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階級鬥爭局勢與願景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台灣經濟正在陷入2009年全球危機後最嚴重的經濟困境。在中國經濟以及世界經濟停滯不前的情況下,台灣經濟也陷入貿易額降低、成長緩慢、債務累積、群眾消費力疲弱,經濟通貨緊縮一沈不起,台灣經濟未來可以陷入長期的危機。

台灣工人實際薪水倒退了16年。2015年第四季台北房價所得比高達15.75倍,等於要不吃不喝15.75年。貧富差距一直在擴大,所得最高五%家庭的平均年收入與最低五%的差距,由2005年的55倍增加至2014年的112倍。以上的計時炸彈曾經造成馬英九統治危機,而蔡英文接收了這些造成馬英九統治時期的計時炸彈。蔡英文上任百日時的民望比馬英九上任百日時更低。面對資本家的壓力,民進黨政府將會猛烈推動新自由主義政策,打擊程度不會比馬英九政府溫和。

蔡英文上任時表面向群眾運動作出些微讓步,例如在反漲學費鬥爭、華航罷工(但現時華航違反談判協議)、國道收費員鬥爭以及放寬移工勞權限制等。但這不代表蔡英文能承受對勞動群眾作出有意義的改良,她在個別部門的工人作出小讓步,希望買來一些時間拖延社會反彈。但重大的議題方面蔡英文毫不妥協向工人階級猛烈進攻,例如砍掉七天假、削弱勞動者的年金、減少財團的稅收等。

台灣政府將會學習中國及香港的刺激經濟措施,通過國家資助來提供資金(3400億)大量興建基礎設施,製造經濟成長的數字。這堆基礎建設將會是價格高昂而使用率低、浪費資源、破壞環境、充斥貪腐,普通民眾不會從中改善生活,只會讓發展商在過程中盜竊納稅人血汗錢及剝削勞動階級。

由於群眾對於藍綠兩營的舊政客感到厭倦,新生的時代力量以新鮮「激進」的形象進入了國會。由於民進黨民望急速下滑,時代力量也要爭取民粹支持而扮演反對的角色,例如在刪減七天假和私校法修改的議題上作出對抗的姿態,但當然沒有根本性反對民進黨的政策。在未來一段政治真空時期,迫切需要建立工人階級左翼政黨,團結不同的勞工戰團、環保團體和青年團體一同挑戰兩大資本家政黨制度和撙節政策。若果這股力量缺席的話,這類「激進新臉孔」的支持度可以短暫時間內上升,但他們並不能在資本主義危機中作為勞苦大眾的真正替代方案。唯有建立一個工人群眾政黨才能帶來出路,並防止右翼民粹派在未來的政治發展中冒起。

工運的發展和激進化

2015-16年台灣工運得到了多年來未見過的發展,工人鬥爭取得了大大小小的勝利。除了華航空服員大罷工取得初部勝利外(目前資方破壞勞資協議,鬥爭尚在進行中)與國道收費員多年抗爭後成功之外,還有南山人壽罷工及大眾銀行鬥爭,較少規模的則有合正及華潔的罷工勝利。工人階級的鬥爭信心正在加強,工會力量正在擴張,部分工會的底層工人因為激進化而挑戰保守的工會上層。

過往台灣工會官僚長期佔據工會領導位置,勞方在發起鬥爭之前被工會壓制下來,甚至很多工會長期的不活躍和僵化,工人不再視工會為鬥爭工具,工會淪為空殼。但隨著工人開始激進化而且更有鬥爭的信心,開始衝破了工會官僚對他們的枷鎖,華航罷工和台鐵鬥爭中工人都成立了自己的工會派別與工會官僚抗衡。這是台灣工運過去罕見的現象。

在反對刪減七天假的鬥爭中可以見到台灣工運建立全國工會聯盟的可能性。10月25日全國上百個工會組成拒砍七天假的暫時性聯盟,發動了三千多名工人及工會分子包圍立法院,是七天假鬥爭至今的一個高峰點。當天各派別的工會團結行動,一些在七天假抗爭中被動的工會也在先進工會以及底層工人的壓力下參與抗爭。如果有一個明確的左翼工運領導層,可以鞏固這股力量並走向全國性工會聯盟。

