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只有工人團結才可結束恐怖主義,分離主義和戰爭

保拉·米切爾

7月20日,32名來自社會主義青年聯合會(Socialist Federation of Youth Associations)的年輕成員在土耳其東南部蘇盧奇鎮(Suruc)遭遇自殺式爆炸襲擊身亡。此次襲擊相信是由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所發動。

這是「伊斯蘭國」首次針對土耳其境內的社會主義組織發動襲擊。這些遇襲的年輕人希望穿越敘利亞邊境進入科巴尼,幫助重建被「伊斯蘭國」廢棄的庫爾德人城鎮。此次針對年輕人的血腥殺戮已經激起了全球民眾的憤怒。

在伊斯坦布爾和土境內的其他城市,示威者們紛紛走上街頭,支持這群遇襲的年輕人,但卻被土耳其警察用催淚彈和水炮攻擊。

土耳其政府及總統埃爾多安需要為這些無辜死去的人負責。土耳其政府的外交政策助長了「伊斯蘭國」並鼓勵他們發動恐怖襲擊。

土耳其政府被指勾結「伊斯蘭國」組織以對抗敘利亞的庫爾德人。土政府不願攻擊「伊斯蘭國」,並且允許大批的聖戰者穿越其邊境。土耳其希望在敘利亞境內建立一個緩衝區,用土國部隊替換庫爾德士兵。

土耳其政府寧願看到「伊斯蘭國」取得勝利,也不希望庫爾德人成功,深怕會影響土耳其境內的庫爾德人。

turkey terrorist (2)

地區政治

然而,美國與伊朗目前達成了協議,土耳其政府恐怕會減少其在區內的影響力,也希望被視為與美國進一步合作。土耳其政府也感到必須採取一些打擊「伊斯蘭國」的行動,來回應發生在敘呂奇鎮的暴行和此等恐怖襲擊所帶來的動盪。

7月23日和24日,土耳其首次空襲了極端組織「伊斯蘭國」位於敘利亞的據點。此舉只會增加土耳其面臨恐怖襲擊和社會動盪的風險。另外,土耳其與美國達成協議,開展共同打擊「伊斯蘭國」組織的行動,並讓美軍使用在印吉利克(Incirlik)的北約空軍基地展開空襲。

土耳其召開北約大使級特別會議,討論土耳其安全問題,又逮捕了數百名恐怖主義嫌疑者。

土耳其政府藉機轟炸了位於伊拉克境內庫爾德工人黨(PKK)的據點,似乎強度還比其對「伊斯蘭國」的轟炸更為強烈,反映他們改變了過去一直採取的 「和平進程」拖延政策。(本文完成之後,《金融時報》報道土耳其戰機在週五轟炸了3個「伊斯蘭國」基地,此後48處庫爾德目標遭到75架土耳其戰機的攻 擊。)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引述稱,蘇盧奇鎮(Suruc)襲擊發生之後,庫爾德工人黨發動的事件導致3名警察被射殺, 2名土耳其士兵死於路邊炸彈爆炸。埃爾多安希望將庫爾德工人黨與「伊斯蘭國」組織劃上等號。

適得其反

庫爾德工人黨的個人武裝行動,對抗的是土耳其政權;而「伊斯蘭國」的血腥大屠殺是濫殺普通窮人和基層群眾,這兩種行為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儘管如此,我們不認同零星的個人行動是庫爾德人抗爭的出路。相反地,這些行動為土耳其政府提供了借口來進一步侵略庫爾德人,也同時加深了土耳其和庫爾德工人之間的分化。

埃爾多安希望西方國家會對其攻擊庫爾德工人黨視而不見——或甚至是縱容——來作為土耳其參與打擊伊斯蘭國的代價。而實際上這為美國帶來困難,因為他們需要依賴敘利亞的庫爾德力量在地面對抗「伊斯蘭國」。美國至今亦因此避免支持這些對工人黨據點的空襲。

但是,庫爾德人不應指望西方勢力任何援助。中東的慘況正正是西方帝國主義所造成的。

西方和地方勢力長期以來煽動衝突和鎮壓,目的是為了自身利益去掠奪該地區的資源。
上述種種,加上由西方勢力支持的以色列數十年來對巴勒斯坦民眾的壓迫,都因為所謂的「反恐戰爭」、阿富汗、伊拉克和利比亞戰爭而逐步加劇。

土耳其政府在6月份的大選中有所警惕,親庫爾德人的人民民主黨(HDP)在選舉中獲勝,而執政的正義與發展黨(AKP)失去了其大多數。土耳其政府最害怕的是一旦庫爾德人和土耳其工人聯合發動大規模的起義,將嚴重地威脅土耳其政權。

為了維持統治並壓制庫爾德人的訴求,土耳其政府嘗試在土耳其工人中鼓吹反庫爾德人的主張。埃爾多安總統可能會於今年內舉行新一輪選舉,試圖令正義與發展黨(AKP)重奪議會大多數,並且將獲得庫爾德人及左翼支持的人民民主黨(HDP)趕出議會。

工人階級

但是,如果在土耳其的工人組織中號召廣大的工人階級,就有可能打破這些障礙。團結工人階級的綱領包括捍衛民主權利、全國所有民眾的訴求、工作和住屋權利、為所有民眾的利益,將大部分地區的資源置於公有並民主控制。

在社會主義綱領的基礎上,就有可能團結來自敘利亞、伊拉克和跨區域的民眾,建立起共同抵抗「伊斯蘭國」的運動,反對在中東腐敗的地區勢力和帝國主義。一個自願結合的中東社會主義聯邦可以讓人民自由地民主決定自己的命運。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