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鎮壓後,爆發大規模佔領運動

警察暴力激起憤怒,自發佔領運動爆發,罷課罷工亦在展開

Vincent Kolo 中國勞工論壇

上週本香港徹底變天。在一星期的罷課後,大批以年輕人為主的群眾不分晝夜進行街頭反抗,聚集了10-18萬人,成功迫退了港府及防暴警察。

事件前所未有,全球媒體稱之為「歷史時機」。佔領運動繼續擴大,而在星期日群眾成功抵抗警察鎮壓後信心大增,《美聯社》稱這場運動代表著北京政權在中港推動反民主立場的「重大挫折」。

9月28日警察暴烈的鎮壓引來社會前所未有的震驚及憤怒。這是香港主權移交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目前出現了一些前革命形勢的特性,政府深陷危機,並失去控制及統治權威。國家機關(特別是警察)受盡唾罵和不信任。大部分香港人不再信任所謂「高度自治」。

但這場運動幾乎完全沒有組織、綱領和領導層,與全世界各地這類示威的模式相似。示威中有強烈的抗拒政黨情緒,即使泛民及和平佔中不斷發聲明,表明自己與運動掛勾,壟斷了媒體曝光,這些政黨在佔領實地上幾乎完全缺席。

即使這種「自發」模式達成了啟動佔領街道的任務,現在進一步需要:組織起來、建立罷課罷工委員會、建立佔領委員會、制訂清晰綱領,以推進鬥爭去打敗不民主的政府。

有重要的一點是,需要透過呼籲中國大陸的工人及年輕人加入鬥爭,以將運動蔓延至中國大陸,共同反對中共一黨專政。只要仍受中共統治,香港並不可能會有民主選舉,只要打倒中共政權才會為此開路。

這任務不能單靠香港群眾完成,需要更大的力量。我們不應像一些泛民團體浪費時間於呼籲英美政府支持,而應該尋求在中國以至世界各地的基層工人及年輕人支持。對英美資本主義政府來說,與中國的商業來往永遠比民主及人權更重要。

幾個佔領據點之一-旺角

兩傘革命

由於示威者反起兩傘保護抵擋催淚彈及胡椒噴霧,運動在社交媒體被稱為「兩傘革命」。警方承認在9月28日(星期日)總共投擲了87枚催淚彈,企圖驅 散在金鐘政總外的示威者。自1967年英殖統治以來,從未試過對香港示威者施放催淚彈(2005年反世貿示威時,警方向韓農施放催淚彈)。

9月29日(星期一)晚上,約18萬示威者佔領香港三處,在主要大路上架起了零散的路障。在星期日晚上,職工盟號召全面罷工。宣佈政治罷工對香港來說是前所未有的,這是極度重要的發展,也一直只有社會主義行動(CWI)支持者倡議,但罷工的參與度在現階段還是非常有限。

大學生延長罷課,而中學生即使受到校方的巨大壓力和威脅,也愈來愈多人罷課,在學校靜坐抗議的人數增加。運動的主要焦點在要求梁振英下台。梁振英在星期日指揮鎮壓,使其本人更為罄竹難書,受盡唾棄。

年輕人的角色

這不僅是香港統治菁英的危機。政府受到北京的壓力,加上想展示對北京的忠誠,因而要展示強硬手段而鎮壓示威。

「這已經比北京或香港當局預期大得多。」《紐約時報》史丹福大學的Larry Diamond指出。「他們沒有戰略和平驅趕運動,因為這需要談判,而我不認為習近平會容許談判。」他補充。

不出所料,中國收緊網路控制、封鎖網上搜尋器「催淚彈」、「佔領」等關鍵字、封鎖Instagram。

這場運動有一點極度重要,就是與世界各地的運動一樣,以年輕人為開始,尤其是9月22日的罷課。過去兩年,唯有社會主義行動的支持者及學生成員在倡議全港大罷課,並以此激起工人罷工,作為民主鬥爭的關鍵武器。在過去一星期的事件將這一願景徹底驗証了。

13,000名大學生參與了罷課一星期後,激起了目前大規模示威和佔領。9月26日,1,500名中學生(有些年齡僅為12-13歲)參加罷課。在當天晚上,一群學生闖進架起了圍欄的「公民廣場」開始佔領。

大約80名學生及其他示威者於星期五及星期六被捕,警察動用胡椒噴霧等強硬手段。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被捕,被拘留40小時後無罪釋放。起初警察表示黃之鋒受襲擊這項嚴重罪行。學生活躍分子被捕,加上警察嚴重施用暴力,成為了這場群眾佔領的火花。

政府表示撤離防暴警察-暫時!

