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科爾賓革命?

打倒右翼布萊爾派!重建工黨為一個戰鬥型的社會黨,開放予所有左翼力量參與

corbyn-revolution-e1475150837470

 

大胡 中國勞工論壇

「科爾賓革命」正席捲全英國,民眾在全國各地發起數十年來最大型的集會,以阻擋工黨右翼「布萊爾派」重掌工黨。在全國都有類似支持科爾賓的集會,在利物浦有1萬人、候城3千人、錫菲5千人、倫敦基爾伯恩區有4千人。

六月的脫歐公投,是對英國統治者的一次重挫,並重新引發了工黨的內戰。作為一名左翼老將的科爾賓,在2015年乘著反緊縮的浪潮,勝出黨領導選舉。當時工黨選舉改制,容許基層工會成員和普通黨員參與投票,造成這樣的選舉結果。

布萊爾是親財團、好戰爭的前首相。他的信徒為「布萊爾派」。布萊爾派自科爾賓當選之初就計劃將他拉下馬。「工黨可謂是兩個政黨:一個是親資本的黨,而另一個是潛在的工人政黨。」英國社會主義黨(CWI英國)的Hannah Sell指出。大部分的工黨國會和地區議員都是親資本家、親緊縮政策的,但是絕大多數新加入的黨員都是支持科爾賓,並強烈地反對布萊爾派。

在國會支持英國留在資本主義歐盟的布萊爾派,在脫歐公投後慌亂起來。他們看到執政的保守黨內出現嚴重分歧,前首相卡麥隆辭職,政府可能隨時解散國會提前大選。

工黨右翼視現在為大選前踢走科爾賓的最後機會。在公投完結後五天(6月28日),工黨右翼提出了對科爾賓的不信任決議,嘗試迫使科爾賓辭掉黨魁一職,並以172票對40票通過。

這是一場右派發動的政變,當中充斥一切反民主和不光彩的手段。他們成功觸發了黨領袖的改選,並嘗試違反民主,阻止科爾賓參選。右派依然控制黨內機器,且禁止了13萬新黨員的投票資格。布萊爾派即使用盡官僚手段,但在基層的力量反抗下開始敗走。

9月24日選舉結果出爐後,這個爭議將會塵埃落定。科爾賓的對手是史密斯(Owen Smith),後者甚至要跟布萊爾派保持距離來維持一定的勝選機會。史密斯自稱「跟科爾賓一樣的社會主義」,又承諾舉行脫歐二次公投來爭取反對脫歐的人之支持。

「第二次保衛科爾賓的浪潮比起第一次還要大。激進化的年輕『專業人士』主導了第一次浪潮,而第二次浪潮有大量的工人加入,與他們並肩作戰。」塞爾稱。

雖然科爾賓不斷被指控為個「不能勝選」的人,但右派真正擔憂的是工黨在左翼領導下很可能會勝出大選,屆時民眾則會抱有更大期望、施加更大壓力,要求結束緊縮政策與新自由主義。

這場鬥爭也讓更多人對左翼及社會主義思想產生興趣。托洛茨基主義、社會主義黨(工國委支部)的角色,以及七八十年代其在工黨內部作為一個強大的馬克思主義派別的歷史,都成為了媒體關注的焦點。很多人都預計工黨會在領導層選舉之後分裂。萬一科爾賓輸掉選舉的話,一項民調顯示,高達20萬工黨的新黨員會跟隨他退出並組建一個新的左翼政黨。

右派在公開推動分裂。有資本家據報會資助工黨右派分裂出去。但正當科爾賓越來越有機會連任黨魁(甚至比去年的票更高),右派的即時分裂的可能性也變得較低。

布萊爾派現在更可能會採取從內部持續破壞科爾賓領導層的策略,迫使他在各項政策向反緊縮立場上妥協。右派正要求影子內閣的成員由工黨國會議員選舉產生。這樣會讓國會派「自成一國」,並架空科爾賓。

社會主義黨現階段並非工黨一員,但也在運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一名社會主義黨成員成功在最大型工會Unite推動了一項決議,要求強制重新選擇工黨國會議員。假若議員要向全黨負責的話,許多右翼國會議員的政治生涯將會終結。

社會主義者呼籲將工黨重建為一個反緊縮政策的政黨。其應該像早年一樣,成為一個聯邦性的政黨,讓不同的左翼黨派都能作為獨立組織加入工黨。這會打開工黨的大門,讓社會主義黨、工會及社會主義聯盟(TUSC)、反緊縮綠派等加入其中。這樣的一個擁有戰鬥性反資本主義綱領和鬥爭策略的重建工黨,將會吸引巨大的支持。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