雖然拒砍七天假的鬥爭尚未形成全國運動,民進黨政府強硬的新自由主義立場已經激化了工運,目前只激起了工人階級中活躍的那部人投入鬥爭。蔡英文之後一連串的反勞工、親市場的政策,將會令整體勞動者感受到切身痛楚,使全體工人階級將會起來鬥爭。正如英國柴契爾在80年代初至中,企圖逐個擊破工人階級中的不同,但到了87年推動人頭稅時,就引起了全國1,800萬人罷交稅的鬥爭,成為柴契爾下台的關鍵事件。

統治階級內部分裂

由於蔡英文民望低落,國民黨愈來愈有信心發起群眾運動以削弱民進黨的統治。在年金改革問題上,國民黨企圖騎劫十萬名軍公教上街捍衛年金的遊行,但當然是站在小撮官僚特權、而不是整體勞動者的立場上攻擊蔡英文,也攻擊蔡英文的疏中立場損害了台灣經濟。雖然沒有群眾信任國民黨是真誠站在群眾立場上的反對黨,但他們還是會利用自己的社會基礎來動員群眾。社會主義者會介入這些群眾運動中並將之引導向反對兩大黨的鬥爭方向。

國民黨在落選後黨內分裂並沒有停止反而一直加深,反映著統治階級內部深陷危機。洪秀柱這名極端親中的代表當選了主席後,與黨內多數派發生愈來愈尖銳的衝突。最近,洪秀柱與習近平在11月會面時,洪秀柱只提九二共識、不提一中各表的立場受到黨內批評。洪秀柱主張帶領國民黨走向更為深藍,更為遠離反中選民的支持,而國民黨多數派害怕失去中間選民支持而不敢走得太遠。

國共合作在馬英九統治時期達到高峰,現時國民黨的命運很大程度上與中共獨裁體制一脈相連。中共選擇了強硬對待蔡英文,堅持蔡英文要承認九二共識,並將兩岸經貿協議擱置至今。中國對蔡英文政府的方針源於中共的「分離主義妄想症」。中共不但對少數族群的離異之心忐忑不安,在漢族中心地帶也是如此,中央政府竭力對地方政府強加控制。自總統大選結束以來,北京維持了與國民黨的「兄弟關係」,凍結與民進黨的外交。這可以成為國民黨領導層的政治包袱而不是本錢,特別是中國由過往的經濟成長動力國變成今天的經濟及金融不穩定。台灣對中國的出口急劇下降,在第一季下降11%。

川普上台與兩岸變化

美國資本主義出現歷史性危機而政制崩潰,造就了川普當選美國總統。美國乃至全球很可能會因此進入緊張的衝突和動盪形勢。從2008年的全球金融體系崩潰,到中東因美國開戰而變得暗無天日,以至英國脫歐以及歐盟開始分裂,現在川普當選再次表明了資本主義體制的不穩而造成全球長期混亂。共和黨建制派、美國金融界和軍事集團會嘗試限制川普的民粹、民族主義政策,使他以「正常模式」運作。但由於川普面對著巨大的社會壓力和政治兩極化形勢,前者有沒有能耐壓制他則是未知之數。川普擁抱激烈的民族主義和保護主義經濟主場,這意味著美國會迫使其他資本主義國家要為全球危機付出更多。這會令全球各國及各地區之間的經濟衝突升溫,因此固有的貿易協議可能會被撕毀或者重新談判。我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未來全球會陷入動盪時期,比過去幾年的暴風雨更為激烈。新一輪的危機是不可避免的,但工人階級與受壓迫群眾的強大運動也是不可避免的,而資本主義建制及其黨派受到更廣泛的挑戰也是不可避免的。

