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大選:內塔尼亞胡為勝選而動員極右勢力

下屆聯合政府將面臨未解決的危機和激烈的鬥爭

Yasha Marmer 社會主義鬥爭運動(工國委以巴支部)

「右翼的統治處在危險之中。大批阿拉伯裔選民正坐著左翼非政府組織的巴士前往投票 站。」在投票日當天,發表這種露骨的種族主義言論的,正是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在上周3月17日大選前,右翼執政黨利庫德集團(Likud party)掀起的極端民族主義煽動就此達到頂峰。

面對不滿日益增長,內塔尼亞胡的利庫德集團竭力動員社會中最反動的分子,特別是極右翼的殖民運動。選舉結果在很多方面就是由這種動員造成的:利庫德 的勝利並非犧牲了它的對手「猶太復國主義者聯盟」(Zionist Camp)和左傾自由主義政黨「力量黨」(Zionist Meretz),而是犧牲了極右翼政黨。

在選舉日期宣佈時,以殖民者為基礎的極右翼「猶太家園-復興黨」(Home-Tkuma)和由種族主義的外交部長阿維格多‧利伯曼(Avigdor Lieberman)領導的「以色列-我們的家園黨」(Yisrael Beiteinu)預計會分別取得大概15和10個席位,而利庫德會得到22-24個席位。

但最終結果卻是右翼民族主義集團的重組:利庫德得到30個席位,猶太家園黨8個,以色列-我們的家園黨僅6個。

這是加薩遭受血腥攻擊後,以色列的第三波競選運動。與此前相比,2014年戰爭持續時間更長,令超過2,200名加薩居民喪命。以色列社會也出現了更加嚴重的民族主義-沙文主義情緒。考慮到這一點,右翼的選舉勝利是十分有限的。

利庫德、猶太家園黨和利伯曼(Lieberman)總共得到44個席位,僅比2013年多了一個。由工黨和運動黨(Hatnua party)組成的猶太復國主義者陣營與力量黨一起得到29個席位,與2013年相比增加了兩個。

「聯合名單」(Joint List)——由「阿拉伯-猶太和平與平等民主陣線」(Arab-Jewish Hadash,於以色列共產黨裡紮根)、巴勒斯坦民族主義-自由派政黨巴拉德黨(Balad)、「塔阿勒黨」(Ta`al)和巴勒斯坦伊斯蘭主義政黨「聯 合阿拉伯名單」組成的競選聯盟——贏得13個席位,而2013年是11個。參選門檻提高,明顯是為了阻止阿拉伯-巴勒斯坦代表進入以色列議會,但卻導致阿 拉伯-巴勒斯坦人的投票率從58%增加到64%,令「聯合名單」成為以色列議會中的第三大政黨。

利庫德求助於極右勢力

就在選舉的幾天前,內塔尼亞胡在一場閉門會議中告訴殖民者的領導人:「他們想把我趕下台,但不是因為我——而是因為你。外國政府、美國和墨西哥富 翁、卡塔爾的阿茲米‧比沙拉(Azmi Bishara,前阿拉伯裔議員)和巴勒斯坦權力機構想要的不是我的人頭。他們想要的是你們的家園,即我們的祖傳遺產。

兩年前猶太家園黨作為殖民運動的政治武器而大獲成功,但今次內塔尼亞胡煽動殖民者支持利庫德,而不是猶太家園黨,從而確保巴勒斯坦佔領區殖民地的未 來。這一號召不僅轉移了選票,還從殖民者中為利庫德招募了一批活動分子。在投票日當天,1,500名殖民者離開位於西岸佔領區的家,前往以色列的阿拉伯村 鎮,打著「避免阿拉伯人騙子」的種族主義幌子恐嚇當地選民。利庫德官方勾結極右翼政黨組織了殖民者的挑釁行動,其中一些人裝備了催淚彈、木棍和實彈。

另外還有700名殖民者前往阿什杜德(Ashdod)——一個位於以色列西部的工人階級港口城市——逐家逐戶地敲門,把利庫德的傳統選民帶到投票 站。以米茲拉希猶太人(Mizrahi Jewish)為主的阿什杜德是利庫德的傳統票倉。但在投票日三天前,利庫德因為擔心到場人數過低而不得不取消了為內塔尼亞胡助陣的大型競選集會。原因之 一就是內塔尼亞胡對阿什杜德碼頭工人的打擊。競選期間,內塔尼亞胡發佈了一段表現政府政績的影片。但實際上它嘲笑了所有那些被政府「打敗」的人——其中有 反對私有化的阿什杜德碼頭工人、被政府關閉的國家廣播公司的女工、巴勒斯坦軍事組織哈馬斯(Hamas)的一架戰鬥機。

這段影片激怒了社會廣大階層。對許多人來說,這是利庫德失去傳統選民並可能敗選的另一個跡象。

「除了比比,誰都可以」

就在戰爭結束幾個月之後,儘管民族對立的局勢日益緊張,但主導以色列社會的盲目反動情緒開始轉變,社會不滿再次出現。連總統魯文‧裡夫林 (Reuven Rivlin)也說:「大炮一停火,社會辯論就以驚人的速度回到通貨膨脹和生活費用這些問題上……三年來以色列公眾一直表明他們對現有制度的不滿。」受到 競選運動的刺激,不滿情緒圍繞在一個流行口號周圍——「除了比比,誰都可以」(BiBi是內塔尼亞胡的暱稱)。這個口號也間接反映出以色列的政治真空和左 翼缺乏替代方案。

