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匪合作,政府和警方製造襲擊事件打擊「雨傘革命」

拒絕假談判‧組織民主行動委員會,抵抗暴力襲擊,打倒梁振英政府

抵抗,社會主義行動(CWI香港)

10月3日(星期五),佔領運動進入進入第六天。經歷過與警察對峙,兩天的公眾假期結束後,佔領運動受到有組織的暴力襲擊。社會主義行動(CWI) 活躍於旺角佔領區,這一帶多日來受到黑幫和愛港力動員出來的流氓暴力襲擊,拆毀拆毀帳篷和路障,襲擊佔領人士,而警方則袖手旁觀。警方指星期五有37人受 傷,當中旺角就有18名傷者。有19人被捕,根據警方資料,有一半被捕者有黑幫背景。

在銅鑼灣,同時有黑幫分子及親政府勢力發動同類襲擊,讓警察有藉口介入並清走圍欄及帳篷,從而結束佔領。有報導指有暴徒推撞及性騷擾女佔領者,又說 「出得來示威預左俾人非禮」。本星期更出現一群親政府的「藍絲帶」勢力,支持警察執法,對抗佩戴黃絲帶的支持民主人士。這群所謂的「反佔領市民」實際上來 自中共的外圍組織。在一段廣泛流傳的視頻中,警察在銅鑼灣警署附近向一批中年男子分發藍絲帶,隨後同一批人被目睹襲擊佔領人士。

在昨天的暴力襲擊事件發生前,新界鄉議局於兩日前襲擊了職工盟的街站。來自運輸、教育及服務等領域的大約一萬名「職工盟」成員,從星期一就加入了示威,支持此次運動。建制派媒體抹黑佔領運動「現場混亂」且「癱瘓經濟」,將罪名歸咎於佔領人士。

與此同時,在金鐘佔領區,當務之急是組織認真的防衛,對抗右翼親中共流氓和警察的新一輪攻擊。警察的狡猾且挑釁性的策略激起了警民衝突。在星期五早 上,警察要求示威者開路讓救護車通過,但卻利用缺口運送大量催淚彈、橡膠子彈等武器。一名CNN記者報導,目睹星期四晚運往特首辦的貨物上標籤為 「round, 38 mm rubber baton」,即橡膠子彈。

警察將催淚彈及橡膠子彈搬入特首辦

集體捍衛佔領區

警察實質上將特首辦轉變成堡壘,以應對激進學生的包圍行動。可見愈來愈多的激進學生對政府的拖延戰術及暴力襲擊不耐煩,以及愈來愈憂慮「溫和」泛民會試圖解散運動。

襲擊各佔領據點的行動顯然是有組織的。每次襲擊的時段和模式幾乎一樣,在日間佔領人數下跌時進行。「雨傘革命」示威者毫無懷疑地相信,對佔領的暴力襲擊是由梁振英政府和警務處上級組織策劃的。

為響應號召重新佔領旺角,鞏固示威運動,星期五晚旺角的佔領人數增至一萬人。如此回應著實令人吃驚,因為包括「學聯」和「學民思潮」在內的「官方」 組織者都呼籲人們前往被包圍的政府總部,將金鐘作為此次運動的主要示威地點,而保衛旺角的動員來自更激進的「非官方」示威團體和普通市民。

社會主義行動的成員本來已在旺角地區活躍多年,我們也在佔領旺角最薄弱的時間中午的時候,與其他示威者聯手保衛佔領區。在被親政府暴徒以二十比一的 數量下包圍,守方被迫後退。其中一個困擾許多社運分子的問題關於所謂「本土派」的角色──他們乃一群鬆散的網絡組織,主要在網上動員並結合「無政府主義 式」對所有政黨及「領導」的批鬥,帶有傾向獨立的思想,同時亦有粗疏的反大陸人的種族主義。這些團體也活躍於旺角佔領區。但是他們的「行動」則更多地針對 其他在場組織,尤其是社會主義行動,試圖在我們派發傳單的街站製造混亂和騷動。但是這些「本土派」在星期五親政府分子圍堵進攻佔領行動時(當天最主要的新 聞)卻神秘地消失掉。

有證據顯示「本土派」被中共滲透。去年十二月,一群「香港人優先」的示威者衝進解放軍軍營,並揮舞殖民地時代的港英旗,要求解放軍「滾出香港」。該 組織的一名主要成員及後被發現為中共臥底並因此而解散。即使北京當局支持或操控港獨組織,表面上自相矛盾,但中共一直擅長使用這些手法。中共當局對於這些 團體的滲透程度仍不清楚,但無疑北京正利用反大陸人的「本土派」──讓他們獲得大量的外國媒體關注──來將民主運動抹黑為「反華勢力」並將更大的政治打壓 合理化。

