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談會:南山保險業勞工的鬥爭

施少華常務理事:「資本主義是什麼呢?唯利是圖、為所欲為、貪得無厭!」

工人國際委員會(台灣)報道

3月27日,工人國際委員會在台北市景美舉行座談會,邀請南山人壽保險工會講解金融保險業勞工的困境與南山罷工的經歷。在場講者分別為兩位南山工會常務理事王尹彤及施少華,以及早前積極聲援南山罷工的工人國際委員會成員Vincent。

王尹彤常務理事談到民國98年AIG保險將南山股權賣出,最後二賣由潤成集團接手,不但不解決過去的勞資爭議,反倒更加強化對於工會的打壓,並透過各種法律手段打壓工會,並急欲規避應承擔的雇傭責任 。

12920363_842898725836739_2006859803416692838_n

南山罷工受到怎樣的打壓?

兩位常務理事都談到法律對工人的不公平。王尹彤憤憤不平說道,根據法律,如果資方要更改勞動條件,是必須要經過勞資協商,但資方片面更動南山業務員的勞動條件,也完全沒有被法律追究。工會在民事訴訟的官司上,由於資方有更多資源可以大量「舉証」,令工會節節敗退。施少華常務理事表示,南山工會罷工期間,只能設立罷工「糾察線」而不是「封鎖線」,勞工只能在公司門外勸其他人不要進入,但如果全面封鎖出入口的話會觸犯法例。公司也用法律打壓工會領導,王尹彤說:「現在除了我之外,其他理事都有罪在身,被控『妨礙自由罪』。」

南山資方也企圖動員一部分高年資的業務員來反對工會,刻意製造一些分化,例如說:動員下屬透過電話騷擾工會幹部。王尹彤常務理事:「我最不想見到的就是勞勞相殘!」

勞工抗爭的經驗

施少華舉出一些台灣勞工抗爭成功的近例。例如,台大的教學助理終於被承認是勞工的地位,可受勞基法保障,而世新大學也開始走向這個方向。之前高鐵工會宣佈發動罷工,那些資方半夜開會也要談好條件,因為高鐵是全國很重要的運輸業,不能讓它停頓。」他又提到去年華航企業旗下的華潔公司,華潔工會發動罷工時設立糾察線,阻擋資方將貨運出,很快就迫使資方妥協。

王尹彤也分享到去年到訪南韓聲援Hydis電子業工人。Hydis工人曾經在2015年赴台抗爭,反對台灣永豐餘集團旗下的元太科技關閉生產線與解僱勞工。「當時韓國的工人叫我們穿雨衣,我們沒有在意,好吧就穿吧,豈料警察真的用胡椒水跟辣椒水和催淚瓦斯鎮壓。韓國工人保護我們,讓我們先撤退。」王尹彤表示:「為什麼南韓工會力量這麼龐大?因為工人真的受到很大打壓,知道一定要團結起來!就像近年台灣工會好像興起了一點,因為台灣勞動條件愈來愈差。」

施少華:「資本主義是什麼呢?唯利是圖、為所欲為、貪得無厭!」這句話由一位經歷過罷工的工人講出,的確是特別有說服力。他引用郭台銘前年捐一百多億台幣建設台大醫院新大樓,但後來卻要佔用大樓好一部分來作為自己的辦公室,建案也由自己的公司承包「就是左手轉右手、沽名釣譽。」

工國委(CWI)Vincent表示南山罷工証明只要有具戰鬥力的工會,零散工人也可以組織鬥爭,令人感到很鼓舞。南山罷工也激發了大眾銀行威脅罷工,相繼的合正工會及豐裕工會勞工抗爭成功。工國委 (CWI)過去幾個月積極聲援南山罷工,舉辦了二十次街頭宣傳。Vincent解釋台灣經濟依賴中國,將會因為中國經濟危機而受到影響,因此金融業與國家部門正在推動「破壞性創新」,就是以金融業數位化名義裁減員工,以節省成本。這將會打破無數工人的飯碗。「我們已經可以開始預示到未來如同元大併購大眾的案子將不斷產生……金融數位化的推動除了加速金融寡頭壟斷外,更是成為打壓工人階級的武器。」

「南山工人跑業務、具專業知識、服務客人,辛苦勞動,他們是實際運作公司的主人,資本家對公司運作卻一無所知,因此勞動者才是生產/經營公司的主人翁,也因此我們主張工人應該奪回經濟的擁有權和控制權。」

1465206_1143223969044223_2781908826426956138_n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