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今年首兩個月發生過千次罷工

王林宇 中國勞工論壇

中共政府加緊鎮壓勞工維權人士,試圖以此遏制必 然會越來越高漲的工人反抗鬥爭,但這做法只會令 改良空間進一步窒息,令中國走向革命的危機。

根據《中國勞工通訊》的統計數字,今年1丶2月份,平均每月發生超過500起罷工抗議事件,遠超 去年同期水平,也超過2013年全年的總量。而且鋼鐵和煤炭等行業的疲弱狀態令工人鬥爭逐漸由沿海 私人企業向內陸國有企業蔓延,這更加有力地撼動 了中共政府的統治基礎。今年2月29日,150名礦 工在江西省萍鄉礦務局外發起抗議。事件起因是萍鄉礦業集團關閉了高坑煤礦,並將工人工資削減到每月僅470元——1922年時,剛剛成立的中國共產黨曾在這裡領導過安源路礦工人大罷工,向資本家討要被拖欠三個月的工資。在隨後的兩周里,黑龍 江雙鴨山和吉林通化分別爆發了涉及數千人的討薪 抗議事件。工人的罷工和抗議行動大多都遭到政府 的鎮壓,意味著反裁員和反欠薪的鬥爭自然會與爭取工會權丶罷工權和集體談判權的鬥爭聯繫起來。

改良主義團體喪失活動空間

3月29日,《環球時報》刊登的一篇關於阿根廷「 骯髒戰爭」——魏地拉(Videla)軍事獨裁政府對左翼異見人士的大規模鎮壓行動——的文章寫道: 「他們(右翼恐怖系統)公開為軍政府辯護,私底下採取『失踪』策略進行秘密綁架丶監禁丶拷打及處決。」這簡直就是中共政府自己的鮮活寫照。去年12月初,廣東警方以涉嫌「職務侵占」或「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為藉口——這是中共政府打壓工人鬥爭的慣用伎倆——逮捕了曾飛洋丶孟晗丶彭家勇丶朱小梅丶何曉波丶鄧小明等21名勞工維權人士,而曾飛洋和孟晗兩人至今仍未被釋放;彭家勇和孟晗此前也曾因為參與工人罷工而遭到警察的恐嚇或逮捕。同月23日《人民日報》發表文章,對曾飛洋和利 得工人罷工行動進行大肆污衊,試圖使人們相信工人罷工完全 是因為勞工NGO和境外勢力的煽動。為了避免自己和工人受到政府鎮壓,勞工NGO往往將鬥爭局限於具體的經濟訴求,例如追討被拖欠的工資丶社保金和裁員補償款;在2014年12月利得鞋廠工人第二次罷工之後,曾飛洋所在番禺打工族服務部甚至勸說罷工工人向資方妥協。這種策 略阻止工人將逐漸積累起來的憤怒情緒直接指向中共政府和資 本主義制度,因而在一定程度上滿足了政府的維穩需要。正是 因為如此,番禺打工族服務部的活動曾獲得當地政府和法院的 支持,曾飛洋本人也曾被聘為廣東省總工會《南方工報》的特 約記者。但是隨著經濟增長放緩,中共政府企圖通過加重對工人的剝削來阻止危機的爆發,這必然會不斷擠壓合法鬥爭的空間;而且,原本孤立的工人抗爭事件演變為大規模工人運動的可能性越來越大,例如雙鴨山礦工抗議事件可能會導致龍煤集團旗下身處相同困境的其他煤礦工人採取類似的行動,令中共政府不得不放棄改良主義保護傘,以更加直接丶露骨的方式鎮壓工人鬥爭。但是如《中國勞工通訊》於今年3月11日的一篇報導所說,打壓勞工團體不僅不會擊敗工人鬥爭,相反,在失去了勞工團體的約束之後,沮喪的工人可能會採取更加激進的方式來實現自己的訴求。

勞工三權面對的政治問題

在低迷的經濟狀況之下,視工人組織為死敵的政府更加不願意 向罷工和抗議做出讓步,因為這相當於鼓勵更多的工人採取類 似的行動。中國勞工論壇支持工人爭取工會權丶罷工權和集體談判權,從而更有力地反對裁員和欠薪,但工人階級爭取這些基本權利時,也意味著要面對挑戰中共專制統治和資本主義這政治問題。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