旺角佔領人士受傷,反被拘捕

分散佔領

保衛多個佔據點是相當重要的問題。分散佔領一方面可以增加運動的效力,更重要的是政治效果。最重要的或許是令警察難以全面清場。群眾分散佔領成四個 不同區域,是為了應對警察9月28-29日的猛烈鎮壓,佔領者機智地分散為四個不同的佔領區,令警力不足以全面清場,也突顯了警察的戰術問題。警察鎮壓佔 領運動的部署是針對原本「和平佔中」只佔遮打的策略。

「雨傘革命」內一些派別的力量正在施加壓力,這派別不想有多個佔領據點,令這些自我欽點的領袖難以控制。「溫和」泛民壟斷這場運動的政治路線,但他們幾乎與中共與香港政府,完全被示威者的戰鬥精神所震攝。這些政客們一直都恐懼於群眾鬥爭,害怕群眾會被激進化並失去控制。

民主黨何俊仁說:「現在情況混亂。」何俊仁等泛民政客過往多次反對群眾鬥爭,附和政府關於「極端政治」和「暴力抗爭」的恐嚇輿論。在2011年一場替補機制的論壇裡,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在會場示威後,泛民政客對其予以譴責。「長毛」最近就此案坐牢一個月。

因此,何俊仁等溫和派對今天空前的群眾鬥爭感到「困惑」,是不足為奇的。但是,運動中最震撼人心的是年輕人、學生和普通勞動大眾,每天與政府和警察對峙中清晰的目標和有決心的行動。

「溫和」泛民的目標是要尋求妥協,一個所謂的「現實方案」,而這只會是小修小補的讓步,並讓本來的專制政府得以繼續執政(無論梁振英是否下台)。這並不是群眾要求的「真民主」,而這樣做也可能會引發起民眾的大量不滿。

社會主義行早前已經告誡過,暴力襲擊示威者是政府的戰略之一,這是來向「溫和」泛民及「和平佔中」等施壓,讓他們接受那個爛「妥協」。這也會增加 「溫和」泛民的影響力,讓運動從新集中到單一、更易控制的地方。這解釋了為甚麼(一定程度地)譴責警察與暴力攻擊,但卻沒有任何意志試圖保衛旺角和銅鑼灣 的佔領區。

親中共流氓襲擊旺角佔領區

談判?

鬥爭經過了起初的高潮後,在現階段已到了停滯時期,加上欠缺清晰的戰略和真正的領導,運動的路向及訴求仍然不明確。其中關鍵的一點是對談判的態度。

在香港過往的群眾運動多次都無功而還,因為運動領袖不受民主控制。而即使有無數單一議題的民間團體,卻欠缺真正的群眾組織(尤其是工人組織)。主導 民主鬥爭的泛民領袖不想有雨傘革命發生,因為他們與資本家階級一樣恐懼,運動會超越資產階級民主一人一票的訴求,開始將矛頭指向掠奪財富的大財團和銀行。 泛民領袖往往墮入與中共或其傀儡假對話的陷阱。對話的目的只是解散運動,而贏不到任何真正意義的改變。

就談判問題,在運動內部已開始出現分歧。學聯起初決定正確,宣怖梁振英若不下台就不會談判。這是底線!但在10月2日(星期四)晚上,政府顯然受北 京指示下,表示願意與運動領袖會面,溫和派(等別是佔中三子)似乎向學聯等人施壓,表示願意談判。這與泛民政客害怕失去運動的控制權不無關係。

旺角及銅鑼灣受到襲擊,令運動形勢有所改變,學生領袖受到的群眾壓力增大,令他們改變立場,不再與政府談判。但是,「和平佔中」領袖仍暗示願意與政 府談判。他們希望將街頭運動變為領袖圓桌會議,正是溫和泛民的政治基因。他們想透過談判去宣佈「道德勝利」,主張佔領者應該「暫時」撤退。但這立場將造成 災難,會令我們錯失了勢不可擋的群眾力量,放過了詭計多端的政府。

10月4日,社會主義行動的鄧美晶在10萬人集會上演講。

需要工人政黨

任何鬥爭的成功,尤其是如此具歷史意義的運動,一定要以實質改變而非口頭承諾來衡量。這代表殘暴而腐敗的梁振英政府必須下台,並拒絕任何除真正民主 選舉出來的繼承者,不要中共和資本家壟斷的提委會。一定不能對參選人有任何的限制。對於社會主義行動來說,這也應該聯繫到將立法會橡皮圖章廢除,並由一個 真正的人民議會所取代,其中的所有成員皆普選產生,人民並擁有隨時召回的權利,而政治代表的薪金應與普通技術工人工資看齊。正如蘇格蘭最近的公投,投票年 齡應降到16歲,我們已經看到現在的年輕人在社會的政治發展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社會主義者並非原則上絕對反對談判的教條主義者。在許多情況,無論是工人鬥爭或社會運動,社會主義的領袖都需要談判,但必須有群眾運動的壓力作為後 盾。但港府受獨裁者的命令,絕不會放下權力,與它談判只會是注定的失敗,特別是,如果參與談判的都是溫和泛民領袖。今次的佔領運動他們完全沒有發揮過角 色,而在過去三十年,他們的妥協路線從來沒有為民主運動贏過絲毫的勝利。

