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難民Ibrahim說:「法律是不公平的。我們需要工作!」

香港難民持續佔領120天後愈變強大

社會主義行動成員Nate Norman對來自多哥的Nino Ibrahim進行了採訪。Ibrahim是一位已經留在香港超過九年的難民。

在港难民对ISS涉贪和受到不公正待遇而多次发动抗争。

你來香港多久了?你為何被迫離開自己的國家?

明年二月就滿十年了。

在我的國家多哥,社會制度十分不公平。政府從1967年起就在同一個家族的控制之下。2005年的總統選舉有人在幕後操縱,我哥哥參與了一些反政府 抗議,隨之被逮捕。三個月過去了,還沒有見到我哥哥。我向軍方和警方可能知道他下落的人打聽,得到的唯一回答是「他在被捕當天就已經被殺了。」我無法接受 這個事實。我不能讓我哥哥白白死去。之後我開始組織反政府抗議,軍方注意到了我,所以我只好離開,否則會被殺掉。

你為什麼選擇來香港?

我的朋友說香港很安全,而且我們從多哥來這裡不需要旅行簽證。

在這裡申請得到庇護的過程要多久?

我在申請當天就得到了。但從一開始我就沒有得到政府的任何援助。他們允許我呆在香港,但不讓我工作,也不給予任何幫助。

你在無法工作的情況下怎樣生活?

第一年我在天星碼頭靠乞討維生。一天晚上,凌晨三點左右,我實在餓得睡不著,就慢慢走到了重慶大廈。一些警察攔住我要查身份證,而我只有庇護證明,他們就把我關進了監獄。接下來的四個月我呆在移民羈留中心。被放出來後,我在朋友的幫助下得到了一些政府援助。

你在香港有家人嗎?你們住在哪裡?

2009年我妻子來到了這裡。我們現在有兩個孩子,大的4歲小的3歲。生活非常艱難。孩子們上幼稚園的費用要先由我自己支付,半年後政府才為我報 銷。但不允許我工作,我怎麼可能支付得起?這個法律實在是太不公平了。我們需要工作。如果香港政府不改變這個制度,我們怎麼能夠把孩子們養大?住在「國際 社會服務社」(ISS)的收容所裡。那裡還可以,能夠勉強度日,但實在沒有空間養孩子。

你能講一些關於香港難民的抗爭和難民聯會的事情嗎?

我們已經進行了多次抗議,以便我們的訴求得到關注。佔領行動已經超過120天。我們深知,想要爭取到工作權和正常的居住條件,前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們會堅持下去,不會放棄。反正我們沒有工作,更有充足的體力去抗爭。■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