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

極端的新自由主義-TPP是美日帝國主義對抗中國的地緣政治武器

David Hundorf 中國勞工論壇 (CWI中國支部)

10月5日,美國與11個國家在阿特蘭大談判,多個跨國企業為TPP協定拼命游說下,在晚上達成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 賦予跨國企業重大的權力,而這協定只能形容為「極端形式的新自由主義」。TPP的支持者形容它為「21世紀貿易協定」- 事實上協定的很多內容也不關於貿易,而是保護投資者的權利、金融系統的自由化和限制政府的權力。TPP的反對者,包括《社會主義者》雜誌警告,這將會令食 品和藥物價格上升,也會造成更多私有化和外判。

TPP的締造者聲稱,這協定可以在2025年前為成員國提升2千8百億美元的生產總值,但我們應對這評估抱著懷疑。資本主義政府長年以來都在「自由 貿易」的名義下打擊工人權利,讓列強支配經濟弱國。從過往其他國際及地區的貿易協定可見,往往都是富人(即大企業)從中獲利,而窮人淪為輸家。

“ABC”

TPP的成員國包括美國、澳洲、新加坡、紐西蘭、智利、文萊、加拿大、馬來西亞、墨西哥、秘魯、越南和日本。這些經濟體總人口達6億,佔全球生產總 值大約40%。在這成員國清單中,在各小型經濟體的身旁,明顯存在兩隻「巨獸」-美國和日本。從這點可揭示TPP的真正意圖-美日合作去抗衡中國在亞太地 區的經濟影響力。

奧巴馬總統在簽署TPP協定後顯露出他真正的目的,「當95%的潛在客戶都在境外時,我們不能讓中國這樣的國家去支配全球經濟的規則,規則應由我們去定……」

這令TPP被謔稱為「ABC」- 即”Anyone But China”(除了中國外,任何國家也可參與)。TPP裏很多的規定,目的是要刺激新一浪的私有化,縮減國有部門,並將排除中國在外。

TPP也是一個建立經濟聯盟的嘗試,用以鞏固美帝重返亞洲戰略背後的新軍事聯盟。中國經濟、金融和軍事力量日益增長,重返亞洲戰略是美國對這趨勢的 回應。美國計劃在2020年前將60%的海軍駐守亞洲,並將軍事基地和防衛協定的網絡升級。9月份,日本國會在大規模抗議聲之下,強行通過了新的軍事法 案,容許日軍參與海外的軍事戰略,這也是對美國重返亞洲的另一面。

在民族主義者習近平的領導之下,中國以改組解放軍及強化外交政策作為回應。中國為了對抗美國的重返亞洲戰略及TPP,提出「一帶一路」等浩大的亞洲 乃至全球的經濟及外交計劃,目的是在歐亞大陸、東南亞及印度洋建設一個經濟走廊。北京希望通過國家來支持一些運輸及能源的基建投資項目,從而創立一個親中 的經濟勢力。中國也在加緊推動《東南亞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涉及東盟國、中國、日本、南韓、印度、澳洲及紐西蘭,排除美國!同時,北京與華府 都冒著災難性後果的危險,在這地區煽動右翼民族主義以及加強軍事競賽。新一場「冷戰」正在扼要形成,但今天沒有歷史上資本主義美國與斯大林主義蘇聯兩個壁 壘分明的陣營,相反各陣營都比較鬆散和不穩定。

日本資本主義過去一直在增加在亞洲區的投資,以減少依賴中國作為生產基地。右翼政府安倍晉三希望TPP能夠令日本進一步將生產投資從中國轉移至越南 和馬來西亞等TPP成員國。美國的布魯金斯學會 預測,如果美國成功將中國排除在TPP之外,將會(對中國)造成「貿易繞道」。布魯金斯學會 的祖舒亞‧梅哲(Joshua Meltzer)說:「各個國家和企業將重新調整供應鏈,以利用TPP成員國建立的新市場准入機會。」

這個趨勢已經開始:東南亞經濟體的工資比中國低得要多。根據廣州企業協會的資料,最近兩年已經有最少30%的台資企業從「世界工廠」廣東省撤出。

stop-tpp2-e1446220330917

強制經濟架構重組

同一時間,TPP正等著一陣逆風迎面吹來,因為協定還未在12個國家的國會通過。當其中4個成員國是變相的一黨專制國家──因此美日稱TPP是「民 主國家的聯盟」是無稽的──當公眾全面認知到TPP造成的影響時,群眾抵抗便會升溫。即使日本右翼領導人安倍晉三這個協議「只是開始」。

TPP令大企業的貿易和投資政策進入一個嶄新和前所未有的境地。事實上大部分內容仍是機密,可見TPP是多麼的不民主、潛在的毒性多麼劇烈。TPP的目的是強行打開原本受保護規管的巿場,開放予金融投機──儘管不容爭辯的是這些政策將會觸發金融危機。

TPP 亦會阻止政府資助表現較弱的經濟行業,削弱國有企業的角色。這點被安倍晉三和日本資本家拾起作為武器,以加快日本經濟推動新自由主義架構重組,是對抗日本群眾的武器。

情況就與歐盟下的新自由主義歐盟和歐元(單一貨幣)被資本家利用來打擊歐洲的工人階級,當中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希臘。諷刺的是,中國政府內部也有聲音指要逐步加入TPP,聲稱這可以促進習近平「陣痛」的經濟架構重組。

TPP最不誠實的地方是投資者與地主國之間爭端解決機制(ISDS),當中若果政府立法導致企業任何財政損失,企業有權控告政府。TPP的條約為教 育界、運輸業和醫療業打開徹底私有化的大門。TPP達成協定前遇到一個主要阻礙,是奧巴馬政府企圖將嚴厲的專利法案加插在協定裡。這後來以混亂的妥協中解 決,但結果是令TPP較窮的成員國的群眾付出更多,這些國家很多都有很強的製葯工業。

抵抗正在升溫

吊詭的是,TPP可以面對美國國內最大的反對聲音。「社會主義」候選人Bernie Sanders在總統選舉中冒起,他稱TPP為「災難性」的,可見現在TPP已面對一定的群眾反對聲音。這種壓力迫使民主黨候選人希拉里表態反對TPP, 這是 180 度的改變!當希拉里就任國務卿時,她曾經是 TPP 的熱烈追隨者。

勞動人民和窮人不能依賴資本建制的某一派來進行反TPP的鬥爭。現在我們需要的是工人組織、學生組織、生態學家組織和小農組織,在國家及國際層面上 組織抗議。取代企業主導的新自由主義貿易協定和經濟聯盟的替代方案,是由公共民主擁有 經濟資源,從而促成由下而上的真正國際合作關係。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