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總統大選:嶄新面孔,問題依舊

拒絕投票的人數再度超過獲勝政黨的得票數。

Conor Flynn 社會主義政黨

七月九日,是1998年蘇哈托獨裁政權垮台之後的第三次印尼總統大選。憲法禁止現任總統尤多約諾(Susilo Bambang Yudhoyono)競選第三任總統(五年任期),所以競選的兩組人馬是蘇哈托時代的將軍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和雅加達首長佐科威(Joko ‘Jokowi’ Widodo)。

經過兩個星期的點票,大選委員會宣佈佐科威當選。佐科威得到7,060萬票,即53.15%,普拉博沃得到6,250萬票,即46.85%。

但是普拉博沃不承認敗選,拒絕接受官方的公告,並宣稱大選委員會「在法律層面有過失」。普拉博沃也退出點票過程。他的競選負責人Hashim Djojohadikusumo告訴媒體,佐科威的勝利是「綁架民主」,但普拉博沃還是不太可能成功在憲法法庭質疑大選結果。

總統尤多約諾呼籲雙方陣營要克制。尤多約諾在全國出動了超過25萬警察,還有3萬軍隊的支援,來「保持警戒以確保民主政治的過程能和平、有序、安全進行。」

這次總統大選曝露了印尼和資本主義世界充斥著政治動盪。隨著經濟趨緩、外資下滑、貧富差距加劇,新總統不會有蜜月期。

在三次總統大選中,獲勝陣營的得票數都低於拒絕投票以表達抗議的人數。

幻想破滅

即使印尼已從蘇哈托軍政府轉變為議會民主政體,貪污依然猖獗,生活成本也仍然大幅上漲。生活水準低劣,基礎建設及公共服務缺乏,這些問題大多為政府部門所忽視。

在三次總統大選中,獲勝陣營的得票數都低於拒絕投票以表達抗議的人數。

四月的國會選舉反映了這種氣氛。沒有任何政黨獲得足夠的票數或席位能夠單獨提名總統候選人。選舉辦法規定,總統候選人必須擁有在國會選舉中贏得25%選票或20%席次的政黨的支持。

於是各政黨組成盛大的聯合陣線,其實當中很多政黨都和前蘇哈托政權關係緊密。印尼鬥爭民主黨提名了佐科威。佐科威在2005至2012年擔任梭羅市長,之後出任雅加達首長,以「親力親為」聞名,在總統大選中獲得數個政黨支持。

前總統蘇加諾普特麗(Megawati Sukarnoputri)和前印尼陸軍指揮官威蘭多(Wiranto)等政要和印尼首富林紹良(Liem Sieo Lion)都支持他參選。

至於普拉博沃,除了有他自己在2007年成立的政黨Gerindra的支持,還有蘇哈托政黨專業集團黨(Golkar)的奧援。縱使普拉博沃是印尼 最富有的人之一,估計擁有1億6,000萬的財產,數個工會還是對他公開表示支持,包括金屬加工業工人總工(FSPMI)。而普拉博沃如果當選,將會指派 金屬加工業工人總工會的領袖Said Iqbal作為勞動部長,當作回報。

2012年及2013年的全國總罷工展現了勞動階級的巨大經濟影響力。倘若罷工能橫跨各產業,並帶著政治性,就能挑戰資本主義及利潤至上的法則。不幸的是,印尼工會理事會非但沒有走向為勞動階級建立獨立的政治組織,反而為數個政黨推舉了40個候選人。

佐科威和普拉博沃都誓言要終結貪污腐敗及裙帶關係,改善國民的健康和教育,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務。兩人也都承諾將投資超過600億美元在大型基礎建設 上,像是道路、港口、鐵路,試圖挽救印尼疲軟的經濟。2014年第一季經濟成長率降至5.91%,是2009年以來最差的表現。

雖然他們的政策類似,還是有一些風格上的差異。佐科威呈現出「為人民服務」的形象,《經濟學人》認為只有他才會帶來「真正的改變」;《金融時報》則把普拉博沃形容為「維持現狀的代表」。

競選期間,起初普拉博沃否認在擔任秘密特種部隊Kopassus的指揮官時,曾在1998年大規模反蘇哈托示威中綁架了23人,並施予酷刑和電擊。雖然9人後來被釋放,其他14人從此消失。

接下來呢?

國際市場和外國投資者熱烈歡迎佐科威的勝利。當前經濟危機捲土重來,資本主義若要在印尼生存,就只能要求勞動階級和窮苦人民犧牲更多。六月,世界銀 行發表了印尼經濟的最新報告,標題為「印尼該如何避免中等收入陷阱[1]?」這份報告建議印尼政府採取「更深刻的結構性改革,例如燃料補助政策的改革(即 削減)」,才能「使廣大社會共享繁榮」。上一屆的尤多約諾(Yudhoyono)政府已經開始著手於此,宣佈將會從2014年預算中削減37億美元。

新任副總統卡拉(Jusuf Kalla)已經接受世界銀行的要求,也宣佈了削減燃料補助會是新政府的優先施政。卡拉在擔任尤多約諾的第一任副總統期間也督導過大幅削減燃料補助的措施。他希望「在恰當的時間以恰當的方式」宣佈這項決定,令這政策不會「激起任何抗議聲浪」。

為了完成這些改革,佐科威需要國會第二大黨專業集團黨的支持。雖然專業集團黨當初支持普拉博沃參選總統,但專業集團的官員過去十年在政府為官,並不願意淪為反對派。

雖然印尼在1945年獨立建國,在蘇哈托政權垮台後也正式確立了議會民主制,勞工和窮人所面對的主要問題一直沒有解決。

目前的狀況就和蘇哈托統治時期沒有兩樣,極少數的人繼續掠奪國家的財富和資源。2013年,《福布斯》雜誌揭露,印尼最富有的50人總共擁有950 億美元的財富。和蘇哈托政權關係緊密的九個家族掌控360億美元的財富。金字塔頂端的20%的人握有全國80%的財富。財富分配不均的情況日益惡化,甚至 聯合國也警告這將會導致社會動盪。

不論是佐科威還是任何建制的政黨都無法提出帶領社會向前的綱領。唯有在民主社會主義的基礎上,才能讓大部分人民脫離貧困,終結貪污,提升生活水準。勞工和窮人應該唾棄所有資本主義政黨,並且為以他們利益為先的制度而奮鬥。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