威脅鎮壓升級

在高峰期,12萬人在香港下午抗議警察鎮壓學生。星期日下午,5萬人繼續留守,與防暴警察對峙。有傳警察準備使用橡膠子彈及備有聲波炮的裝甲車,但 後來警方否認。在混亂的局面裡,非常難知道這些是否流言,也能故意流傳的,也可能是傳聞本來屬實,但政府及警察猶豫過後就退縮。和平佔中領袖非常重視這些 報告。但佔中三子在罷課及佔領運動裡,完全沒有扮演過任何角色,更準備地說,他們只是在運動發展起來後自封為運動領袖。

星期日晚上,由於有傳警方出動橡膠子彈及裝甲車,佔中三子之一陳健民呼籲示威者從金鐘撤退。他指:「這是生死問題。」即使是學聯的領袖也呼籲示威者離開當區,而社民連的長毛梁國雄就公開批評這一決定,呼籲示威者堅守留低。

雖然大部分示威者退出金鐘夏愨道,佔領在旺角及銅鑼灣又再開始。3,000人聚集在旺角,封鎖了交通重點彌敦道。在本文撰稿之時,「佔領旺角」的人 數仍在壯大,在星期一晚上有約3萬人參加。此外,銅鑼灣也有群眾通宵留守。因此,警察武力並沒有如預計般成功驅散佔領運動。相反,佔領運動不斷擴散為多個 地區,以此策略應付警察,令其更難鎮壓。

這結果代表著巨大勝利,示威者成功抵抗自由派評論員林和立形容的「警方攤牌」。自佔領中環宣佈以來,兩年來香港警察一直在極度細緻地準備應對。警察轉化為準軍事力量,令警察變成政治工具。但即使在現階段運動欠缺有凝聚力的組織,警察鎮壓在頑強英勇的抵抗下還是失敗。

雨傘革命:抵擋胡椒噴霧!

幻想破滅

這是一個月內第二次,在英殖及中共統治下的幻想破滅。第一次是8月31日人大決定令下屆特首真普選的希望幻滅。這次,對香港警察的幻想也在一夜晚徹底消失。即使是溫和派的教協會長馮偉華,也表示「警察令自己變成了人民公敵」。

重要的是,佔領運動中群眾喊得最多的口號之一是「警察罷工!」,呼籲警察拒絕接受命令。這無疑令警員士氣低落,對警方指揮官造成問題,因此他們被迫重新部署。

中共立場愈加強硬、鎮壓性和僵化,本身就是獨裁政體深陷危機的表現。這令人們數十年多對國家機器中立以及「法治」的幻想破滅。中共就如一部只懂鎮壓 的機器。中共政權不能進行有限度的政治改革以滿足資產階級自由派,中國未來的願景會是走向社會爆炸的局面。香港目前的形勢就是走向革命性鬥爭的先兆。

對新疆穆斯林地區的國家鎮壓不斷加劇,今年有數百人在與國家機器衝突時喪生,最近更在一些地區禁止留鬚!上星期法院更以「分裂主義」判決一名新疆學者伊力哈木•土赫無期徒刑。而土赫只是一名對中共政權的溫和批判者,倡議改革而非革命。

在香港也如是,主張就政改談判的溫和泛民也被狠狠刮了一把。他們準備接受北京不民主的統治,以換取小修小補的改革,但即使如此中共也不接受。

社會主義行動(CWI)支持者成立「全港大罷課行動」

「一國兩制」受到壓力

這強硬路線很快令香港人無法再容忍。過往不少人認為香港可以在中共獨裁的統治下享有相對的,與專制的中共和平共處。工國委(CWI)在中港兩地的支 持者一路以來解釋這並不可能,民主鬥爭可以從香港可能點起火花,但只有蔓延至中國大陸打倒獨裁政權才能勝利。否則中共會不斷嘗試收窄香港的民主空間。我們 今天就見証住這一動態。

在佔領運動爆發前,《南華早報》的一份民調發現,53%香港市民對現時「一國兩制」沒有信心,而37%則有信心。這與2007年時的76%大幅下週。正如我們之前解釋,在獨裁者現在的政策下,香港「分離」的情緒及支持港獨會不免升溫。

但是如果北京(特別是在習近平執政下)容許小許所謂「西方式」的自由選舉,會恐懼失去對中國的控制。他不僅是停止香港的民主進程,但相反強加更大的政治控制。

八月的人大決定是打壓香港民主鬥爭的一環。除了要軍事化警隊,加緊對本地媒體的控制,這計劃也包括削弱本已跛腳的立法會的權力,以及讓下屆「普選」的特首有更大權力,例如控制預算支出。這將香港帶向更專制的統治的計劃,引發了過去幾日的群眾反抗。

