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兩會:大規模裁員與失敗的經濟改革

社會主義討論小組對中國現狀的看法:

中國兩會(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與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正在北京舉行,中國勞工論壇訪問社會主義者對於中國的發展趨勢。中國勞工論壇的編輯文森 Kolo、內地活躍分子王林宇、香港社會主義行動成員、為《社會主義者》雜誌撰稿的左仁。

從北京兩會中得到什麼的結論?

文森:兩會只是一個傳聲筒,所有決定都是中共高層預先舖排好的。最近幾年,兩會因為成為全球富豪的俱樂部已引起注意。今年就有超過100名億萬富豪的代表出席。有報導指,在人大會議上,10位最富有代表的總資產是1,840億美元,是美國最富有的10位國會議員的財產的100倍。

習近平和中共政權利用今年的兩會,向全世界發出一個訊息——中國經濟並不如外界所想像的一樣差。可是現實上,中國經濟氣氛可謂極度糟透,各界菁英和全球資本家都非常擔憂。很多中國的地區都是面對嚴重的壓力,經濟陷入困境,而對於如何執行北京制訂的政策,大家都一籌莫展。中共最近進一步收緊媒體的控制,封鎖經濟的壞消息。這是另一個嚴重的警號。

仁:從兩會可見,中國政府面對目前的經濟危機,完全不能提供任何真正出路,而下一波對工人階級的打擊將會到來。政府在宣佈裁減500萬至600萬國企職位。在全國人大上,政府承諾會為下崗工人發放1,000億人民幣的「安置基金」。但當地政府頻臨破產邊緣時,這筆基金對於緩衝受影響的工人和地區來說,也只是杯水車薪。在受影響工業裡,工人連薪金也被拖欠,誰能保証這筆「安置基金」能到他們手中?

王林宇︰政府想在全國會議上表現團結,不要想爭議曝露於公眾面前。但自財政部部長樓繼偉的發言在坊間廣坊流傳,他大力打擊《勞動合同法》,指這法律對工人「過度保護」,令資本家身負重擔。樓繼偉是資本家的代言人,統治菁英中最新自由主義的一翼。這堆人將中國經濟危機歸咎於「工資上漲太急速」。事實上,房屋和生活必需品價格不斷上升,工資上升的速度只是僅僅能追上。樓繼偉的言論與整體趨勢符合:中國將會發生大幅裁員、工作崗位被削減、工資被降低,工人權利被打擊。

全國人大會議上,我們聽到李克強等高官指出,中國並沒有 「硬著陸」的出現,你們有什麼看法?

文森:中共已進入損害控制模式。習近平、李克強、中央銀行行長周小川等人,都一面倒唱好中國經濟,以挽回社會信心。在上海G20財政部長會議裡,中共官員很明顯這樣做,所以在兩會裏這些言論得以延續。

中共在年初時面對歷來最惡劣的股災後,現在嘗試收復失地。中國政府於兩會注資支撐股巿,以免新一輪的波動會令事情不可收拾。但即使如此,在2016年中國股巿仍是自希臘之後第二表現差的。還有其他幾個更嚴重的問題。資本空前快速地外逃,令北京更為擔憂。根據《彭博行業研究》的報告指,2015年已經有1兆美元從中國逃去﹐可見資本家對中國經濟信心崩潰,企圖在其他地方尋找價值。

王林宇:中共政權正在嘗試隱瞞經濟問題的整個畫面,他們利用堂皇的計劃去抑制著危機的氛圍。舉例來說,兩會上他們確認住房去庫存(全中國數千萬間)為2016年優先的任務。第三四線城巿是房產爆破最嚴重的地方,佔全部建房工程的67%。政府主要的解決方法是,將移民工遷入這些城巿,以去庫存及刺激房屋的需求。但人所共知這方法是徒勞無功,因為隨著經濟放緩,移民工的工資也會不斷下降。今天,很多地方的移民工已經遷出城巿,因為當地已經沒有工作機會了。

