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雨傘革命深入探討

香港民主運動撼動了北京政權,社會主義行動積極參與其中。瑞典社會主義週部 Offensiv 最近訪問了社義行動成員「抵抗」。

從尚在進行的雨傘革命中,得出了什麼重要經驗?

這次運動參與者數以十萬計,其豐富性及創造力,即使我們社會主義者也未能想像到。我們不像政府及其他人,我們一早預計到會有運動爆發。工人國際委員 會(CWI)支持者,社會主義行動,香港形勢愈來愈趨向爆發局面。香港貧富懸殊在已發展經濟體最嚴重,每五人中就有一人處於貧窮。最近一項調查發現,41 名億萬富翁所擁有的資產,等於香港74.4%的GDP,只有斯威士蘭的財富集中度比香港更高。香港的房屋是全球最貴,很多正在佔馬路的年青人預期要與父母 同住至40歲。

現時,民主抗爭陷入僵局,加上中共拒絕退讓,是社會矛盾爆發的觸發點。雖然香港人在2017年選舉特首有投票權,但卻不能選出心儀政府,而這權力正在中共手裡。

以往的大規模遊行都失敗告終,原因在於資產階級民主領袖的錯誤政策。他們為了不要驚動北京,就堅持香港民主是香港事務,而不將運動連繫到中國大陸這 個更缺乏民主的地方。這就如我們說,機艙裏有吸煙與非吸煙座位 - 但兩邊乘客卻是呼吸著同樣的空氣!中共可以在香港受到挑戰,但只有在中國才能被完全打倒。同樣,這些領袖支持資產階級「民主」,但資本主義根本不想中港有 民主。資產家與獨裁制同床共枕,他們懼怕民主「改革」會如水壩排洪,小小修改會激起洪流,淹沒獨裁者以至整個資本主義制度。特首梁振英最近就不慎脫口,說 如果有真民主貧窮人士就會主導選舉。一名中共高級顧問王振民講明「香港的資本主義就會停頓」!

當全球資本家也賴以中國經濟生存之時,中共獨裁者認為自己實力雄厚,根本不用作出半點讓步。表面上這論述是正確,但事實卻是相反。中共正處於嚴重分裂及掙扎求存的邊緣,這也是資產階級民主派不理解到。

黑警暴力激起民情反彈

民主陣營內部有什麼勢力?

今次的運動參與者涵蓋不同階層,有老有嫰,而大部分人也不是任何政黨的支持者。在跛腳立法會內,民主派各大黨代表著各派的自由主義,一些團體較接近 瑞典的右翼社民黨。民主黨等所謂 「溫和派」政客一直主張和獨裁者妥協,循序漸進的路線。但這種方式已經沿用了超過30年,並沒有帶來任何出路,雨傘革命正正在這背景下爆發。即使如此,這 次運動還是爆發了,並將這些領袖貶為配角。

此外,也有另一「佔領中環」運動,雖然名為「佔中」但卻在今次運動毫無角色,且一直設法避免現時的運動。它原意是以一個平淡的佔領行動「交差」,佔 領五日後向警方自首。「佔中」領袖拖延運動超過一年時間。 最後,年輕人等得不耐煩,尤其是罷課一星期的學生,在沒有這些「領袖」帶領下行事。

如果當初運動是由這班領袖主導的話,規模和膽量一定不能與現時相提並論。 WPZOOM在9月28日,警方發射第一枚催淚彈後,「佔中」領袖已經呼籲群眾撒離,之後亦再不斷發表同類講話,要求縮小佔領規模,甚至全面撤退。但是,他們也承認了自己不能控制運動。

可惜的是,當這些領袖大大被邊緣化時,他們混亂而錯誤的思想仍廣泛流傳,例如就如何挑戰獨裁政權、該提出什麼訴求等問題。原因是他們並沒有被挑戰,沒有被清晰的替代方案所取代。

現時出現了政治理念的真空,且過度依賴 「行動」。行動固然重要,但很多年青抗爭者只是集中於行動,而忽視了思想的重要性,忽視了需要透過辯論得出的一個致勝的戰略。很多勇敢的參與者說 「我要站出來」,但他們並不相信可以打倒中共獨裁政權,也不相信中共會改變對香港普選的取態。關於綱領和策略的鴻溝,就是社會主義行動通過活動去填補的地 方。

10月18日,群眾重奪旺角佔領區

現在形勢如何,下一步會發生什麼?

