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諾登感謝香港難民的協助

斯諾登曾經藏匿在深水埗難民住所,以逃離美國的追捕

帕莎 社會主義行動

39-cover2-1-212x300

《社會主義者》雜誌第39期

美國國家安全局人員斯諾登揭露美國收集情報的惡行,及後逃至香港避難,期間藏匿於難民的居所。一直備受港府歧視和抹黑的香港難民,成為了全球新聞故事的英雄。

斯諾登在2013年5月潛逃香港,揭發美國政府對全球的大規模竊聽和監控,對象甚至包括120多名國家領袖,例如法國、德國、巴西及墨西哥。

斯諾登在香港最初向聯合國尋求庇護,但香港的庇護政策極為嚴苛,他和許多其他難民一樣最終都失望而回。當時他十分擔憂被美國當局追捕,有機會像李波等人被中共違法綁架一樣,甚至遇上更惡劣的狀況。美國也可用法庭引渡他回國。

後來,他戴著黑帽墨鏡,在一名知名的難民人權律師陪同下去到深水埗,藏身於香港的難民社區之中。

對於難民冒著人身風險,即使物資匱乏卻仍慷慨援助他,斯諾登表示感激。最近他在Tweeter發帖寫道:「三年前這幾個勇敢的家庭保護我藏匿香港。至今他們仍在等待庇護。」

tweet-e1473501011680

2016年9月7日斯諾登在Twitter發帖

菲律賓難民Vanessa:「我讓他睡在我床上。」

來自菲律賓的尋求庇護者Vanessa是社會主義行動成員,也活躍於難民聯會(一個於2014年成立、捍衛難民權利的組織),她是其中一位接濟過「全球第一通緝犯」、洩密者斯諾登的無名英雄。在斯諾登告密震驚全球後的首幾天,他住在Vanessa位於深水埗一所狹小的單位,居所還有她的母親和女兒。

「我的天啊,全球第一通緝犯竟然在我家中!」Vanessa接受英國《每日郵報》訪問稱,她看到他的照片遍佈各大報章,才得知那個客人的真正身分。

Vanessa形容斯諾登當時顯得相當哀傷和擔憂。「他沒有什麼衣服,所以我們幫了點手。」她甚至讓出自己的床鋪來讓他好好休息。「我們為他煮食,幫他購買所需的電腦用品。」她更笑說他愛吃麥樂雞!

斯諾登也提及了他對在成為國際通緝犯之初,為他雪中送炭的難民朋友之感受。「要不是他們的恩情,我的故事結局很可能會不一樣。他們教懂了我,無論你是誰,無論你擁有什麼,有時候一點點的勇氣都足以改變歷史。」

正當由奥利華‧史東(Oliver Stone)執導、哥頓‧利域(Joseph Gordon-Levitt)主演的電影《斯諾登風暴》即將上映之際,斯諾登在香港藏匿的經歷將會浮面。

不斷抹黑難民為「罪犯」和「假難民」的香港政府,同樣沒有為斯諾登提供保護,反而是社會上最貧困、最備受壓迫的一群對他伸出援手。

2015年區議會選舉,Vanessa(右)為社義行動的鄧美晶助選

2015年區議會選舉,Vanessa(右)為社義行動的鄧美晶助選

2015年區議會選舉,Vanessa(右)為社義行動的鄧美晶助選

「保衛斯諾登」

2013年5月,社會主義行動聯同其他18個團體,組織「保衛斯諾登」的千人大遊行。社會主義行動的鄧美晶是遊行的第一位發言者,我們並派發了數以百計的傳單,要求香港政府為斯諾登提供庇護。當時斯諾登表示,美國聯邦調查局正向港府施壓,尋求當局將其引渡回國。我們在傳單中解釋道,無論是中國抑或美國政府都不可信賴,皆因兩國都在大規模地對人民作出非法監控,以保護權貴的既得利益者。

斯諾登告密的要點:

  • 美國主要的電訊公司及科技公司為國安局提供所有客戶的通話紀錄。
  • 情報機構猖獗竊聽其他國家政府首腦
  • 國安局動用高級駭客團來進入全球的電腦
  • 國安局每天竊取全球2億條短訊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