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私校董事會:如何建立學運鬥爭?

踢走私立大學的「土皇帝」

矛盾      工人國際委員會

在台灣,有七成四的大專院校生都在私立學校中就讀,全國二十二萬名的弱勢學生高達七成七就讀私立大學;私立大學是台灣高等教育的主要場域,但許多私立大學的董事會,往往凌駕在校園中的教師與學生之上;近年來,我們也接連看到私立學校弊案頻傳,上至大專院校下至國中小學;誰受害了呢?無疑是私校中的教員與學生。教育,本就是公共事業,不應當是私人牟利的工具;然而在私立大學中,董事會唯利是圖、專斷跋扈。

20160524005554

私校董事劣跡斑斑

在今年五月的反漲學費運動中,我們更可以看到許多私立大學每年獲利不斷增加,學費卻也連年攀升;校內軟硬體提升了嗎?師生的福利有改善嗎?沒有!反倒是董事會收割了利潤;也因此,這些私立大學就淪落成為這些教育業資本家們的搖錢樹。目前大學院校在校學生有高達22.58%(32萬餘人)申請學貸,而私校學生申請學貸是公校的四倍,如包括畢業學生,則有超過94萬青年族群背負學貸。私校學費平均是公校的兩倍,令學生負擔不斷加重,青年貧窮化雪上加霜,校園勞動者的權益不斷受到挑戰與打壓,教員們也得背負董事會這群碩大的寄生蟲。

例如在今年五六月分別有高醫大師生反對董事會的抗爭,要求改選董事會;停辦兩年的永達技術學院也爆發停辦兩年後仍支出三億,疑似遭董事會揮霍;若再看私立中小學,今年便有崑山中學董事長掏空校產、新北育才小學董座三年貪汙上億校產,及人中學董座掏空校產五億元;

02(50)

圖為世新大學董事長成嘉玲(左)及其子周成虎董事(右)

筆者目前就讀的世新大學,董事會更是典型的私校土皇帝。高教工會在去年揭露出世新董事會透過強迫陸生入住高於市價的狹小學生宿舍,從中圖利董事會親屬,獲利可能高達上千萬。在前年底,世新大學高層也作出打壓學生言論自由的蠻橫行徑;在去年的學生會選舉中更傳出以行政手段阻擋有意抗爭的候選人;而在今年世新大學董事會更是不顧學生的反對聲浪,強行向教育部提出調漲學費的申請案。

以上這些例子都只是冰山一角,在私立學校中,各種董事會與校長的貪汙腐敗更是罄竹難書。過往台灣學生欠缺在校園的獨立組織,加上受到嚴苛的校規所壓制,往往敢怒不敢言。但這形勢將會逆轉了!關注私校法修改的教師工會團體在六月底發起串聯,批判國內各私立大專院校董事會有圖利與濫權問題,並準備連同學生組織發起抗爭。

民進黨雖然近期提出了一些私校法改革方案,但根本完全不足以帶來真正改變,連顯著的進步性也稱不上。不僅反對納入勞工董監事,更連公開董事會會議紀錄也不敢提出,而且私校退場後財產歸屬仍握在舊有董事會手裡;背後反映出來的是在民進黨的思維中,私立大學是這些董事們不可侵犯的「私人財產」。公共監督呢?蕩然無存!在高教工會的批評中也指出:民進黨是把私校當成「私人經營的公司」在看待的,它並不認同「教育本身就存在公益性」這樣的想法。

 

學生要建設獨立組織

面對今天私校法修改的聲浪,便是激進學生組織起來的契機,高教工會和全教總提出修法訴求,企以藉此加強私校的公共監理;這是我們支持的。但是,為了對抗校園內的土皇帝們、為了消滅那群碩大的寄生蟲,為了讓學生擴權,並且落實真正的校園民主化,獨立的群眾性學生組織更為重要!目前台灣欠缺獨立的學生會組織,很多學生會都是半官方並受校方操控的,未能作為學生發起抗爭的平台。學生會像一個諮詢機構的花瓶,實際權力始終在校方一邊。

社會主義者固然支持私校法的進步改革,也支持學生及教師代表進入董事會,但單靠這樣並不足夠挑戰資本家董事會的霸權。建立群眾性的學生組織及教職員的抗爭,才能真實的翻轉大學內的權力結構。

1fe7488eff6106cd4ce0f898d18ea3ce

師生代表進入董事會可以為師生充權,揭露董事會內圖利分子的惡行,並將其化成鼓動校園抗爭的平台。但是在當今體制下,董事會終究代表了資本家和政府的利益,整個組織架構和規則也是由資本家來制訂。就像一個代表群眾的立法委員進入議會後一樣,群眾代表必然受到孤立、限制乃至打壓。

師生能贏得多少權益,最終不在於談判技巧甚至不在於法律條文的細節,而在於師生組織與資本家董事之間的力量對比。因此,學生和教師必須建立獨立的群眾組織,在必要時發動抗爭運動向資本家施壓。同時,這樣的群眾組織作為一個平台,讓師生商討他們的訴求、抗爭策略以及選舉產生其董事代表,確保師生代表受到民主監督。

因此,學生需要通過抗爭運動,由下而上建立民主的學生群眾組織。此學生會要開放予所有學生共同參與及決策,並由學生民選產生代表。這個獨立的學生會應有權與校方定期談判,共同制訂校政。各校的學生抗爭組織也需要串聯起來,組成跨校乃至全台的學生群眾組織。

董事會所要的利潤最大化,將造成教員與學生的權益受損與負擔加重-校園中的教員學生與董事會的利益在本質上是不可調和的。這樣的學生群眾組織也必須與教員的自主工會並肩行動,停止董事會牟取暴利的惡行,反對漲學費、增加學子的資源、改善教師的勞權,為校園民主化及教育公共化而奮鬥,唯有當校園內的學生及勞動者團結一致,才能打倒董事會的壓迫!

前段時間分別有空服員罷工的勝利,以及國道收費員自救會歷時兩年的抗爭終獲成功,都一再點明一個真理-團結!團結!團結!才能改變現況,翻轉未來,才能爭得我們應有的權利。

 

工人國際委員會(台灣)主張:

  • 建立獨立的學生群眾組織,挑戰私校董事會霸權
  • 校方董事會由教職員及學生民主控制,踢走資本家董事
  • 教育全面公共化,加大投資教育資源,落實全面免費教育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