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革命分裂危機 - 背後原因是什麼?

社會主義行動

要打倒梁振英政府,要爭取到真民主,就要團結起來抗爭。但只有民主決策及自由討論才能達致真正的團結!

雨傘運動踏入第三星期,抵受了警察暴力、黑幫襲擊及反佔中的輿論抹黑。但是,運動內部正就路向分歧而陷入分裂,為什麼會出現這情況?

佔領群眾深深不信任泛民及佔中三子等團體,認為他們會背叛運動。經過以往民主運動的經驗,這些批評是合理的,有必要公開討論。可惜,盤踞於旺角的本 土派並非以討論作為手段。本土派沒有提供一個替代妥協派的方案,從而建設更強大、更團結的運動,而是用散播謠言和抹黑的手段排斥異己,甚至傷及反對妥協的 組織。本土派以流氓惡霸的手段,歇斯底里攻擊「左翼」(有很多實則上並非左翼)以及任何異見者,令運動愈來愈專制。這嚴重危害運動內部的言論自由及組織權 利,有違民主原則。

學民思潮及學聯表示,願意以撤離金鐘道作為交換條件,要求政府重開公民廣場作為集會用地。黃之鋒宣佈決定時,雖然聲稱是與佔領現場人士商討後共識決定,但金鐘道不少佔領者表示反對,甚至表現出憤怒。

學民及和平佔中表示,為了爭取所謂「中間派」的支持,因此要向政府釋出善意,但換來的是政府立即清除金鐘一帶的路障,可見尋求談判根本不會有結果。

學民及學聯與和平佔中關係密切,受到妥協派影響

佔領當然需要策略調配,但運動欠缺民主的組織架構,令群眾不能集體民主決策。現時學聯、學民及和平佔中成為了金鐘區的談判代表,但由於沒有組織行動委員會,與佔領者民主商討決策。黃之鋒於深宵宣佈可以撤離金鐘道,只是在重覆反國教解散運動的錯誤。

只有繼續堅守佔領運動,並將行動升級(尤其要將雨傘運動從香港蔓延至中國),向大眾展示勝利的可能,才能爭取游離群眾的支持。相反,妥協只會令群眾感到運動走向下坡,令民氣消散。

金鐘代表泛民勢力,泛民視群眾力量為談判籌碼,想重用過往由上而下的方式控制運動。旺角則代表了本土派的勢力,吸引了一批不滿泛民及學聯的激進年輕 人。熱血公民為了收割年輕人抗拒組織的情緒,打著「沒有大會」的旗號,禁止其他組織參與運動,實質上要令自己成為單一領導。在沒有民主的組織下,旺角、金 鐘兩派的對立令運動有分裂之危機。

本土派的攻擊分裂運動,讓政府、警察及反佔中流氓坐享漁人之利,對這場鬥爭造成具大危險。本土派充當運動的警察,只要參與者不聽其指令,就指控其為「共碟」並圍堵驅趕。社會主義行動都曾經被流氓叫囂圍堵,甚至破壞物資。我們強烈譴責這種反民主的惡行。

本土派陳雲網上煽動襲擊學聯街站

泛民主派及和平佔中過往壟斷群眾運動,在關鍵時候煞停運動,激起了群眾不信任組織的情緒。極右本土派從中得勢。現在本土派只是複製泛民的控制手段, 只是做得更專制、更歇斯底里:嚴格控制運動「紀律」,扼殺活動自由;強調運動要單一議題,不能各自表述政治理念;抗拒組織參與,實質上要令運動只有單一領 導。更重要的是,本土派長遠會令香港民主運動扭向族群衡突的方向,撕裂中港兩地反獨裁的運動,反過來只會讓中共得益。

為了令運動團結,堅持抗爭下去,社會主義行動認為需要建立民主的行動委員會,讓佔領人士及團體可以共同參與決策。香港民主鬥爭的一大弱點是欠缺具群 眾基礎的基層組織。最大的缺失是欠缺具戰鬥性的工人政黨,將反獨裁運動連結至反對低工資、高工時及反對商家操控經驗的鬥爭,這場鬥爭可以由香港開始,但唯 有蔓延至中國大陸的工人和年輕人,推翻中共政權,才能取得勝利。因此,建立民主的群眾組織及新的工人政黨是當務之急,要求向領袖問責,並民選產生基層代表 取而代之。這些基層代表必須真的來自基層,並切實為工人階級和年輕人發聲。

人大決定不撤回,真普選未實現,我們絕不退縮!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