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金改革後,出路何在?

pention

矛盾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年金改惡是向勞工開刀

 蔡英文正準備對勞工年金發動攻擊,是她新一項的新自由主義政策。1/22的年金國是會議後,我們看到蔡英文政府的年改版本製造「年金破產」的恐嚇輿論,只把焦點專注在年金的財務危機上;然而導致年金財務危機的少子化問題正是新自由主義種下的惡果。少子化背後的成因:稅收過低(進而導致公共服務匱乏)、青年貧窮化、高工時低工資,卻仍是蔡英文政府所不願面對、且正在加劇的問題。

現在所推出的年改版本,只是將破產年限往後推延,勢必在五年後又得再有一次調整;而現時蔡英文政府的方案,卻是要求在職者多繳、退休者少領、以及中壯年勞動者延後退休年齡;對於全台勞動者而言,沒有任何一人從中得到退休保障的改善。

但更迫切的問題是全台一千萬名的勞工,現在仍面臨保障不足的情況;現時制度下勞工退休後平均月領不到兩萬元、而無償家務勞動與失業者(三百五十萬人),在國民年金的制度下投保四十年後每月僅能領到九千元;而現時的改革方案中--延長平均薪資採計期間,對於勞工而言將造成退休給付下降的效果,這無異於讓原本就捉襟見拙的退休勞工生活更加困頓。

 

破產論只屬恫嚇,向富人徵重稅

 而政府經常恫嚇勞保基金的潛藏負債達八兆,但對五十年後的財政狀況作出「預計」根本無稽。全國產業總工會理事長及台灣總工會理長長均表示破產論是危言聳聽。況且,台灣財團的營所稅稅率極低,而且嚴重避稅,光是上市櫃公司海外獲利未匯回金額就高達4.25兆元,加上將台灣最富有的5%人口的有效稅率從18.9%(2903億)提高到28%(4469億)(以103年綜所稅資料計),即可每年逐年提供多1,500億的資金,足以填補八兆的缺口。可見破產論是完全說不通的。

然而這最富有的5%納稅人口對比最貧窮的5%人口足足是多了112倍的財富;但前者有非常多的避稅手段,而後者許多是窮到不須繳稅,實際的貧富差距必然大上許多。而即便提高到28%的有效稅率,這最富有的5%人口仍在當年度握有一兆一千億以上的稅後所得,當然實際的數字是更多。但蔡英文從來不會說這堆肚滿腸肥的資本家是社會負擔,反而向勞動者的年金開刀。

而台灣營收規模最大的一千家上市櫃公司的實質稅率只有12%(2009~2013),且台灣企業繳的稅僅占GDP的2.7%左右,連香港的一半也不到。藍綠兩黨執政時,也都紛紛推出圖利富人的租稅減免的政策:陳水扁調降土地增值稅、馬英九調降營所稅(25%降為17%)和遺產稅從50%的上限下降為10%。光是營所稅的調降就導致每年損失1000億以上的稅收。

現在的年改方案只能造成勞動者的弱弱相殘。在少子化與青年貧窮化的趨勢下,如果不要求資本家為全體勞動者的退休保障買單,那年金制度只能不斷萎縮給付來延遲破產的到來。

治標治本的出路何在?

根本性的解決少子化是年金財務危機的唯一出路,這要求著我們需要有完善免費的公共托育和長照系統、興建大量的社會住宅,並且翻轉長年來低薪過勞的勞動環境;但這只有透過戰鬥性的工人運動才能實現。更迫切的保障不足的問題,我們需要團結所有勞動者、反對分化,共同爭取基礎年金制度-以課徵資本利得和富人稅作為財源,才能確保所有勞動者的安穩退休生活。

蔡英文通過打壓所謂享有特權的軍公教,製造社會分化而合理化削減全體勞工的年金,而不是為了底層勞工的年金著想。社會主義者支持全體勞工享有平等的年金保障,但只要勞工鬥爭有足夠力量迫使資本家買單,是可以讓全體勞工享有優厚的退休保障的。

根據樂施會最新的調查:全球前八大富豪的財富已經等同於後段35億人的財富總額。市場經濟走到今天已證明了它只能給極少數人富有豪奢的生活,然而這是建立在絕大多數人的貧困之上。勞動群眾創造了大量的社會財富,卻在市場經濟裏頭只能分得微薄的工資;而另一頭的富豪們卻佔據著勞動群眾創造的大量財富。

在現時的制度下,資產外移、逃避稅賦是各國資本家永遠會使用的手段。唯有將銀行和大企業國有化並交由工人階級民主管理,才能徹底解決富人逃稅、稅收短缺的問題;所謂的基礎年金,在這樣的條件下也才能順利落實。這意味著我們需要一個社會主義革命的未來,在民主計劃經濟制度下制定基礎年金制度。讓這些被富豪佔據的社會財富從服務他們的貪婪轉變為服務所有勞動群眾的生活需要。

這個任務、不是藍綠兩黨能夠完成的,我們將需要一個群眾性的左翼工人政黨-來帶領鬥爭。讓社會主義來解決資本主義世界所不能解決的社會危機和貧富不均,並帶給所有勞動群眾安穩有尊嚴的退休生活。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