社會主義行動作為一個馬克思主義組織,目的就是要成為工人階級運動的記憶體。我們不斷提醒群眾過去的失敗經驗,告誡香港民主運動歷史中痛苦的背叛,避免今天的鬥爭再次錯失良機。

這個偉大的群眾運動得到了全世界的注目,尤其是工人和年輕人們。全球都發起了不同的聲援行動,包括從菲律賓到英國的工人組織。在「十一國慶」假期期間,參與香港運動的群眾數字超過20萬。

社會主義行動在佔領運動扮演了積極的角色,並竭力推動罷課中。我們將民主鬥爭與反資本主義的必要連繫起來,特別是需要建立新的工人群眾政黨,來整合 這場運動的工人階級與左翼分子。這才能挑戰壟斷香港經濟力量的財團家族並且為社會替代和民主控制銀行金融機構等贏得支持,這是唯一能夠解決如今不可高攀的 房屋價格──已經是全世界「最難以負擔」,以及貧窮、實際工資停滯和公共事業私有化的惡夢。

金鐘集會

將雨傘傳遍全國!

社會主義行動作為運動中少數聲音,呼籲將運動擴散到中國大陸,支持在中國血汗工廠裡的非法工人鬥爭和反抗國家機器鎮壓的鬥爭。這是唯一一個能擊敗共 產黨的策略,而共產黨本身就是香港(乃至中國)通往民主的一道看似不可逾越的「高牆」。不幸地,許多示威團體,例如民主黨,都不這麼認為,甚至覺得「干 預」中國內政會激怒獨裁者採取更強硬的立場。

但這種「自我審查」並試圖將兩地的鬥爭分開乃是個嚴重錯誤的想法,實際上更會強化中共政權的力量。我們需要將「雨傘」由香港傳到中國,並且越早越好。但這需要一個建基於工人階級和窮人利益的綱領,無論是在香港或是中國,以反抗堅定地站在反民主陣型的資本家的利益。

社會主義行動一直以來都強調群眾的民主示威需要民主地組織起來,包括民選行動委員會並開放讓所有參與佔領的團體加入,來協調罷工罷課的工人和學生,並決定未來戰術等的所有重大決策,包括是否接納未來政府所作出的談判讓步。

而當2012年反國教運動時,我們遭受一些民主陣營內的團體抨擊,被以官僚的手段阻止我們行動。我們已經告誡過「小圈子」的領導層在沒有民主程序下獨斷所有決定的後果。當年的運動後來在政府沒有完全撤回國教時被突然解散,這就凸顯出問題的重要性了。

不幸的是,今天的運動同樣缺乏民主的架構,而當自發而鬆散的佔領者以無比的熱情使得佔領初期數天運作尚算流暢,這種群眾鬥爭的模式正在政府的圍堵攻 擊下受到嚴重的試驗。反佔領的暴力更突顯了民主組織的重要性。解決出路在每個佔領地點建立行動委員會,以協調動員工作,組建自衛防禦,類似的民主組織也可 以在學校和工作地點中推動罷課罷工的行動。這些委會為需要決定運動的策略,並透過公開而民主的討論作出合適的政治回應。只有運動的內部全面民主,我們才能 擊敗政府。

可惜,今天的佔領運動同樣欠缺民主架構。在運動爆發的首幾天,自發鬆散的佔領者以無比的熱情發起了行動,但在政府的暴力攻擊下,這鬥爭模式受到嚴重 的考驗。因此,暴力襲擊令民主組織變成為當務之急。解決出路在每個佔據地點建立行動委員會,以協調動員工作及組建自衛隊,類似的民主組織也要在學校和工作 場所中成立,推動罷課罷工。這些委員會為需要決定運動策略,並透過公開民主的討論作出合適的政治回應。運動民主必須全面民主,才能擊敗政府。

社會主義行動與工人國際委員會為以下鬥爭:

  • 梁振英下台!
  • 不要假妥協和假談判:立即實現真民主!
  • 支持並延續「雨傘革命」──建立民主行動委員會來決定下一步的計畫,並組織自衛糾察隊反抗政府有組織的暴力!
  • 繼續推動學校罷課!支持建立具戰鬥性的獨立學生會!
  • 打倒中共一黨專政!打倒受其保護的資本財團!
  • 民主鬥爭本身也是階級鬥爭,我們需要一個工人群眾政黨,為社會主義而抗爭!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