資本家和前房地產大亨任志強可能反而更為「理性」,他指出,唯一方法是拆毀賣不出的房屋。事實上在部分城巿這情況已在發生。可見政府的改革計劃充滿內在矛盾。大部分工人薪水很低,欠缺購買力,因此產能過剩問題不能解決,也不能將中國推向內銷經濟。相反,政府維持增加債務以防止經濟爆破,但這只會令經濟陷入長期停滯,就像日本一樣。

左仁:從上年六月和今年一月的股災,已可見政府全無能力駕馭經濟。他們嘗試利用刺激措施──注入信貸和貨幣寬鬆措施──以避免硬著陸。這令中國更可能步入日本經濟危機的後塵:高債務、增長緩慢、沒有利潤的殭屍企、民眾因不想花費而令購買力下降。但在中國的政治制度下,這種經濟危機會帶來比日本1990-2000年代更嚴重的社會後果,可以造成革命動盪的局勢。

財政部部長樓繼偉指工人工資上升過快

財政部部長樓繼偉指工人工資上升過快

政府正計劃在鋼鐵和煤礦業等重工業進行大規模裁員。短期內會有何影響?工人又會作出什麼反應?

左仁:近兩年,工人抗爭的數字正在上升。在2015年,罷工的數字是2,774宗,是2014年的兩倍。差不多九成的抗爭都是與欠薪、欠交社保有關。如果中共真的如之前所宣佈裁減500-600萬工人的話,失業率攀升會引發社會動盪,因為中共並沒有資源為大量失業人士創造新職位。

然而,就在全國人大期間,黑龍江省有超過一萬名礦工及其家屬上街抗議。超過8萬名工人半年沒有支薪,被警方大力鎮壓。有工人手持「共產黨還我們錢」的橫額上街,可見工人意識正在提高,並不像以往純綷反對個別老闆或地方官員,而是愈來愈傾向針對黨和中央政府。這批礦工來自該區最大的國有企業龍煤礦業有限公司。這公司在上年宣佈裁減10萬個礦工職位,礦工們過去數月一直持續抗爭。

文森: 現時全國國有企業僱員總數為3,700萬。中共宣佈未來兩三年內,國企將會裁減5-6百萬人,佔整體的15%。大斧已經率先向著鋼鐵業和煤礦業揮下去,社會保障部長尹蔚民直指這兩個行業準備削減180萬個職位,此外裁員的行業包括玻璃製造業、水泥和造船業。

為了防止社會動盪不穩,政府想間斷地裁員和關廠,「循序漸進」地將產能過剩的企業合併。但這場在雙鴨山市發生的礦工抗爭,顯示出礦產和鋼鐵業等重工業的工人都已大量面對欠薪。

黑龍江省長陸昊在兩會上公然撒謊,指工人「沒有減一分收入」,招致礦工抗議,迫使他承認欠薪的事實。這場抗爭罕有打破中共高官在人大會議悉心營造出的夢幻世界。

資本家們現在越來越擔心習近平所承諾的改革會暫緩甚至倒退。這個擔心合理嗎?如果是的話,又為甚麼會這樣的呢?

左仁: 是的,所謂的改革已經暫緩了,其實這結果幾乎是必然的。中共現在根本承受不了進一步的經濟放緩,因為這會帶來社會與政治動盪。他們在人大宣布的6.5-7%增長目標,應該會不大可能達到。但他們被迫走回舊路,注入信貸來刺激經濟,讓企業可以新貸抵舊債。這做法會使債務繼續增加,尤其是那些已經債台高築的國企。因此,中共正面臨兩難局面,經濟改革的加速會增加硬著陸的風險。所以他們現在很害怕,任何一小步的改革都需要步步為營,以防觸發連鎖效應,導致企業和金融的崩潰。

王林宇:簡單來說,政府繼續試圖推動改革來克服現在的困局,但是他們的實際行動會隨著狀況(包括生產過度和經濟疲弱的問題)而改變。他們仍舊使用「穩定增長、深化改革」的口號,但兩者卻越來越矛盾。中共政權內出現了分歧,有些人認為改革能夠跨過這些困難,但也有人認為現在的困局其實是源自於改革本身。