希望把內塔尼亞胡趕下台的人越來越多。大選十天前,數萬人參加了反利庫德的大型集會。然而,集會講台所混雜的兩個反對派陣營是各有自己的目的。

一方面,集會中有參加過2011年社會運動和反沒收公共住房鬥爭的女性演講者,另有一名女性演講者住在臨近加薩地帶的工人階級城鎮斯德洛特 (Sderot)。她說自己過去一直投票給利庫德,但自從最近的戰爭後,就決定不再把選票投給內塔尼亞胡和右翼勢力,因為他們不能保證人們的安全。

但是另一方面,這個排斥阿拉伯-巴裔演講者的講台幾乎被建制派——尤其是軍事精英——的代表人支配著。這說明在日益嚴重的國際孤立、該地區的地緣政治危機和惡化的民族衝突之下,統治精英內部出現了分歧。

毋庸置疑,那些暗中呼籲支持猶太復國主義者聯盟、罷黜內塔尼亞胡的將軍們只會造成麻煩,而不能解決問題。猶太復國主義者聯盟不贊同利庫德的外交政策,也在政府鎮壓巴勒斯坦鬥爭的戰略戰術問題上有分歧。但它們在原則上是一致的:繼續壓迫和剝削巴勒斯坦群眾。

在去年針對加薩的「50日戰爭」期間,工黨和猶太復國主義者聯盟的領導人站在「反對派」立場上支持內塔尼亞胡的行徑。在競選運動期間,猶太復國主義 者聯盟竭力從右翼攻擊內塔尼亞胡,並且一再說明它和利庫德的分歧是次要的。猶太復國主義者聯盟的確得到了比利庫德更多的選票,並在海法(Haifa)和特 拉維夫(Tel Aviv)——以色列最大的兩個城市——擊敗了其他右翼政黨。以色列公眾對猶太復國主義者聯盟沒有什麼強烈的幻想,只是有部分人絕望地希望能利用它擺脫利 庫德政權,所謂「兩害相權取其輕」。

由於群眾對利庫德的競選對手缺乏熱情,再加上中東的地緣政治危機,以及伊斯蘭國(IS)和其他聖戰組織的崛起,讓利庫德取得了優勢,並利用了以色列公眾(尤其是那些右翼的傳統選民)對安全的憂慮。

新聯盟,老危機

聯合政府的組成還未最終確定,但是內塔尼亞胡將設法與極右派和宗教勢力組建一個所謂的「天然盟友的政府」。理論上,「天然盟友」聯盟可能比上屆政府 更加穩定。但實際上,它只是個脆弱的、不受歡迎的政府。選舉前一個半月,我們社會主義鬥爭運動(Socialist Struggle Movement)發表聲明稱:「利庫德-班尼特-哈勒丁所組成的更加右翼的政府必然在國際更受孤立,令巴勒斯坦鬥爭升級和以色列社會動盪。」

當然,我們無法準確預測事件發展的速度,也不能低估工人階級和中產階級廣大階層因內塔尼亞胡勝選而出現的失望和低落,但是新政府的蜜月期不會很長。

內塔尼亞胡在選舉前幾天發表講話,表示在他任內絕不會成立巴勒斯坦國家,然後在更受國際孤立的局勢中開始了第四個任期。西方帝國主義政府擔心,內塔尼亞胡一直拒絕考慮任何較大讓步,會在未來引發衝突。

對於住在西岸佔領區和被包圍的加薩地區的巴勒斯坦群眾來說,選舉結果減小了他們對以巴和談的支持。內塔尼亞胡散佈種族主義謠言稱「阿拉伯人」在投 票,他還要求承認以色列是猶太國家——也就是說佔人口20%的巴勒斯坦人所能得到的最好結果就是被「包容」。這些都表明,從他那裡巴勒斯坦人除了更糟的狀 況,什麼也得不到。這種打算會為新一輪群眾反佔領起義鋪平道路。

目前的經濟趨勢似乎會迫使政府對生活水平和有組織的工人進行新一輪打擊。這將推動工人和青年展開進攻和自衛鬥爭。將要組成聯合政府的政黨已經計劃進一步打擊民主權利和公民自由,並制定反阿拉伯-巴裔的新種族主義法案。

在阿拉伯-巴勒斯坦人的城鎮和社區,聯合名單所獲選票有所增長,表明群眾渴望改變,渴望一場有效的鬥爭以反種族主義和歧視。現在,這個混雜了左翼和保守派分子的集團還有其局限性,但支持它的選民和活動分子十分期待向這個方向前進。

聯合名單領導人艾曼‧奧德赫(Ayman Odeh)已經號召倣傚馬丁路德金的美國民權遊行,開展一場上萬名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參加的平權遊行。對於在以色列組織群眾運動遏制內塔尼亞胡新政府來說, 此類行動會是一個好的開端,特別是如果它能圍繞著普遍的民主權利和更廣泛的社會訴求(福利、住房、生計與和平)組織起來。

社會主義者將努力幫助建立這樣一場運動,但是與此同時,我們還會呼籲用社會主義的方式擺脫以色列資本主義所孳生的民族壓迫與階級剝削。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