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ISIS聖戰分子攻占更多領土

只有團結而有組織的工人階級才能結束戰爭和社會悲劇

尼爾·穆赫蘭道(Niall Mulholland),工國委(CWI)

仍在攻城略地的「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ISIS),掌握著伊拉克西部與敘利亞接壤的大部分地區。遜尼派聖戰勢力已經奪得通向約旦—美國的關鍵盟友——的邊境線,並佔領了Baij(伊拉克北部城市)外的伊拉克最大的煉油廠。

就在兩週前,面對裝備較優而且受過訓練的ISIS武裝力量,腐敗成風並被遜尼派稱作什葉軍的伊拉克軍隊落荒而逃。在對抗敘利亞的阿薩德政權時,ISIS從反動的遜尼派海灣國家那裡得到了大量資金和武器支持。 (ISIS)這個弗蘭肯斯坦的怪物在西方佔領期間誕生於伊拉克,現在它利用遜尼派教徒對宗派主義的、腐敗的、壓迫的馬利基(Maliki)巴格達政權的仇恨,又回到了這裡。

ISIS原本大約6000人的力量已經得到新成員的加入,其中包括從敘利亞來的外國戰士和數百名被釋放的囚犯。難怪戴維·卡梅倫(David Cameron)政府害怕聖戰者會倒流回英國。

作為回應,什葉派邁赫迪軍(伊拉克的一個帶有宗教色彩的民兵組織)的領導人穆克塔達·薩德爾(Moqtada al-Sadr)與伊拉克什葉派的最高權威阿亞圖拉(伊斯蘭教什葉派領袖的尊稱)西斯塔尼(Ayatollah al-Sistani)發出了戰鬥號召。 6月20日,在薩德爾城(Sadr City ,巴格達的一個區)廣闊的什葉派貧民區,兩萬人自願加入什葉派民兵遊行,答應「保護」若干城市的什葉派神殿。大量的什葉派旗幟和擴音器中播放的什葉派聖歌,表明了這場「建國」活動的宗派特徵。 「在這,正如在巴格達的其他地方,邁赫迪軍的地位明顯高於國家機關」,6月22日的《觀察家報》如此說道。

與此同時,庫爾德軍事力量已與ISIS交戰,並利用這次危機佔領了與阿拉伯人有爭議的地區。

IRAQ-ISIS-2-e1404652143802

遜尼派叛亂 

ISIS的攻勢帶有遜尼派全面反叛的特徵,但是聖戰分子與復興黨——前軍方官員和遜尼派部落領袖——的聯盟是非常不可靠的。之前此類聯盟都以反目成仇而告終。由於民兵爭奪主導權,現在已出現關於緊張局勢的報導。

儘管這些武裝力量不太可能長驅直入巴格達,但也不意味著衝突會很快結束。一位五角大樓顧問預測,在這種局面下「我們將會看到一場況日持久的、激烈的游擊戰爭,伴隨著極高的死亡率,最終會有更多鄰國捲入其中」(《時代雜誌》,6月30日)

目前,許多「解放區」的居民歡迎伊拉克宗派武裝力量的歸來。迄今為止,ISIS在大部分佔領區尚未施行嚴苛的伊斯蘭法,可能是為了避免疏遠溫和的遜尼派教徒。但是如果ISIS鞏固了自己的控制,這些居民將會遭遇已經在壓迫女性的極端反動的法令。 ISIS最近在社會媒體上播出了反對者所受的酷刑,以及槍斃1000名伊拉克被俘士兵的視頻。

軍事形勢瞬息萬變,但是很明顯伊拉克正經歷著宗派、民族和種族的分裂。經驗豐富的中東記者帕特里克·科伯恩寫道,「實際上伊拉克已經瓦解了」;另外他還加上這樣一句不祥的話,「有些人站在了錯誤的一邊」(《獨立報》,6月22日)。死於宗派殺人隊之手的受害者的屍體又出現在巴格達的街頭,2000年代中期殘酷的宗派內戰的幽靈又復活了。

伊拉克的分裂會給鄰國的未來帶來災難性的後果,比如約旦和黎巴嫩,乃至整個地區。「ISIS已經開始以閃電般的速度抹去一個世紀前歐洲人畫出的中東地圖」,邁克爾·克羅利在《時代雜誌》(6月30日)上作出如此評論。

白宮發言人和英國前首相託尼·布萊爾荒謬地說,伊拉克現時的危機和西方國家的政策沒有關係。但是西方帝國主義在過去和現在,都對宗派和民族分裂以及宗派流血衝突負有主要責任。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英法帝國主義瓜分了奧斯曼帝國,在劃定國界時絲毫不考慮宗教、民族和種族的敏感性。伊拉克便是這樣誕生的。

2003年,喬治·布什(George Bush)和托尼·布萊爾(Tony Blair)發動了「鮮血換石油」的軍事侵略和占領行動,導致10萬伊拉克人傷亡,留下數千名西方駐軍,造成了四百萬難民,並且摧毀了伊拉克的基礎設施。此後伊拉克的宗派和種族分歧就擴大成了鴻溝。薩達姆·侯賽因(Saddam Hussein)的複興黨政權以佔人口少數的遜尼派為基礎,最終被佔領軍推翻,而國家機器和軍隊也被解散。面對著民眾的抵抗,西方勢力故意煽動宗派分裂,從而壓制暴動。

馬利基政權 

從2006年以來,得到西方支持的什葉派總理努里·馬利基(Nuri al-Maliki)操縱著宗派歧視、酷刑以及不經審判的監禁。馬利基利用宗派說辭,讓人們忽視所有伊拉克人都面臨的惡劣情況——制度化的腐敗、不斷升級的暴力事件、安全保障的缺乏、普遍貧窮、失業以及不穩定的電力和水源供應。由於一名主要的遜尼派部長被迫流亡國外,遜尼派地區在2012年12月和2013年初爆發了群眾抗議,結果遭到專制政府的殘酷鎮壓。

沒有一個統一的工人運動聚攏各方面反對馬利基的廣泛力量,反動的ISIS將會填補這片政治真空。

正如巴麥尊勳爵(Lord Palmerston)的那句格言「我們沒有永遠的朋友,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美國和伊朗——他們爭奪對伊拉克的影響力是今日這一災難的重要原因——發現他們擁有共同的目標,那就是阻止ISIS接管伊拉克。

與德黑蘭關係密切的什葉派民兵正在抵擋ISIS。奧巴馬派出300名特別顧問援助伊拉克軍隊;還有軍艦被派到那裡,可能準備空襲。然而,空中打擊不會將ISIS趕出城中的基地,只會殺死眾多平民並且擴大衝突。

美國國務卿約翰·克里要求在伊拉克建立「聯合」政府,而「聯邦」政府的想法也受到吹捧。但這樣的建議可能會遭到周邊一些國家的強烈反對,因為他們國內的少數群體同樣難以控製或者已經公開反抗,例如土耳其和敘利亞。

儘管美國和伊朗都反對ISIS,但是由於在敘利亞內戰中德黑蘭支持阿薩德政權而美國支持支持「溫和的」反對派,因此任何制定聯合策略的想法都會嚴重複雜化。他們也還在因為所謂的伊朗核計劃而爭執不休。

伊拉克的勞動人民和窮人只能依靠自我組織來結束戰爭和社會悲劇。我們需要一個獨立的、統一的工人階級運動來組織所有居民區的自衛行動。憑藉一個社會主義方案,這一運動可以在該地區和國際上找到許多工人階級盟友,去推翻腐朽的馬利基政權、趕走帝國主義、清掃所有宗派主義的反動政客和民兵。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