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妍:「性別認同難道要和性器一致才能被承認嗎?」

訪問一名受壓迫的跨性別社運分子

受訪者:智妍(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支持者)

問:作為跨性別人士,你在學校、家庭受到怎樣的壓迫?

我家裡和學校都比較保守,所以都不大提及自己的性別認同。因此,在學校校方將我安排到男宿,讓我在裡面非常的不自在,洗澡甚至要到晚上大家都睡了以後才敢去洗,一度很常不洗澡;另外游泳課也因為不能依照性別認同,而抗拒去上體育課,讓一個學期年的體育課被當掉。

而在家裡,因為服用賀爾蒙以後發育的乳房被發現,而被家裡非常歧視的斥責,甚至遭到家暴,並且強迫停止服用賀爾蒙。家裡一度威脅不要讓我繼續唸書,而現在將我的生活費砍半,要求我相信自己是男性,並且禁止我在接觸社會議題,尤其是性別議題。總之家裡現在以經濟支援的控制來威脅我不能順從自己的性別認同。而打工的話,因為自己的人際障礙和跨性別身分,在打工上一直有心理障礙。

問:社會上對跨性別人士有怎樣的歧視?

社會上常對跨性別有歧視性的稱呼和刻板印象,像是以「人妖」、「偽娘」、「變性人」。這種稱呼所帶有的想法,不是把跨性別當成怪物,就是否定其性別認同,說他/她們是假的女生或男生。像是跨女在保有男性生殖器,並被得知生殖器樣貌,很多時候會被當成「不完整」、「不正常」的男性,遭到恐跨的順性別女性拒絕依其性別認同如廁,還被進一步的汙名化成可能侵害她們的人。我還遇過女同志的小團體,堅持有陰莖者為男性來否定我的性別認同,並且認為我是有意侵犯女同志的異性戀男性。生殖器樣貌的問題,也讓我第一次去女裝店試穿遭拒。

另外,也因為法定性別難以更動,像是在醫院或學校被制度性的否定性別認同。而法定性別也毫無保留的透露自身生殖器樣貌,更是直接的侵害跨性別的隱私。

同時,也有很多將跨性別女性與色情或賣淫聯想在一起,常將跨女的人格性慾化,而無法當成一個人有感受需要尊重的看待。

問:你認為社會制度及公共服務應有什麼改善

應該讓跨性別可以依照自己的性別認同使用公共廁所、更衣室、溫泉等公共設施,而且在性別的告示上應該強調使用者應尊重他人的性別認同,不得妨礙他人使用權利與否定他人性別認同。同時學校也應該讓學生依照性別認同住宿。而教育方面,也該宣導與跨性別有關的相關知識,以及對跨性別的包容尊重,讓跨性別可以在使用上述公共設施以及學校住宿可以被他人接受。也讓跨性別在社會上能像一般人一樣的生活,不用受到歧視與壓迫。

性別認同的精神鑑定是關乎跨性別的變性手術、法定性別更動,以及兵役問題,醫生不該用社會性別角色期待來診斷,性別認同不是社會性別角色的追求。像我性別認同是女性,但我的喜好是「男性化」的軍武、戰史等。我難道要因為我的喜好而不能被承認為女性嗎?

法定性別不應該以做過變性手術為前提,性別認同難道要和性器一致才能被承認嗎?而且性別認同又不見得會想改變原生性器(像我就是);同時變性手術應該納入健保,這和跨性別的人格與人生相關的事,但目前常常因為手術費昂貴,而阻礙了他/ 她們人生的美滿,同理該納保的還有賀爾蒙治療與聲帶手術。

問:同志運動應該如何包納跨性別人士的訴求?

許多同志其實不了解跨性別,就像許多順性別異性戀不了解同志一樣,他們應該去理解跨性別更加弱勢、更加複雜的社會處境。很多時候也用像順性別異性戀對待他們的不了解的態度來對待跨性別,最主要是用自己的想像來理解跨性別。

因此在同運之中,我認為應該讓跨性別的聲音更能被聽見,每年同志大遊行應該讓跨性別提出自己的訴求,並且保障跨性別的發言空間。讓跨性別能在同運中能被真實的看見和了解,而不是被別人想像和刻板印象桎梏,要讓跨性別能在同運中做自己的主人。

lgbtqi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