文森: 那些資本家們根本不知道他們想要甚麼,在中國經濟如是,在世界經濟也如是。從他們的資本主義制度之立場來看,他們需要習近平推行結構性改革,以解決中國的金融和債務危機,而這個危機一旦爆發亦會對全球資本主義帶來災難。但有時候這「藥方」可能比原本的「病」還令人難受。將大量「殭屍企業」關閉,隨時會觸發中國的經濟的衰退或硬著陸。

我們經已看到了中國放緩對國際所帶來的震盪,大家可以想像下假如中國出現衰退的話,那影響會怎麼樣。官方宣稱中國經濟增長為近7%,但已經將其經濟危機輸出到了巴西、智利、加拿大和那些出現過「經濟奇蹟」的非洲國家。

我不認為中共政權有甚麼大計劃,他們只是見步行步,幾乎隔一個星期都可以一百八十度的改變,來試圖應對各個相互矛盾的壓力。中共正在借來列根和戴卓爾夫人的政策,推動「供給側改革」──增加企業稅務優惠、為國有產業引入私人資本等。都不是新的玩意,不過是將舊有的改革承諾從新包裝。北京想藉此來說服資本家們一切都在政府控制之下,改革將會貫徹始終。

龍煤礦業集團宣佈裁員10萬人

龍煤礦業集團宣佈裁員10萬人

中國的媒體審查與打壓正在加劇嗎?

左仁: 沒錯,去年七月的時候,政府進行了一次有計劃的全國打壓,將超過300名維權律師拘捕。另外,中共將鎮壓「全球化」,將身處海外的異見人士拘捕。他們在香港和泰國綁架了銅鑼灣書店的店員,並迫使他們在電視上認罪。中共亦將被捕的異見人士控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這比起他們過去使用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更為嚴重,最高可能會判處無期徒刑。

文森: 在習近平領導下,中國進入了空前的專制控制。在兩會之前,習近平巡視了國營媒體的辦公室,並向他們訓示要「愛黨姓黨」。現在連經濟新聞和資料都需要經過北京的嚴密審查,而結果只會令更少人會相信官方數據。因此,過去一直受到官方容忍的商業雜誌《財新周刊》,上星期都意外地抗議官方審查,表達對政府限制經濟報導的不滿。經濟新聞過去算是個「安全區」,相對能夠容納較開放的辯論和異見,因為如果連這個都封鎖的話,中共將會犯下更嚴重的錯誤。

習近平的政策不但不代表他的強大和自信,而是完全相反。他所進行的高級別清黨,對律師與NGO的打壓,顯示對政局不穩的畏懼。來年將會舉行中共十九大,而各個派別經已為政治分贓作出準備,習近平當然希望鞏固自己的支持來避免敵對派別的反撲。

中共為甚麼要加大鎮壓?

王:      因為中正面對著急速的經濟下滑,而工人罷工和抗議事件的數字則不斷攀升。今天中國社會有很強烈的仇富情緒。中共需要增加打壓來防止工人和群眾組織起獨立勢力。政治上來說,這個政權十分不穩,內部嚴重分裂。當統治菁英公開分裂的話,群眾就會更有信心反抗了。

左仁: 習近平也透過鎮壓來將軍權、警權和監控部門權力集於一身。他要加強對這些黨國機器的控制。另外,中共在煽動民族主義來轉移民眾的不滿,他們指控那些維權律師和NGO為「西方勢力」,企圖在對抗西方國家的名義下讓人民「團結」起來。

文森: 打壓加劇的主因是國家內出現潛在的分裂,再者就是對群眾抗爭爆發的畏懼。政權害怕一旦一塊細小的磚石掉下來,整座高牆就會倒塌。整個社會的各階層都充滿了壓力,甚至包括菁英階層之中,這些壓力隨時會失控爆炸。當然,這自身也是矛盾的:中共越加大鎮壓,未來的社會爆炸的威力則越大。與中共的經濟政策一樣,其政治路線只會使到及後的問題更嚴重。但對於他們來說,危機晚來要比早來好。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