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反對電業自由化

矛盾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此次電業法的修改,意味著蔡英文將在電力部門私有化的進程上再往前跨出一 步,原來國營台電獨佔的電力
部門,透過此番自由化-開放私人資本入駐電力部門,將讓台灣電力供應逐步走向私有 化,最終將由私人資
本掌握全國電力能源。

德國模式?

所謂的自由化、只是私有化的另一種修辭。台灣不少黨派及非政府組織對德國所謂的能源「自由化」霧裡
看花、抱有幻想,但不願面對私人公司電價飛漲和污染問題。據《富比士》網站2013年的一篇報導,德國
首都柏林的稅後電價為全歐盟首都最高。然而德國電網2012年 卻獲得1.5億歐元的巨額利潤。污染方面,柏
林當前電網提供商瑞典大瀑布公 司在德國80%的發電量來自褐煤,激起當地環保團體不滿。近年德國柏林
、漢堡都爆發反私有化浪潮,在2007-13年裡,德國至少新成立70家公用設施企業,接管了200多個居民
供電項目。

工會率先施壓、減緩進程

此次電業法修改,首先遭遇台電工會強力反彈,揚言發動罷工、舉辦全台員工串連,以及群眾自發在網路上
大力聲援,一同反對電業法修改的情勢下,才部份阻擋了自由化的進程。 蔡英文改用了另一套做法,在修法
中第一階段台電將轉型為控股公司,進而讓私人資本控制台電有了可能性;在這做法中的第二個私有化策略
是透過打破國家壟斷的電力部門,讓私人資本可以投 入發電及售電業,進而將電力部門從國營獨佔走向私人
資本聯合壟斷。

資本吞食公共服務

目前通過的修法版本將自由化分為兩階段進程(先開放私人綠電/後開放私人燃煤燃氣電);國營台電作為
公共服務,其壟斷有助於電力供應與價格的穩定,而非為了牟利。私人資本的宗旨就是追逐利潤,並服務於
少數資本家的貪婪;當電力部門被私人資本掌控後,我們的生活將更進一步被資本剝削。而電力部門的投資
是高門檻的,這就確定了將只有大財團才能在電力市場中站穩制高點。個人式的小型發電長遠是無法與之競
爭,也無法成為所有居民的用電來源。 電業自由化正是為了讓台灣資本找到一 個新的獲利空間而推行的親資
政策,當既有的市場已經不能滿足資本逐利,親資政府便會著手將公共服務開放給私人資本從中牟利。另外,
台電自由化並不能解決負債問題,私人企業只會購買有利可圖及低經營成本的部分,而虧本的部分繼續由國
營企業承擔。

廢核出路不在自由化

綠能發電與廢核的出路並不在自由化之中,對於私人資本來說能否獲利才是關鍵;而綠能不能符合利潤制度
,廢核則廢除了一個圖利的市場。阻礙綠能發展 與廢核的是市場經濟的逐利邏輯與美帝國主義企圖從核能發
電中獲利的意圖。 而國營台電之所以不能回應群眾對於綠能與廢核的期待自是因為其官僚體制與資本的勾結
。因此,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支持台電要在國營模式下、由台電工人和消費者代表民主管理,打破官僚集團的
掌控,並將銀行國有化,使資金大量投入綠能發展、讓潔淨能源成為唯一的發電來源。 這將需要一場革命的
社會主義運動,才能實現綠能和廢核的新世界。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