蔡英文當選的原因之一,是因為群眾憎惡馬英九的親中立場,而她顯得想要台灣擺脫對中國的依賴。她在92共識等歷史問題上與馬英九作出區別,但對兩岸經貿立場基本上繼承了馬英九的所有政策,例如準備推行服貿、貨貿等親中經濟協議。在中美於亞太區的地緣政治衝突激化的背景下,蔡英文在外交上比馬英九時期較為疏遠中國而親美國。她的軍工業計劃是希望台灣可以更強化獨立的國防,從而為台灣統治階級增加在中美談判之間的籌碼。由於中美在亞洲的盟國陣營都是不穩定和變化多端,各小國都採取在中美之間作出平衡的戰略,而且在親中還是親美之間可以反覆無常,例如傳統上親美的菲律賓在新總統杜特蒂上任後變得反美親中,以爭取中國對菲國的投資和經濟優惠。斯里蘭卡國民黨去年剛上任時,總統一度表態反中,停止來自中國的投資項目,但不夠一年後又因為經濟壓力而恢復。

蔡英文與希拉里這種傳統華爾街政客較為有共同利益。她需要TPP這種親美新自由主義聯盟來爭取台灣在世界市場的地位,也需要美國在軍事上的支援。但川普這名「反全球化」的民族主義者上台後,美國在經濟政策上會走向保護主義,TPP可能會失效甚至瓦解。蔡英文可能會受到傳統台灣資產階級和藍營的壓力,需要更大力與中國建立緊密經貿關係,推動服貿和貨貿等政策以保持台灣經濟成長。

川普在外交政策上也會傾向推行「保護主義」,視奧馬巴建立亞太區的政經同盟是賠錢又折兵。因此他可能會削弱重返亞洲的政策,意味著中國在東南亞國家及南海的主導權會增加。蔡英文的新南向政策(擴大在東南亞國家的投資)本來已經因為中國佔據東南亞市場而障礙重重,但現在失去美國制衡中國在東南亞的影響力,這政策似乎更是寸步難行。

削弱重返亞洲政策不代表亞太區及中台兩岸的地緣政治衝突會降溫。川普孤立主義的外交政策意味著美國更有可能會減低在亞洲的影響力,並增加其他國家強化國防的壓力,甚至令日本建設核武的可能性提高。這代表中國對台灣的軍事實力相對增加,因此蔡英文可以合理化加強推動上台以來開始的本地軍工業發展,而美國也會更願意對台出售武器或給予優惠。總括來說,蔡英文在經濟和外交愈來愈需要「獨立」──巧妙地在中美之間作出平衡。雖然台灣資產階級短期內不希望至發展核武或宣布台獨而促發兩岸戰爭,但如果經濟和政治危機來到時,台灣資產階級也可以更走向極右民族主義。

當然,川普能否有效推動川普的民族主義綱領,還是受制於共和黨內部而趨向「溫和平穩」,取決於美國統治階級權鬥的局勢發展。

美國的教訓──建設工人階級左翼力量

歐洲多國(希臘、愛爾蘭及英國等)的兩黨制出現嚴重危機,而美國總統選舉後世上最強大的資產階級民主國的兩黨制也出現歷史上前所未見的災難。在這裡對群眾運動有著重要的教訓,依循「在兩害取其輕」的策略票投希拉蕊並沒有阻止川普上台,因為民主黨深受群眾的不信任,和共和黨根本上一樣代表華爾街資本家的利益,而川普只是兩大黨政治危機中製造出來的一隻怪胎。如果左翼的桑德斯有出來獨立參選(意味著建立一個美國的左翼替代力量)是足以打敗川普並成為總統的。

同樣,台灣的一些社運組織甚至是一些左翼分子曾經主張票投蔡英文以阻止國民黨連任,但這沒有消滅國民黨打擊工人的新自由主義政策。未來蔡英文的統治危機將會令台灣兩黨制受到更大挑戰。唯有建立一個真正工人階級的替代力量,為未來在資本主義危機中抵抗的工人鬥爭作出準備。這個力量也必須回應台灣國族問題,而一場台獨運動也必須連結至打倒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鬥爭。唯有擁有這樣綱領的政黨,才能帶領台灣衝破未來的經濟和政治危機。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成立就是為了建設這個群眾力量而奮鬥!

flag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