情況每日都在變化,突然而來的變化可以影響整體的方向。佔領行動已經持續了三個星期,儘管政府大規模使用暴力、警察搜捕、甚至流氓打手的襲擊,但都 徒勞無功,反而激發了民情反彈,擴大了佔領規模。在10月18日,旺角這個社會主義行動所活躍的工人階級社區,更取得了一場大勝。警方早上發動突襲,出動 泥頭車等重型機器搗毀了佔領區的街壘和帳篷。但當天傍晚超過一萬名群眾反攻,重建街壘並迫使警方後退。而由於警察使用愈來愈危險的武力,令民眾也付出了不 少受傷的代價。警察甚至有意地襲擊和逮捕記者,因為要控制新聞發放。

今次是集體行動的典範,要在此之上建立運動,我們需要一個真正的基層組織。我們多次強調,需要建立一個民主的行動委員會以維持佔領行動,可惜現正缺 乏這點。現時運動沒有領導也沒有組織。長遠而言,任何佔領運動都難以維持長時間的,因為參與者會疲勞,人數會下降。因此我們強調,要使運動成功就必須將行 動升級為罷課罷工行動,以一天的罷課罷工作為開始。

一名記者扶助跌倒同事期間被胡椒噴霧擊中

香港現時僅有的自由空間會否進一步收窄,或是相反?

這取決於鬥爭如何展開。毫無疑問,中共專制政權及其香港傀儡想剝奪民主權利、打壓更「激進」的政團,以及操縱下一屆的立法會選舉,以削弱反對派的力 量。他們熱切希望通過廿三條,方便打壓抗議權利及以言入罪。假如廿三條獲得通過,工人國際委員會 - 就如在中國境內一樣 - 將被取締。

但即使現時的運動不能取得成功,變得筋疲力竭,也並不一定表示政府能夠徹底通過這些反民主的計劃。他可能會蠢蠢欲動,但卻會面臨阻力。這場鬥爭已經 使數十萬人變得更激進和憤怒,尤其是年青人。警方淪為政權打手,而被視為過街老鼠。從現時示威者稱警察為「黑警」就可見這點,指的是警察與黑社會狼狽為 奸。

無論短期結果是什麼也好,最有可能的情況是政府面臨長時期的政治危機,並隨時再次爆發大規模示威。

10月18日,群眾重奪旺角雨傘革命佔領區

工國委在鬥爭中起到甚麼作用?我們面對著哪些困難?

這場運動非常複雜,且包含著很多不同的甚至相沖的派別。除了要面對警察和流氓暴徒的外來攻擊,同時也存在著內部隱憂。內憂包括了不停宣揚失敗主義的 「和平佔中」和妥協派,亦包括帶有無政府主義傾向的極右本土派,粗糙而民粹地批評妥協派政客,並混合反大陸人的種族主義和反左翼的威脅。因此,鬥爭中存在 著一些「烏克蘭特徵」,幸好沒有烏克蘭那麼強烈。

本土派顯然存在於佔領區,特別是旺角。相比起政總和金鐘的佔領區,旺角佔領區更強硬和「反領導」。本土派也以民粹的方式來收割獨立的情緒,但他們沒 有任何實行的策略。有些本土派對西方帝國主義存有幻想。不過西方國家多半只是在細枝末節上譴責獨裁的中國,彷彿這樣就足以打垮這政權。

社會主義行動多次受到本土派的攻擊和抹黑。他們曾對我們街站包圍叫囂,並在網上威脅要將我們趕出佔領區。當我們的成員遭到親政府暴徒的肢體攻擊時, 本土派加入襲擊,並叫囂要我們關閉街站。我們已經製作傳單曝露他們的目的和手法,堅守自己立場。有時我們能夠分割他們,並令群眾反對他們。在目前的鬥爭 中,他們在一定程度上被視為「偽激進派」,例如他們在10月18日早上警察清場時消失了,卻把佔領區丟給其他人來保護。而且有本土派團體愈來愈被懷疑有中 共滲透。

社會主義行動是唯一一個政治團體將民主鬥爭連繫到反資本主義鬥爭上。我們認為這種連繫不單單是一個「好主意」,而是民主鬥爭能夠通往勝利的唯一道 路。不但因為資本家支持著獨裁政權,而且民主運動要推翻獨裁政權的話,就不能將自己限制爭取「真普選」之內,更要爭取一個社會主義的解決方案,徹底改變這 個導致貧窮、剝削的經濟制度。只有社會主義行動說雨傘革命必須蔓延到中國。

我們的任務就是嘗試指出前進方向,提出分析和戰鬥口號,避免運動偏離正軌。同時,無論是整個左翼,還是社會主義行動在左翼群體中,可惜的只是一個少 數派。雖然許多工人都加入了佔領行動,但工人階級還不是一個有意識、有組織的力量。需要社會主義者,工國委,要成為更強大的聲音,所以要嘗試建立和政治化 群眾鬥爭。比如我們在推動罷課扮演先驅的角色,同時我們也希望招募更多的成員,增強力量。這最能夠保證未來的鬥爭浪潮會在一個更強大和更清晰的位置上展 開。

《社會主義者》雜誌10月刊,由工國委(CWI)中港制作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