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斯諾登風暴》揭露美國的「深層國家勢力」

特赦斯諾登的運動取得支持

Vincent Kolo 社會主義行動(CWI香港)

電影:斯諾登風暴
導演:奧利弗‧史東(Oliver Stone)
主演:喬瑟夫‧高登-李維(Joseph Gordon-Levitt)、瑞斯‧伊凡斯(Rhys Ifans)、梅利莎‧列昂(Melissa Leo)、尼古拉斯‧凱奇(Nicholas Cage)

在港尋求庇護的Vanessa和Ajith在2013年曾庇護逃亡到香港斯諾登。

在港尋求庇護的Vanessa和Ajith在2013年曾庇護逃亡到香港斯諾登。

「這與恐怖主義無關。」斯諾登在電影裡說:「恐怖主義僅僅是借口,其實是社會和經濟控制。」

三年前,「告密者」斯諾登揭露了政府龐大的監視活動,包括每天收集兩億條短信。如今上演的《斯諾登風暴》可謂在美國「深層國家勢力」的傷口上撒了一把鹽,激怒了其代表。在電影裡,斯諾登說,他明白美國情報機關為什麼入侵中俄的電腦系統和監聽電話,但入侵奧地利的又如何解釋呢?

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前副主任克里斯‧英格利斯(Chris Inglis)抨擊這部電影「荒謬」。是的,他當然會這樣說。斯諾登目前居於俄羅斯(他沒有如一些報導所說去尋求庇護,也沒有獲得庇護權)。他一旦回到美國,就可能被控「間諜罪」而判處三十年監禁。

監控無孔不入

這部電影沒有教我們什麼新事物,但用了不太沈悶的語言告訴我們,全球性的監控無孔不入,確實令我們不安。這部電影若能向公眾範圍傳播這種意識,已經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如電影所演示的那樣,全世界任何地方的手機或者手提電腦,都可能被入侵並轉化成為一個監視設備。斯諾登應對的辦法是把手機的攝像頭貼上膠布,並放進微波爐裡(似乎是很實用的做法)。在小布希總統任期和「反恐戰爭」期間,禁止竊聽的法律被廢除,並以秘密法庭制度取而代之。面對著這個不受民主監督的系統,斯諾登愈來愈感到恐懼。

電影用圖文表現美國國家情報局如何利用臉書或者谷歌等日常科技來進行監控。戲裡的一幕,斯諾登入侵一個十多歲女孩的臉書帳戶,並提取了一些信息,結果令她企圖自殺。擔任電影非官方技術顧問的斯諾登,及後公開承認電影情節太過貼近現實,因此令他感覺不舒服。

香港社會主義行動於2016年9月25日舉行遊行呼籲赦免斯諾登。

香港社會主義行動於2016年9月25日舉行遊行呼籲赦免斯諾登。

國家機器

國家機器,以及美國中情局和國安局,才是電影裡的超級惡棍。正如馬克思主義者(如恩格斯)描述的那樣,國家是一個特殊的武裝隊伍,包括監獄等等,目的是讓主宰經濟的階級壓迫其他所有階級。在我們的時代,這個特殊的武裝隊伍獲得了網絡科技的戰堡。

因此,工人國際委員會(CWI)及其在美國的組織「社會主義替代」要求解散美國國家安全局,廢除《愛國者法案》等反民主的法案。工人和年輕人要為了全面民主控制政府和國家機關而戰鬥,以廢除現有的由精英操控的不民主體制。

奧利弗‧史東向來以拍攝批判美國建制(尤其是軍事政策)的電影而著稱,包括《華爾街》,《七月四日誕生》,和《薩爾瓦多》等。《斯諾登風暴》是另一部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他的製作面對美國電影界的反對。「大製作公司都不接這部戲」他說:「基本上存在一種恐懼,不敢提及那個故事。」導演不得不轉向德國和法國籌集拍攝電影的資金。

主角喬瑟夫‧高登-李維是一名既出色、又有點偏執的電腦痴,堪比朱克伯格。這部電影涵蓋了2004年至2013年,從斯諾登開始成為國家安全機器一員(他在不同時期分別受僱於美國國安局、中情局和私營安全承包商),直到他作出重大決定,攜帶數千頁機密文件逃亡香港。

