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薩克斯坦:全國爆發反私有化示威

假選舉並沒有帶來穩定

Sergei Skobelev 工國委(CWI)俄羅斯

哈薩克斯坦的局勢政日趨緊張。當地爆發反對納札爾巴耶夫政府的群眾示威,數星期之執政黨在國會選舉中以舞弊「獲勝」。當地網媒Azzatyq報導:「縱使當局禁止任何未經批准的遊行,自4月24日民眾在哈薩克斯坦全國發起示威,抗議政府計劃在東部主要城市(阿斯塔納和阿拉木圖)、西部的石油重鎮和南北部的其他市鎮推動土地私有化。」

政府定5月1日為國家團結日。當天,在石油城市扎瑙津和中南部農業城鎮克孜勒奧爾達也有爆發示威。讀者可看YouTube示威片段

影片顯示克孜勒奧爾達警方襲擊示威群眾,畫面猶如2011年鎮壓扎瑙津石油工人罷工的大屠殺。到目前為止未有人傷亡,而反對納札爾巴耶夫的運動正不斷蔓延。

示威者一定要一絲不苟地組織起來保衛集會。為了組織一場真正能夠挑戰新當選的獨裁者,每場集會由群眾選舉出來的代表要在地區及全國層面組織連結起來。

現時政府只允許馴服的政黨和工會存在,而工人和青年人建立的獨立組織,大多遭受政權的殘酷打壓,參與者甚至會被監禁。因此,建立非官方的鬥爭組織,並提出反對派的政綱,是現時的迫切任務。

現時的關鍵訴求是反對土地和工業的私有化,並且要求真正的工人民主,在社區、工廠、學校以及其他工作場所選舉代表。縱使許多哈薩克人對於斯大林主義下的生活仍然歷歷在目,但是很多人仍然視社會主義作為社會的大多數謀利益的社會經濟制度。一個這樣理念的政黨是十分重要。

以下為一篇關於最近的選舉及其後局勢的文章:

哈薩克斯坦:假選舉之後,制度崩潰的預演開始

Sergei Skobelev 工國委俄羅斯

Kazakh-election

哈薩克斯坦在3月20日舉行國會大選,官方稱之為「改革政府」的開端。納札爾巴耶夫承諾過會將獨攬他個人手中的大權下放。這場選舉雖然比起過去有所不同,但這並不代表政權有意思真正推動民主。對於靠工資度日的大多數人來說,選舉不過是例行公事,而且將國家帶向更嚴重的社會政治危機。
假民主

在哈薩克的下議院中,三個傳統的親政府政黨依舊壟斷:總統帶領的「祖國之光黨」、充當花瓶的「共產」黨,以及代表大財團利益但限制其政治野心的「光明道路黨」。

至於較出名的反對黨,當局只容許全國社民黨,但其前黨主席在宣布退出政壇從商以後,該黨一直受到緊緊約束。他們得到數個百分點的選票。這次一改以往,選舉名單上充斥了未曾聽過、親總統的空殼政黨。記者們在推特(Twitter)上笑稱:「讓反對派參選並帶著他們兜圈子和欺騙他們,總好過甚麼不准許,讓人對此莫不關心。」

不過,如果反對派利用選舉論壇來自由鼓動群眾,對政權來說實在是太危險了。自由派「前進!」經已在打壓下瓦解。在同日舉行的地區選舉中,選舉委員會以「違反」申報財政規例為名,而取消了超過300名獨立候選人的資格。
但更可信的原因是他們反對政府。譬如來自阿特勞的左傾獨立候選人Max Bokaev,一直支持扎瑙津石油工人罷工和其他工人抗爭,也被剝奪參選資格。

執政黨之再興:波拿巴主義的鞏固

納札爾巴耶夫政權可以說是個典型的資產階級波拿巴主義。資產階級意識到「要保住錢包,則不能戴上冠冕」。在這個制度下,工人只有一個選擇:要麼接受,要麼推翻波拿巴。

而當工人階級沒有自己的政治力量的時候,其只能夠作為其他人撈取政治資本的工具。總統委派哈薩克鐵路公司副總裁到「祖國之光黨」的選舉名單,而該公司指使工人們投票,這類事情實在不足為奇。學生們翹了一個星期的課,並在當局得嚴密監控下綵排執政黨的勝利慶祝大會。

納札爾巴耶夫政權在過去數年顯示所謂「穩定」的內裡是什麼。在扎瑙津的屠殺後,西哈薩克斯變得太不忠誠,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建立該地區的維穩機關。

總統的意願是要重整執政黨的幹部,並提拔那些「現階段需要的人」。由於缺乏任何有能力接替納札爾巴耶夫的人物,他們所能夠做的只是鞏固現有的機關來安撫大資本家。不過,他們還有很多擔心的理由。畢竟納札爾巴耶夫不會長生不老,現在仍不知道誰能夠在金融系統崩潰時保障私有制的不可動搖,並為投資者和銀行們維持穩定的局面。
改革政權不過只是由一個狹隘的「群帶精英委員會」全權取代納札爾巴耶夫而已。

Riot police officers detain demonstrators during protest against President Nazarbayev's government in Almaty

由82%到崩潰

當地的反對聲音只來自西方的評論員,包括歐盟和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的外交機構,以及人權組織。但是,這些批評並不是為了支持哈薩克人民反抗不義,而是為了表達對於哈薩克與俄羅斯帝國主義走得太近的不滿。因此,這些組織並不能夠改變任何東西。過去,納札爾巴耶夫政權就從未批評這些西方組織,以換取更好的條件售賣原材料。另一方面,俄羅斯國會已經表示全面肯定此次選舉,並推動更進一步的「經濟、政治和軍事合作」。

現在沒有取代現政府的力量存在。資產階級反對派已經被完全摧毀。經濟危機則越來越明顯,工人、國企員工、青年人和中產階級的負擔亦變得越來越大。只有與納札爾巴耶夫和克里姆林宮合作的宗教勢力才會在這個時勢感到自在。納札爾巴耶夫會繼續嘗試鞏固國家機關,但在這個時候放權的話將會引發全面的政治危機。埃及穆巴拉克的執政黨當年也有「人民民主的授權」,在選舉中得到82%的支持。但面對危機狀態時的專政獨裁與政治無能,使得人們最終焚燒其全國的辦公室。

哈薩克的工人需要學習「阿拉伯之春」的教訓:要完全剷除舊政權和反動勢力,工人們需要建立自己的政黨,並準備好要奪取權力,以工人政府之名推動解決危機的唯一方案──社會主義。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