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洗腦的民族主義課綱 課綱微調激起青年學子憤怒

矛盾 工人國際委員會(台灣)

在教育部指示成立下的所謂「檢核小組」大幅度的修改了原有的歷史課綱,尤其以台灣史的部分為重,且並未召開正式會議討論,而是由檢核小組內部通過後,付交教育部召開課審大會審查通過才公布。各界人士和民間團體針對資訊不透明、黑箱程序與內容爭議提出強烈質疑和抗議。

七月三十日,北區反課綱高校聯盟發言人林冠華自殺身亡。他在自殺前一星期衝入教育局抗議而遭受政治檢控,飽受精神困擾,另一自殺原因是他想「以死相諫」引起公眾關注。事件引起廣泛的同情和義憤,不少公民組織在當晚再次衝入教育局抗議。八月二日下午,教育部周圍被上千名公民團體成員包圍,民眾高聲呼喊口號:「挺學生、護民主、撤回黑箱課綱、吳思華下台!」八月五日,台北市教育局宣布採用舊課綱,並開放台北市內所有高中重新選書,若有採購上的損失教育局將負擔必要費用。學生撤離教育部解散抗議。

 在新課綱之中,大量的灌輸以中華民族主義為中心的歷史觀點,試圖將此國族認同強加在高中生之中。有教科書更誇讚「中國國民黨是健全、民主、清廉的政黨」,令人想起2012年香港政府在國民教育的教材中提到中共是「團結、無私、的執政集團」,台灣學生可說是受到2012年香港反國教運動的啟蒙,發起課綱運動。現今的馬英九政府想利用教育來抑制台灣年輕人追求獨立的情緒,合理化與中國的商貿來往和新自由主義政策。由於愈來愈多年輕人抗拒中華民國的愛國主義,新課綱反過來激起年輕人對台灣獨立的渴求。

 這個新課綱的制定,從未有過廣泛的民意基礎,也違反了今天台灣青年及多數群眾的意識。教育部長吳思華堅持不退回課綱的立場上,馬政府強硬執行,姑且不論未來事態如何發展。可窺見的是,今日的馬政府仍試圖透過各種方式來推行與中國更加緊密的自由貿易政策,教育便作為今日的工具之一。

image1

藍綠也不是反課綱的政黨

 馬英九政府及國民黨藉此批評民進黨利用學生搞鬥爭,企圖指控民進黨在背後操弄這場運動,從而令群眾誤以為這只是藍綠兩黨的權鬥。而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則利用事件引發的同情獲取政治資本。從過往太陽花運動及其他社會抗爭都知道民進黨不會真正支持運動抗爭到底,今次蔡英文與學生會面期間也只是勸學生盡快平息事件。在民進黨執政期間,課綱的歷史觀也會美化民進黨的角色,掩蓋其新自由主義的反工人政策,無視美帝國主義對台灣的經濟操控。

 兩大資產階級政黨都想在此爭議中,攻擊對手而為明年的選舉鋪路。但從民進黨今日的態度上我們可以看見,在台灣人(尤其是年輕人)的獨立意識愈發高漲之時,蔡英文作為民進黨總統參選人在未來兩岸關係表示仍會「維持現狀」,與她想爭取的年輕支持者的想法完全背離。

 民進黨的階級基礎是台灣資產階級,這些人都想加強與中國的商貿來往,令民進黨在壓力下淡化台獨訴求,不敢得罪中共政府。 那試問我們怎能期待民進黨能在反對這中華民族主義的課綱上鬥爭到底呢?怎能期待民進黨可以實現台灣民族自決的願景呢?在這個新自由主義的路線下,台灣的資 產階級高度依賴中國市場,民進黨作為其政治代表之一,又怎麼能在民族問題/統獨議題上得罪中國呢?一旦得罪了中國民進黨就同時背叛了自己的階級利益。

 

民主制訂教育課綱

以台灣資產階級歷史舉例忘卻了二十世紀中資本主義的發展進程對台灣群眾淪為廉價勞動力所承受的壓迫,跨國資本/重工業逐利式的發展所帶來的環境危害,也將過往台灣左翼的歷史輕輕的 ㄧ筆帶過,在社會類的教科書中也將許多右派論述正當化於其中,企圖將每個受教育的學生培養成資本主義市場的擁護者。這些都是資產階級在意識型態上奴化受壓迫群眾,對其作出柔性壓迫。那試問我們如何翻轉這樣的關系?

 在資本主義統治下,統治階級往往把教育作為政治工具,灌注為資產階級利益服務的意識形態。不論是今次課綱的中華民族主義歷史觀,還是擁護資本主義市場制度的 經濟學,還是保守忌諱的性教育都是如此。工人國際委員會(台灣)要求全面取消新課綱。教育課綱應由學生及教育人員成立民主的委員會,由下而上民主制 訂。第一步是需要由下而上組織戰鬥性的學生會,學生組織起來加強對校政的影響力,在必要時發起抗爭。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