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三頭毒蛇」的抹黑與同妻的悲劇

裘青 社會主義行動

日前,中國上海浦東公安分局刊登一副歧視同性戀及愛滋病患者的宣傳廣告,引發輿論激烈討論,該廣告將同性戀與愛滋病患者與毒品三者以「三頭毒蛇」表達,將「同性戀」「愛滋病患者」與毒品畫上等號,同時右邊的文字亦特意將因吸毒而被捕的公職人員畫蛇添足地加上「同性戀」和「愛滋病患者」標籤,顯然地將之視為與毒品等同的危害社會行為。

雖然1997年中國刑法取消了「流氓罪」,意味著同性戀行為的非罪化,但見微知著,由此可見一個專制統治的政權對國內LGBT群體的壓迫取態。

中國LGBT群體現況

現時中國LGBT群體在社會上依然處於半地下組織的狀態,而一些沿海的發達城市如上海、廣州、深圳等地偶然也能看到當地的一些自發LGBT團體舉行公開或半公開的活動。同時,中國較發達的城市裡青年大多對LGBT持開放態度,甚至可以說LGBT概念早已在其價值觀中「正常化」(如青年學生經常稱呼自己與好友為「基友」),但LGBT在校內或朋友圈之間受到欺凌的情況還是相當嚴重,仍然在工作及社會上受到制度性的歧視。但與國外情況相似的是,受傳統觀念影響較深的年長一輩對此仍抱持相當的牴觸態度,甚至是對制定LGBT友好政策的最大阻力之一。

雖然青年整體上對LGBT群體態度友好,但根據2014年的調查顯示,中國普通民眾支持同性婚姻的人約只有21%,雖然比09年同類調查提高了5%,但距體取得社會主流接納仍差很遠。

其次,如前文所述,社會主流仍對LGBT群體造成相當大的壓力。現時中國同性戀者向父母出櫃率不足2%,而即使出櫃,他們當中的絕大多數得到的非但不是家人的支持,反而遭受到近乎人身侵犯的迫害。有的逼迫出櫃子女去接受精神治療(而同時針對同性戀傾向的精神治療部門竟仍殘存於某部分的醫療體系內!)、有的與子女斷絕關係、有的甚至要求子女無論如何先生了孩子再說,由此造成對同性戀的異性配偶及其子女的連帶傷害。

很多同志在家庭壓力下被迫與異性結婚,造成「同妻」這種社會悲劇。去年內地首份「同妻」人群調查報告出爐,內地目前約有1600萬名「同妻」,逾九成人遭遇過家庭暴力,三成人在婚姻中沒有性生活,但僅有三成人選擇離婚。

另一方面,農村的LGBT群體生活狀況相比之下則更為惡劣,由於中國農村的文化更為保守,也缺乏如城市般的同志場所,更沒有任何同志組織,因此與異性結婚仍是絕大多數農村同志的「必然」和「唯一」選擇。

中共的態度

此外,中國官方對LGBT群體事實上仍抱持相當的成見。中國官方駐聯合國的官員曾稱中國政府在同性戀方面的立場是「沒有立場」。所謂的「沒有立場」看似為LGBT群體留下一片空間,事實上卻是在保護LGBT權利上毫無寸進,地方政府更是有意無意地留難LGBT群體甚至公然污名化。如卷首所述,上海市浦東公安分局所為其實只是冰山一角,內地二三線城市政府對LGBT群體的標籤和污名化更為嚴重。同時中共一貫畏懼民眾任何的獨立自發組織,因此亦不時打壓LGBT組織,進一步壓迫其活動空間,更不可能如國外般舉行同志遊行,以致現時推動國內社會主流接納停步不前。中共獨裁政府比其他國家更需要用保守意識形態來維護統治合法性,因此近年來更大力宣傳所謂儒家思想。當女權分子做反對性暴力的行為藝術也遭到打壓時,同志平權運動更是政府的大忌。

社會主義者反對歧視同志,支持同志婚姻平權,支持同志享有平等的社福保障,支持建設獨立民主工會,以消除職場上的歧視。同志運動是工人階級運動的一部分,挑戰獨裁資本主義對不同少數群體的壓迫,達致勞動階級的真正解放。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