人群在金鐘與警察對峙

大量的支持

政府計劃要瓦解和抹黑「佔中」,並以此強渡就北京不民主的選舉方案的抗議浪潮,但這如意算盤已經打不響了。縱使反佔中的大型宣傳,甚至渲染「混亂」和「暴力」,但是週末發生的事情完全證明了哪一方贏得民眾的支持。

《南華早報》報導有白領工人在星期一返工路上向佔領銅鑼灣的人士喝采。該報還引述一名會計師控訴政府「低估了人民的力量」。許多途人也向佔領者捐贈許多食水與食物以示支持。

星期一晚上的集會有大量市民參加,並集體高叫「梁振英下台」。運動已經發展到首次出現了工人階級參與的先兆,而這對社會主義者來說是尤關重要的進 展,雖然到現在為止工人階級仍然未有作為一股獨立、有組織的勢力參與。關於號召罷工的反應一般,這反映出香港工會長期以來的力量薄弱,但還是有一些重要的 組織停工來抗議警察的鎮壓。這包括了沙田太古可口可樂工廠的兩百名員工、送水工人、巴士司機、部分銀行職員以及學校教師。

和平佔中的戴耀廷加入佔領

超越和平佔中

這次的鬥爭,一下使歷時兩年的「和平佔中」運動不過為歷史的小註腳,而紙上談兵的計劃並被由下而上自發的「雨傘革命」所取代。正如我們對於佔中領導 層的批判所指出的,他們構想的只是更小型和純粹象徵性的抗議,預算只有一萬人參加,甚至在初期打算排除青年人參與。他們計劃中的每個部份都是為了防止「激 進行動」與自發行為。不過,現實已經全盤逆轉。

因此,當資產階級媒體──我們明白為甚麼他們會這樣做──繼續將佔中領導們視為本次群眾運動的牽頭人,但事實並不如此。現在的運動是獨立於佔中領導 層而爆發的,而他們只是隔岸觀火,並沒有參與學生罷課或反抗警察暴力的第一輪示威。他們直到9月27日晚上才加入,而當時的運動已經迅速擴大,佔中三子不 過是在「趕尾班車」。

正如社會主義行動在2013年和平佔中剛剛提出的時候,除了支持對號召群眾佔領外,也指出了和平佔中不過是「溫和」泛民領導們嘗試重奪民主運動的領 導權,尤其是在青年人和社運分子抗議政改運動的當中帶頭。佔領運動的構思的確符合了群眾對於民主運動激進化的渴求,而「溫和」泛民正好就是利用了「佔中」 的標籤來阻止由下而上的激進運動。「溫和」泛民在政治上與佔中領導層走得很近,而直至上個月他們仍然試圖與北京達成妥協。他們在過去數年間的背叛和與獨裁 者的妥協,尤其是2010年投票通過政改,使得他們在選舉中遭受挫折。

社會主義行動的鄧美晶曾經指出:「佔中三子猶疑和拖延了很多次。在學生們與警察對峙了兩天後,戴耀庭才走到現場宣布啟動佔領中環,當時有很多人向他們喝倒采並憤而離開。」

在幾乎所有的方方面面──時機、組織、策略、以致他們非常局限的「溫和」綱領,佔中領導層都與現實和群眾的情緒脫離。甚至他們計劃的地點中環,在今 天的鬥爭中淪為配角。這個運動更像是「佔領去中心化」──不斷以化整為零的策略來制勝警察的驅趕。現在的佔領行動是由下而上爆發的,由冒死抵抗警察鎮壓的 示威者發起,而不是自封為王的「領導者」。

社會主義行動強調如今需要的民主領導層,組成行動委員會來決定策略與戰術,並向所有團體、政黨和工會開放參與,而不讓任何一個組織獨大。

二百名中學生罷課,在操場靜坐

又一次的天安門?

