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危害村民生命的第六套輕油裂解廠

六輕鄰近的麥寮居民採訪實錄,經筆者整理紀錄以口語化方式概述重點

矛盾 工人國際委員會(台灣)與六輕鄰近村落兩名居民

Q1:六輕來到這裡之後,對於附近居民的生活及健康影響?

居民A:你 想想看嘛?他們每天排放出那些有毒物質,對我們不會有影響嗎?那些教授的研究跟論文是真的啦,我們很多住在這裡的長輩還有親戚都身體不好,得到癌症的當然 也是很多啦,我是沒有念很多書啦,可是我知道他們每天排放出來的那些東西,對我們絕對都有很大的影響,我們這裡的人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有的是癌症啦,有的 是肝硬化啦。

Q2:台塑所承諾的回饋,你們有實質感受到嗎?

居民A:回饋是有啦,但是他們賺了那麼多錢,給我們的也只是零頭而已,根本實質沒有辦法改善我們的生活,對於環境的汙染及對我們的傷害,也不是這些微不足道的回饋可以填補的。他們說會把工作機會給這裡的人,也是要考試進去啦,裡面的員工也沒有多少是這裡的當地人啊!

Q3:這裡的居民有抗議過嗎?怎麼組織的?

居民B:怎麼會沒有?很多啊!也沒有辦法啊。那些大財團也不怕我們,拿他們沒辦法啊。就是一個牽一個,一群人去啊,啊也是去吵一吵,他還是繼續在那邊啊。

居民A:我跟你說啦,這些大財團啊,就是最大的詐騙集團,錢都被他們賺去,犧牲都是底下的員工跟附近的居民啦。啊當初他們也都跟那些頭人講好了啊,官商勾結啦你知道嗎?有人給他們靠,人窮言就輕,他們用錢都可以砸死我們嘞!

Q4:當初六輕要來,有跟這裡的居民討論過嗎?

居民A:怎麼可能,都是他們那些頭人決定好了我們才知道,事情都是他們在決定的,他們講好就好,我們也沒辦法說什麼

Q5:縣政府單位有在監督他們(六輕)嗎?

居民B:哪有什麼幫助?進去工廠了也都是看到可以看的啊,檢查的路線都給他們安排好了啊!都嘛說會監督會管理,啊他(指六輕)一樣繼續在汙染環境啊,一樣在毒害我們啊。

Q6:對於六輕所帶來的這一切,你們有什麼樣的看法?

居民A:錢 都是他們在賺,我們也沒什麼辦法,污染是真的很嚴重啦,你跟我現在都在吸毒氣你知道嗎?他們有錢有勢,很多事情都可以給他們擺平啦,電視媒體也都不准報六 輕的負面新聞哩!啊他們那些頭人(指地方上有政治權力抑或者話語權的人物)都跟他們綁在一起啊,有什麼事情發生了也都是做做樣子,跟你說啦,只有我們窮人 要團結啦,才有可能改變,你說需要改變我也知道啊,但如果我們窮人不團結,怎麼有可能?

他們每年好幾百億在賺的,錢都在他們手上,污染就留給我們,你想想看嘛?他們為什麼可以這樣?都講好了啊,跟其他有權力的人都溝通好了啊,這世界就是這樣 啦,權力都控制在那些大財團手上。無奈啦,我們也知道這樣不行,啊可是我們要怎麼跟他們鬥?沒得選啊,我們也知道那些政治人物也都是跟那些有錢人走在一 起,啊現實就是這樣,是需要改變啦,啊選擇在哪裡?

hqdefaultimages

(上二圖摘自過往新聞相關畫面)

採訪心得及我們的立場與觀點

在此特別感謝居民A/B詳盡透露資訊。在訪問的過程中,感受的到其他許多居民並不願透露太多資訊,主要是因為懼怕其財大氣粗的台塑集團,害怕惹禍上身,可見在「民主台灣」裡的言論自由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第六套輕油裂解廠於1998年來開始營運,是台灣第一座私營的煉油廠。多年來因環保問題備受爭議,但台塑集團財雄勢大,利用法律手段和官商勾結壓垮一切反對聲音。

六輕所帶來的污染,嚴重的危害了彰化及雲林的沿海居民。根據雲科大林春強教授表示,六輕排出的廢物會有化學反應,然後依附著在PM2.5(細小得可吸入肺部的微粒)。被我們吸入之後,除了可能得到肺癌,還可能造成肝癌甚至血癌。

六輕危害最深的區域並非雲林麥寮的居民,而是彰化大城鄉的居民。《自由時報》本年四月報導:彰化縣大城鄉才是六輕最大的受害者。台大公共衛生學院在彰化縣大城鄉台西村及隔鄰的頂庄村進行成人社區健康檢查,結果發現,居民尿液中八種重金屬濃度,都高於雲林縣六輕廠周邊的鄉鎮。原因是六輕附近廿公里內空氣中含有大量致癌物,只要南風吹起,位於迎風面的大城鄉台西村首當其衝。空氣中的鎳含量是其他地區的四.五倍,苯更高達廿、卅倍。

台塑集團為了榨取瘋狂利潤,不顧當地居民死活,而藍綠兩黨的官商勾結下也令居民無法脫離困境。六輕造成對空氣和飲用水的污染,是無法在資產負債表上顯示出來的社會成本。這些成本的負擔落在居民身上,日後更無法逆轉。我 們工人國際委員會(CWI)認為應該立即停止六輕運作。我們要求政府將六輕煉油廠收歸公有,並把資金投放在賠償給受害居民身上。只有把能源公司全部民主公 有化,由工人和居民民主監督和管控,才可以有計劃的發展再生能源,取代六輕和核四等破壞環境、危害生命的計劃。要解決這生死攸關的問題也必須為打倒資本主義而鬥爭。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