斯諾登的政治轉變

電影描繪了斯諾登從維吉尼亞洲開始到瑞士,再到夏威夷的非常政治旅程,由他從布希戰爭政策的支持者,到因歐巴馬政府未能帶來任何改變而絕望,成為了一位告密者。這部電影加插了真實的新聞片段,當中歐巴馬聲稱主張政府增加「透明度」,實在相當尷尬。2004年斯諾登加入了陸軍特種部隊,他相信這是「幫助人民擺脫壓迫」的好辦法。在安全機構內部,斯諾登發現他的政府恰恰做著反對自己人民的事情。他描述美國國安局的行為是「民主的存在威脅」。

斯諾登的政治理想很難被壓制。根據盧克‧哈丁的書本描述,斯諾登傾向自由主義右翼政客羅恩‧保羅(美國共和黨政客,在1998、2008和2012年三次參加美國總統競選),甚至在2012年捐款支持他的競選活動,之後斯諾登決定同美國安全當局決裂。

美麗華酒店

電影的很多鏡頭在香港的美麗華酒店拍攝。斯諾登在此處把大量的電子文件交給英國《衛報》的格倫‧格林沃爾德(由扎克瑞‧昆圖[Zachary Quinto]飾演)和伊萬‧邁克阿斯克爾(湯姆‧威爾金森[Tom Wilkinson])。奧利弗‧史東的作品是電影《第四公民》為基礎的。後者為獲獎的紀錄片,由在羅拉‧柏翠絲(Laura Poitras)執導,梅麗莎里奧(Melissa Leo)主演,整部戲於2013年在美麗華酒店內拍攝。

《斯諾登風暴》的首映剛剛上畫,社會主義行動安排了多位難民入場觀賞,以突顯八位尋求庇護者在保護斯諾登中發揮的重要作用。斯諾登的洩密文件由英國《衛報》記者公佈後,他被迫裝扮成一名電視攝影記者,偷偷走出美麗華酒店,並向在港的難民中尋求隱身之所。這一幕也出現在電影裡。

出席電影首映禮的難民包括,來自菲律賓的雲妮莎社會主義行動成員,來自斯里蘭卡的難民阿吉特(Ajith)。對於雲妮莎和阿吉特來說,他們在2013年英勇的行為沒有為其家庭帶來任何改變。「就像斯諾登一樣,他們沒有國籍」,斯諾登的律師文浩出席首映禮時說道。

不僅斯諾登公開表示支持在港難民,喬瑟夫‧高登-李維也在臉書和推特上發表聲明,支持我們在香港聲援斯諾登和難民的示威。電影末段出現2013年6月社會主義行動有份協辦的保衛斯諾登遊行,我們的橫額也出現在其中一幕。

screen-shot-2016-10-03-at-12-50-18-594x600-1

 

赦免斯諾登

電影上映的時間,剛好歐巴馬的總統任期即將屆滿,社會上出現了要求總統赦免斯諾登的運動。工人國際委員會曾經多次提出這點,包括歐洲議會的前任議員以及愛爾蘭議會現任議員保羅‧墨菲(Paul Murphy)。電影無疑會引起公眾關注這議題。在美國的總統候選人之中,目前只有綠黨吉爾‧斯泰因(Jill Stein)支持赦免斯諾登。

川普(Donald Trump)聲稱自己與俄羅斯總統普亭關係良好,有助於兩國達成協議,以間諜罪將斯諾登引渡回國審判。三年前希拉蕊說斯諾登是一個「雙手沾滿了鮮血的叛徒」,但迫於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競選運動帶來的激進浪潮,她淡化了立場,說斯諾登必須「承擔責任」(?)。

這些問題曝露了資產階級建制的雙重標準。歷屆美國總統都赦免了不少惡棍:福特(Gerald Ford)赦免了尼克遜;喬治布希為做偽證罪被判七年的「滑板車」路易斯‧利比(Lewis ‘Scooter’ Libby)減刑;嘉能可公司創辦人里奇(Marc Rich)因美國有史以來最大的逃稅案而被通緝,卻獲得克林頓的赦免。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