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學費高、質素低、難找工,全國學生苦不堪言

教育必須民主公營

中國勞工論壇 報導

2012年,中國高等教育在校生達3,325萬人,從規模來看位居世界第一。但由於龐大的人口基數,其毛入學率僅有30%(世界平均水平為36.06%)。在不斷增加的高校學生人數下,隱藏著學費負擔加重、高校教育質量下滑、高校畢業生就業困難等問題。學生對教育體制的不滿直接指向中共政府,使其越來越難掌控期待變革的青年人。

中國教育費用愈趨高漲,教育資源自然愈來愈集中於富裕階層

高昂的學費

在走向資本主義後,中國政府將高等教育也交給了市場。1989年高等學校開始收取學費,原來的「免費上大學」政策逐漸取消。從最初的200元(人民 幣,下同)到現在的5,000-10,000元,二十年間大學學費總共上漲了25-50倍。再加上生活費和住宿費,一名大學生4年要花掉大約6萬元。但去 年全國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僅為2.7萬元(平均數背後還隱藏著巨大的貧富差距),也就是說學費已經超過了一個雙職工家庭收入的四分之一。更不用說農村 居民的人均年收入還不到一萬元。結果就是全國有25.5%的家庭供不起子女上大學。根據2004年的一項調查,甘肅省因教返貧的人口高達返貧總數的 50%,學費高昂已成為甘肅農民返貧的首要因素。在中國,教育一直被看作底層群眾改變生活境況的重要手段。但是現在考上大學不僅沒能使貧困學生「躍過龍 門」,反而給他們的家庭套上枷鎖。富裕學生更容易接受高等教育,甚至可以出國留學;而貧困生如果不願承擔高昂的學費,大多就只能像父輩一樣從事低薪、勞苦 的體力工作。政府雖然設立了貧困生補助體系,但存在極大弊病。許多時候申請補助金實際上是一場「比慘大賽」。只要申請書寫得夠慘,即便是身穿名牌服裝的富 裕學生也可以領到助學金,真正的貧困生反而得不到名額。目前,多個省份正在醞釀或已經開始了新一輪的學費漲價,漲幅最高的院校可達50%。連普通家庭的學 生家長都叫苦不迭,勢必將更多的貧困學生排除在大學教育之外。

教育質量堪憂

儘管學費一路上漲,但中國高校的教育質量卻難以與之匹配。90年代末的「教育大躍進」更多是為市場提供了高學歷的剩餘勞動力,在提高人民文化素質方 面遠不如預期。擴招增加了學校和國家的收入,暫時緩解了就業壓力,但是師資力量的提升卻沒能跟得上學生人數的增加。在大學裡,職稱和獎勵的評定主要依靠研 究或論文數量,所以不少教師忙於課題、經費、會議、評審,對於教學反倒不用心。更有甚者乾脆讓自己的研究生或博士生來代課。同時,科研成果關係到高校的排 名、聲譽和競爭力,因此單純通過命令來增加教學投入根本不切實際。在僵化的教育體制之下,教師和學生都是為了完成任務,雙方都缺乏自主性和創新性。一方面 是老師照本宣科,講課內容枯燥乏味,無法激發學生的聽課興趣;另一方面,學生讀書更多是為了拿到一張文憑,因此看重分數甚於知識。這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學生 上課時總是自顧自地玩手機,最後在考試前突擊複習。不愧於「世界工廠」的稱號,中國也在流水線上生產著它的大學生。

緊張的就業狀況

2013年有699萬人從大學畢業,因為龐大的畢業人數和冷淡的經濟環境,在網絡上被戲稱為「史上最難就業年」。但是官方發佈的大學生畢業半年後的 就業率高達91.4%,甚至比2012年還略有上升。這就像連續12個季度保持在4.1%的失業率一樣受到廣泛質疑。事實上,就業率關係到大學的招生計 劃、專業設置、高校評估、經費核撥、新增學位點審核。為了提高就業率,許多學校不惜造假。2009年網絡上有人發帖稱,學校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替他與某公 司簽署了就業協議(證明學生已經找到了工作)。此後曝光越來越多,人們才知道不少學校為了讓學生簽署就業協議,甚至以畢業證書相要挾。在政府的遮掩下,大 學畢業生的實際就業率不為人知。但2008年經濟危機之後,中國經濟增速放緩,而畢業生人數卻有增無減(今年畢業生人數將增加到727萬)。據估計,中國 的真實失業率可能接近20%,就業壓力可想而知。政府一味粉飾太平,在群眾中毫無威信可言,最終只會激化人民的猜疑和怒火。

教育開支佔中國生產總值約4%,與大部分國家相比都極低。只有將教育重新全面公營化,並以學生及教職員民主決策教育課程及方針,並大大增加教育開支,以今天中國的經濟生產力,是足以讓全民免費接受妥善的教育。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