周末的事件再一次地令許多人聯想起中國1989年的民主運動,以及接續發生的血腥鎮壓。在過去的文章中我們討論了中共政權為阻礙香港自由選舉所可能 做的極限。中共專制現在內部出現非常嚴重的權力鬥爭。習近平將難以就香港的危機示弱或任何行差踏錯。這可能引發由在過去兩年的反貪被針對的「既得利益者」 和「老虎」們(中共高層)向習近平的反撲。

與此同時,習近平手中集中了至高無上的權力,不同於過去三十年的「集體」專制。在政權對香港的政策嚴重失敗後,這將會使他成為了眾矢之的,無法躲在 其他人身後。《紐約時報》有評論指出:「就連最保守的妥協(向香港的示威者)將會向大陸的人發出一個訊號,就是群眾運動是可以帶來改變的,而大陸的評論者 指出一直形象強勢的習近平是不會希望露出如此的弱勢。但是細小的讓步也很可能不能滿足已經佔領街頭的香港群眾。」

中共在八月的決議中一錘定音,甚至將「溫和」泛民的最低要求排除掉,計算著他們能夠瓦解由懦弱的佔中領導所控制的反抗。社會主義者此前也一直在警告,北京的挑釁使得運動超出「溫和」領導的限制。

警察施放催淚彈鎮壓,使得反抗運動更為強大。這迫使梁振英和本地的國家機器暫緩片刻,政府在星期一宣佈撤離所有防暴警察(雖然實際上並非完全撤離)。

星期一的早上,警察公共關係科的「好警察」派出談判專家與示威者談判,「友好」地呼籲是否能打開通道讓交通恢復,就好像昨晚沒有發生過甚麼事情那樣!在旺角和銅鑼灣的佔領區則幾乎沒有警察在場,而警察則重兵把守金鐘的政府總部,並與示威者對峙。

由於政府憂慮示威持續,甚至取消中共建政六十五周年的十一國慶煙花匯演。可見香港的危機導致習近平建立的強勢領袖形象的破滅。

中共喉舌《環球時報》的一篇英文社論寫道:「激進分子只有死路一條。」而在報章中文版中,此文章被刪除,但指出中國武警可以協助香港警察鎮壓示威。 其報導「武警的支援可以更快地恢復穩定」。他們開始意識到這些言論與在地的現實脫離,因此也被低調處理,並理解到需要小心處理這次爆炸性的政治危機。

就連駐紮在香港的5千名解放軍,也未必有能力重挫佔領運動而「恢復秩序」,尤其佔領運動越來越分散。出動軍隊更可能引發更進一步的政治反撲。對於中共政權和香港的資產階級建制來說,目前駐港解放軍更重要的角色是震攝和威嚇,而非真正出擊。

這不代表說,解放軍一定不會出動,甚至不能排除會從大陸增援到港,假如危機去到香港的統治機器和警隊出現分裂的時候。但是在短期內這是不大可能的。 政府在接續數天的策略,會好像台灣當局在今年初的「太陽花學運」那樣,利用僱用黑幫或親政府社團來挑釁並試圖引發衝突,抹黑運動並讓警察有藉口再次鎮壓。

特首梁振英,他任期在倒數了嗎?

梁振英下台!

雖然局勢的發展迅速,有很多可能性和改變,但暫時來看政府會暫緩發動新一輪的鎮壓,並試圖透過讓步,甚至辭掉一些不受歡迎的官員(這以前曾經發生過)來拖延並渡過危機。

我們並不能排除梁振英將會下台,來換取香港恢復「穩定」,但面對群眾抗爭而下台將會對香港和中國政府帶來巨大的成本。這會大大地提昇群眾的自信,証 明戰鬥性的反抗是可行的。要求梁振英下台是目前的核心口號。就連佔中領導們也在提出特首的請辭,反映出運動底層的民憤。在星期一早上,梁振英發表了一份聲 明,指出他將「不會讓步」,但危機持續下去,嚴重的壓力將導致政府陣營分裂。

社會主義行動非常活躍於運動中,並透過「全港大罷課行動」組織中學生罷課。社會主義行動提出要贏得真正的民主,就必須要將香港的群眾運動與中國大陸 的革命連結起來,工人階級將會是結束專政和改變社會的關鍵。爭取真民主的鬥爭並不能夠在資本主義的框架下完成,泛民傾向的「西方民主制度」也只不過是讓非 民選的有錢人和財團壟斷政治。無論是由專制政權還是金融市場統治,資本主義就是獨裁制度        。我們另一個的選擇就是社會主義制度,並且民主地計畫經濟,來終結不斷惡化的貧窮、樓奴、失業者和低薪合約勞工。

在現在的群眾示威中,社會主義行動倡議建立中港的工人群眾政黨,將革命性的民主綱領連結起清晰的社會主義替代方案。

  • 團結聲援香港「雨傘革命」的不合作運動、罷工罷課和佔領運動!
  • 打倒梁振英政府!
  • 反對鎮壓,天安門事件不要重來!
  • 建立工會、學生會和罷委會,將罷工罷課蔓延
  • 中港立即實現全面民主!打倒中共一黨專政!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