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維珍員工抵抗資方打壓工會

強積金對沖蠶食工人的退休保障

左仁 社會主義行動

維珍航空在年賺過百億的情況下,於2015年11月宣佈全球裁員,遣散以香港為基地的51名資深機艙服務員。公司在處理遣散香港員工時,並利用強積金對沖機制,沖走將被遣散的僱員應有的遣散費。在2016年2月25-28日,維珍航空工會發起一連四日的靜坐行動,並在3月1日遊行至英國領事館。

強積金對沖機制容許老闆使用強積金的僱主供款部份,支付長期服務金及遣散費,大大降低老闆炒人的成本,根本就是合法盜取工人的積蓄。據工會表示,被裁的51名服務員原本應獲得合共超過700萬的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但被對沖只剩下大約60多萬元。有工作超過22年的維珍員工,其中31萬被對沖,只獲2萬元遣散費,將來生活前路茫茫。此外,維珍航空在香港的基地享有免稅優惠。

早在一月份時,工會已經發動了野貓式罷工行動,但公司從英國聘用臨時空勤人員代替罷工員工,不惜工本都要打壓罷工。到了二月份,維珍航空更針對工會成員的正常執勤,將他們的航班編配大幅削減超過六成。根據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HKCCF)表示,「維珍航空竟然紀律處分三位當時參與工會罷工的會員,完全無視香港勞工法例賦予工會的權利。」

全球航空公司站在打壓工人的前線,通過強迫放無薪假和外判制度、招聘無工會成分的員工、削減各項成本等措施,打擊工人的保障和權利。在這背景下,像維珍員工般的抗爭在全世界此起彼落,成為一個趨勢。最近,香港國泰工會快月發起工業行動,而在法國、德國和挪威等歐洲多個國家,航空業員工也起來抗爭。

 

社會主義行動專訪兩位參與抗爭的員工,讓她們親身講述自己的處境:

Virgin-conflict-600x338

受訪者一、林小姐:

我年資最低,只做了八年,因為遣散費全部被對沖,現在賠償是零元。暫時我未知有什麼工作可以做,維珍方面沒有對我們作出支援,所謂轉介我們到第二間公司的做法,實際只是給我們HK EXPRESS / HK AIRLINE招聘廣告的網站連結,叫我們自己應徵工作。八年以來公司經歷了三次危機,三次叫我們做一些措施,像削減自己工時,幫公司渡難關,我們都有幫手。一來是CUT工時,做一年至兩年兼職,我們都有幫手。但現在被對沖後我什麼都換不到。

受訪者二、李小姐:

我在維珍工作了15年半,但今次裁員我是一毫紙的額外賠償都拿不到。這是第三次公司地震,第一次是九一一,要我們放無薪假一兩星期,我們有共渡難關;第二次是沙士,我拿了半年無薪假年;到08年金融風暴要炒人,要我們轉做PART TIME,我當時飛半價,返一個月放一個月,工資只有一半。到今次公司要炒人,只用一封信就交代了。我們的存在是我們懂廣東話和普通話,因為很多英國華僑不懂英語,我們也做很多大陸人生意,所以英國空勤員是不能完全取代我們的。我已到41歲,其他亞洲航空公司空勤員的退休年齡是35-40歲,所以怎會再聘用我呢?我們只能做一些文職工作,但我已做了本行這麼久,是會脫節的。

FULL TIME一個月飛四班機,包括房屋津貼、語言津貼,大概有2萬6千元。但現在我底薪只有6千(港元),現在我們很多時飛兩班機,來回一次我們有460(英)鎊,每個月只有一萬至萬一元。我有一個八歲小朋友,正在讀小學,要靠我們老公了。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