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蔡英文當選後,民進黨政府將面臨巨大考驗

宮城 工人國際委員會

台灣總統選舉結果揭盎,如眾所料民進黨的蔡英文以689萬票(56%)高票當選,在國會取得過半數席次(68/113席),行政權與立法權皆全面掌控完全執政。加上前年九合一選舉中地方政府過半數,民進黨被形容為「全面過半,強勢執政」。國民黨全面潰敗,朱立倫得票只有381萬(31%),取得35席,比上屆減少29席。而親民黨宋楚瑜得票157萬(12%)。憑著「明星」臉孔吸引選民的時代力量拿下5個席次,首次進入國會。另一矚目的第三勢力綠黨與社民黨聯盟則未能拿到任何席次。

群眾在國民黨下台後舒一口氣,並寄望下屆政府能帶來改變。蔡英文政府將會享受短暫的蜜月期,但她真的能帶來改變嗎?民進黨雖然席次上有壓倒性優勢,但不代表蔡英文有更大的改革空間。事實上,蔡英文競選時被對手譏諷她的政策為「空心菜」,只有空口承諾而無實際內容。在勞工國定假期和退休金,蔡英文所承諾的在執行起來與國民黨沒有什麼太大分別,當朱立倫承諾將基本薪資問題提升至3萬台幣時,蔡英文甚至不敢挑戰他的立場,可見她保守的經濟立場。全球經濟陷入低迷,台灣資本家已經磨拳擦掌準備新一輪對勞動群眾的打壓,代表資本家利益的民進黨將成為資本家們意志的執行者。

普天同慶國民黨大敗的同時,部分群眾並不是盲目信任民進黨的。今次的投票率是台灣開放總統直選以來最低,僅有66.2%,首次低於七成。此外,今次選舉的廢票數大增,由2012年的97,711票,增加到163,332票,可以看見已有部分群眾開始自主表達對於藍綠兩黨都不滿意的選擇。主流媒體極力渲染是次大選氣氛熾熱,一面倒歌頌「政黨輪替」如何偉大,企圖延長資產階級政權短暫的蜜月期。但蔡英文的實際得票數比2008年馬英九的得票數少了一百多萬。雖然台灣選民對國民黨深痛絕惡,早就想掃它下台。但民進黨執政八年的記憶同樣未能從群眾腦海中抹去,加上蔡英文的選舉工程未能有效回應後太陽花青年及受壓迫勞工的訴求。台灣大選投票率從2000年以來每況愈下,是因為群眾未能找到真正代表自己的政黨。雖然尚未進入歐洲兩黨制全面崩潰的時期(在希臘和西班牙兩大黨在最近大選都受到重挫),但可見兩大黨逐漸失去民眾信任。

國民黨大敗後,黨主席朱立倫辭職,新一任黨主席的選舉會進一步見到國民黨進一步分裂。在參選時臨時被換走的洪秀柱有意角逐主席一職,但即使是國民黨內也害怕洪的一中立場過度鮮明,令國民黨被邊緣化、「新黨化」。從馬英九與王金平之權鬥,到朱立倫成為弱勢黨主席,以至後來的總統候選人換柱事件,國民黨的分裂就像香港唐梁之爭或中共黨高層的分裂,反映到統治階級在資本主義危機下愈來愈分裂和不穩定。這個裂痕不會輕易恢復,而將會隨著局勢發展下去。

時代力量由太陽花學運領袖黃國昌、重金屬樂團主唱林昶佐,發揮了明星效應,在國會取得了5席的佳績。時代力量反映了太陽花運動後的群眾亟欲改變、但尚未完全擺脫舊政治代表的意識。這個中產階級的政黨主打台獨綱領,但作為民進黨的側翼與之合作,沒有超越民進黨的政治框架。時代力量在組織上並沒有群眾基礎,主要依賴媒體效應獲得支持,這是世界各地政治真空的現象。只有依靠工人階級作為社會變革的核心力量,反對中國及美日的經濟控制,才能為台灣爭得真正的自主權。但時代力量並不會走這一抗爭路線。

在太陽花運動後,台灣統獨問題再次回到選舉議題上。在選舉前夕,台灣親中歌手黃安舉報韓國組合的台灣籍女藝人周子瑜在電視上舉青天白日旗,期後周子瑜在演藝公司壓力下公開道歉,並承認「只有一個中國」,「自己是中國人」。事件激起大眾對中共的反感憤怒,在最後時刻掃走國民黨。

早在11月 馬英九與習近平在星加坡會面,會議上習近平強調台灣要堅守九二共識,明顯是警告準備執政的民進黨。蔡英文當選後,中國國台辦副主任龔清概被指控腐敗而落馬。龔清概是少數能說閔南話的官員,與台灣的商人關係良好。中共很可能要除去這名依賴台灣本土資本家的人物,改而採取對台灣採取更強硬的一中立場。

蔡英文競選時提出「新南向政策」有其經濟及政治原因。在經濟上,是中國工人罷工、加上勞動力短缺而令工資上升,加習近平的反腐風暴危及外企利益,令台商企圖轉移至勞動成本更低、企業法律更寬鬆的東南亞國家。在政治上,民進黨執政後希望透過台灣減少對中國的經濟依賴,轉為親近美日帝國主義,從而在中美之間取得平衡。

蔡英文會利用現時的反中情緒去推動TPP,例如將加入TPP形容為宣示台灣主權的手段(事實上TPP會讓跨國企業剝奪國家主權),以及將TPP視為反中的區域聯盟,擺脫對中國經濟的依賴。事實上,無論是中國為首的RCEP還是美國為首的TPP,都一樣是侵害勞動階級的利益和台灣的國家主權。

在重返亞洲戰略背景下,美國需要拉攏更多亞洲盟國來圍堵中國,因此民進黨上台後台灣會是一隻好用的棋子。中美在亞太區的衝突又多了一個戰場,兩岸局勢會進入拉弦狀態,即使中美在現階段不想有過火的衝突而影響已經低迷的經濟,但可預見兩岸的軍事化和加強民族主義宣傳,將令政局進一步走向不穩定。

一場反資本剝削的工運必須回應台灣國族意識的問題,而一場反民族壓迫的台獨運動也必須連結至打倒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鬥爭。唯有擁有這樣綱領的政黨,才能帶領台灣衝破未來的經濟和政治危機。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