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正在香港搞「顏色革命」嗎?

北京的恐嚇輿論經不起考驗

抵抗 社會主義行動(CWI香港)

官媒聲稱香港的佔領運動是西方勢力背後策劃,以分裂國家,阻止中國經濟增長。這論調在習近平的民族主義宣傳中佔重要,透迥指控運動是外國勢力策劃,並會破壞社會穩定,以遏制在中國對民主的呼聲。

中共「顏色革命」的陳腔濫調被眾多事實否定。首先,社會主義者及很多左翼分子都積極反對美帝國主義及其軍事侵略,我們這群人在現階段是運動中的少 數,但也非常活躍於民主鬥爭。例如,社會主義行動有份舉辦聲援斯諾登遊行、聲援加沙(反對以色列國家恐怖行動)、反對美國在伊拉克及敘利亞的戰爭。我們同 時反對中美政府兩方是沒矛盾的,因為兩國政府都代表著商家鉅富的利益,壓迫大多數的人民。

第二,中共選擇性地利用「美國威脅」去迎合自己的輿論宣傳,是虛偽的做法。事實上,中國的統治菁英與美國資本主義是一個龐大複雜的夥伴關係。的確, 隨著中國崛起而蠶食美國在世界多處的利益,兩國關係變得愈來愈不穩定。但從經濟來說,兩國關係仍是全球資本主義歷史上最龐大、最重要的關係,迫使兩國政府 面對紛爭時要小心處理。

兩國經濟是由龐大貿易及金融關係緊密連繫,同時中國持有龐大的美債。美國最大的企業都是中國的主要投資者,例如通用汽車、百勝(肯德基)、波音和蘋 果,他們在中國售賣的貨品比美國更多。但今年也可見到一個歷史上的轉折,就是中資在美國的投資超越了美資在中國的投資。阿里巴巴在紐約上市的股票,總共集 資250億美元,令主席馬雲一夜變成中國首富,也令另外10名阿里巴巴董事變成百萬富翁。

這種盈利關係解釋了中美政府想淡化香港的示威事件,確保不會影響生意。正如據報道前國務卿希拉里說:「就人權問題批評你的莊家是不好的。」這正正是美國駐港領事在9月28日警察投射催淚彈後的回應,美領事發表聲明指美國「不會在香港政制發展問題上有立場」。

基於同樣原因,中國指控「美國干預內政」和「顏色革命」時,通常透過《環球時報》等更強硬的官媒,但有時也會出自其母報章《人民日報》,但很少直接出自中共領導高層的口中。這些喉舌報的作就是令人覺得政府發言人的言論相對「合理」。

資產階級泛民從沒想過,也不希望,雨傘革命會發生

與美國「新保守派」友好

有些泛民領頭人物與美國右翼政客有連繫,是事實來的。最近,前港督彭定康在主權移交前為《蘋果日報》的黎智英安排居英權(彭定康拒絕了10萬港人申 請居英權)。據報道,黎智英與美國新保守派人物保羅‧沃爾福威茨(Paul Wolfowitz)是好友。沃爾福威茨是2003年伊拉克戰爭的策劃者,也是因為他令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冒起。

黎智英的政治顧問Mark Simon是共和黨香港支部的領頭人物,也曾為喬治布殊助選。另一外美國「新保守派」愛倫(Ellen Bork)與李柱銘是好友。中國媒體大肆報導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旳角色。NED是一個美國政府資助的右翼智庫,資助不同的非政府組織,2012 年在香港用了75.5萬美元,2013年用了69.5萬美元。

對於香港泛民與美國不民主的資本主義代表有連繫,社會主義者並不感驚訝。雨傘革命並不是因為這些領袖而爆發的,而是因為衝破了這些領袖阻礙而爆發! 從此可見泛民的政治矛盾,他們對民主的願景是建基於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的,因此主張妥協及逐步改革,但這路線經歷了30年的考驗都無功而還。中共獨裁者在全 世界的企業都有一班有權有勢的好友。這批人與香港的商家一樣,認為民主對中國是壞事。

泛民領袖及其美國好友害怕,鬥爭的群眾不會停留於要求民主,而要求更進一步的社會變革,這將對資本主義構成威脅。從雨傘革命可見這一點,而泛民之前並無預計或希望運動會發生。

泛民領袖的美國好友不但沒有煽動顏色革命,反而不鼓勵群眾示威。美國領事在今次事件採取中立,而有傳沃爾福威茨在七一前與黎智英在遊艇聚會時,要求他不要發動佔中。不論這是否屬實,佔中的確被推遲了。

這立場與美國對港政策是絕對吻合的。在2010年,當五名立法會議員辭職發起「五區公投」時,《蘋果日報》並不支持五區公投,反而支持泛民妥協派。溫和泛民後來與中共密室談判,支持政府的政改方案。其中有份參與密室談判的就是今天的「佔中三子」之一陳健民。

本土派團體「香港人優先」

美國「重返亞洲」?

親中共的陰謀論者以美國「重返亞洲」作為例子,指控香港的民主運動(可參考「多數中國人預料對日開戰」) 為「外國勢力陰謀」,包括一些國際前斯大林派左翼也如是。雖然奧巴馬政府無疑想在亞洲建設軍事及經濟聯盟,包圍中國以阻止其經濟影響力增加,但這不代表他 們想就香港問題與北京立即衝突。如果認為美國資本家階級主張中國實現自由民主,是完全錯誤的。美國希望可以圍堵中國, 但仍然希望與目前獨裁的中共政權打交道,因為中共也主張穩定的盈利環境,而不想由未知的勢力取代中共。

特別現時伊拉克及敘利亞處於尖銳危機,伊斯蘭國控制了兩國約三分之一的土地,而美國發起的空襲未來阻止其得勢,白宮希望避免與中方進一步對峙而造成 後顧之慮,而不想進一步刺激中俄正在萌芽的聯盟。正如《華爾街日報》於9月29日指出:「美國政府正面對多處的地緣政治問題,預計因此會小心處理與北京的 外交。」

同樣,英國更加如是,右翼政府深陷危機,希望可以安撫北京,避免就香港問題發生糾紛。英國國會決定派員到香港調查,其實只是無意義的姿態,但大陸官 媒就此事大肆攻擊。但今年6月李克強到訪英國時,總理卡梅倫就有相當關注一點:要確保價值2200億港元的中國投資合約,包括能源、鐵路和銀行。倫敦已經 向中方代表保證,不會再發表「人權講話」,卡梅倫也不會再如2012年時般與達賴喇嘛會面。當時北京要求英國道歉,而英國也跪低了。

在今年夏季,陳方安生及李柱銘到訪英國,希望爭取英國資本家政客的支持,但以失敗告終。最令人注目的是,卡梅倫拒絕與他們會面。根據《華爾街日報》 報道,卡梅倫保持緘密,並將香港問題交由副首相克萊格處理。克萊格是自民黨黨魁,將於下屆選舉受到重創。因此他們用盡任何機會爭取曝光,但他對香港的民主 鬥爭幾乎沒有任何幫助。

泛民認為民主鬥爭需要尋求外國政府或商家領袖的協助,社會主義者徹底反對這一立場。香港群眾需要贏爭取境外盟友的支持,但對象應是其他地方的工人和 年輕人,尤其是中國,因為反中共的關鍵地方就是中國。香港本土派團體舉港英旗爭取民主,是自討苦吃的,英國政府及資本家階級並不是示威的得益者,因為他們 正忙於與北京做商業勾當。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