沃名下一間公司的600名員工罷工抗議拖欠五個月工資。普拉博沃在一次講話中強調,他如果成功當選,必將推行新自由主義政策。普拉博沃還支持「反共戰線」,一個會對左翼激進分子進行身體攻擊的非政府組織。

佐科威一度被大多數左翼分子和人權分子視為對抗普拉博沃的唯一希望。其中許多人志願為佐科威助選,但佐科威從未清楚地表明對普拉博沃等踐踏人權者的態度。如果「廉潔先生」佐科威贏得選舉,他的班子也會像其前任一樣,無可避免地帶有腐敗色彩。這就是資本主義的邏輯。

indo-elctn-1

印尼需要工人群眾政黨和社會主義!

印尼的經驗再次表明,在資產階級的選舉和政治爭鬥中,人們只能在差中選沒有那麼差的一個。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我們缺少一個建立於基層、能夠代表工人階級和農村貧民的政黨。

工人運動的增長和強度在近期的總罷工中顯得耀眼,但其欠缺一個願景,以建立一個能夠代表工人需求的政黨。目前,眾多左翼團體,無論是從人民民主黨中分離出來與否的,尚無一能在工人階級和農村百姓中產生廣泛影響。印尼的社會主義者應從印共和人民民主黨等左翼的經驗中學習,改正其錯誤,從而建立一個代表工人階級和農村百姓的替代。這也是爭取那些「棄權者」的方法,把他們贏到一個新的工人階級政黨,以社會主義取代資本主義。

indo-elctn-2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