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運動一週年:廢除服貿 不要TPP

反對自由貿易 反對私有化

矛盾 工人國際委員會

 

回顧一年前的太陽花運動,看似肇因於三十秒通過的服貿協議,實則是因為現下許多的社會問題無法得到解決,因而藉由對此黑箱程序的不滿而引發大規模的社會運動。這個議題只是導火線,在台灣這十幾年來,貧富差距、高房價、食品安全、環境保育、土地正義、租稅正義,社會保險瀕臨破產等等議題不斷延燒,長期的階級矛盾埋下了火藥,並由這個議題引爆。

勞動群眾的真正敵人

服貿協議加強中台的資本融合,為中國及台灣資本家在各行業開拓新市場。隨之而來的是教育及醫療商品化、公共服務私有化、勞動去管制化,加強對400多萬服務業勞工及200多萬名製造業勞的剝削。此外,台灣對中國開放大資本的駕臨,必然將小企業吞併,運輸業、電訊業及銷售業等資本壟斷的情況將更嚴重。此外,服貿通過的話,外包制和臨時合約的數目必會上升,薪資進一步降低,貧富差距將會擴大,受苦的是年輕工人和基層大眾。

總的來說,在資本主義全球化的今天,資本主義國家之間的經濟協定只是讓跨國資本與本國買辦資本可以更加「自由」的追求利潤,犧牲的是勞動群眾的利益。經過太陽花運動的一年後,服貿仍然未被廢除,立法院被藍綠兩大黨操控,協議只是在所謂監督條例下小條小補。我們必須加強反對自由貿易、反對私有化的抗爭力量,尤其是工人階級有組織的行動。

除了與中國的服貿協議外,國民黨與民進黨都支持台灣加入美國為首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另外還有一個中國有份參與、與TPP對立的RCEP。在經濟上,TPP是美國操控亞太區經濟的協定,加強地區的新自由主義及貿易自由化。TPP造成台灣的社會問題,包括進口充斥食安問題的美國牛肉,而且貿易自由化會加強跨國資本對勞工的剝削,而且農業產品價格會受到壓榨,令底層農民苦不堪言。

民進黨卻是反對中國直接指導下的服貿,卻不去反對RCEP以及TPP,更公開表示須逐步融入此兩項框架之中。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更在之前表示過台灣要成為「自由島」一說,都一再顯示出了這兩大資產階級政黨都只是為跨國企業服務的。

社會運動內部民主化

去年,太陽花運動進入一段時間後,運動領袖不知下一步如何走,於是接受了所謂的監督條例,而未經民主討論前解散佔領運動,被批評為黑箱決策。學生領袖受到民進黨的政治影響,當運動的政治方向激進化,挑戰到台灣整個資本家陣營時,就充當了煞車掣。

如果運動有開放予社會各階層參與,召開群眾大會討論重要決定,建立民主的架構,就可以有清晰的方向走下去,不會造成今次解散運動的不民主決定。不幸的是,去年主導運動的學生團體以官僚的方式由上而下操控運動,阻礙了群眾參與決策。

工國委(CWI)強調,未來任何的群眾運動裡,不能受一小撮人由上而下指揮。任何重大的決定(例如退場)必須要在民主大會上決策,應當向工會與工人組織、社運及政治組織,以及想參與抗爭的人打開大門,建立廣泛的代表架構。去年,學生領袖在議場外舉行的大會,根本沒有實質的決策權,最重大的解散運動的決定,在論壇上完全沒有提及。

兩大黨失去民心 第三勢力冒起

在太陽花運動裡,民進黨被佔領者抗拒,並不能如過往般大力介入運動,收割抗爭的政治成果。年青人對兩大黨的不信任愈來愈強烈,尤其在選舉過後,民進黨也未有清晰回應激進青年日趨強烈的台獨訴求,以避免失去與中國經商的台資的支持。雖然,在去年的九合一選舉裡,由於沒有具規模的激進力量參選,讓民進黨的選票依然大大增長,但是綠營的政治立場根本不能吸引新世代投入抗爭的青年。

因此,太陽花運動後出現了一個政治真空,先後有主打台獨的時代力量及主打左傾政策的社會民主黨相繼成立,他們都強調台灣需要第三勢力的政黨,但似乎都未有強調抗爭與變革,能否激起激進年青和勞苦大眾的熱情仍有待觀察。

台灣需要一個工人階級群眾政黨,強調組織群眾鬥爭和工人運動,以挑戰整個資本主義為目標,提出社會主義獨立台灣的替代方案。這才能徹底打破新自由主義協定,打破貧富差距、高房價、低薪資、資本壟斷的亂局。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