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女總統上台的幻想破滅

彼得紅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在蔡英文上台前,許多的資產階級評論員與知識分子認為蔡英文上台是女權的一大進步,例如《年代新聞》曾以《女總統來了。女總統新局。》為標題,內容卻只在蔡英文女性穿著上做文章,卻沒有探討任何的婦女政策。蔡英文曾說:「總統大選是我政治生涯也是台灣性別意識的最後一里路。」然而,真的是性別意識的「最後一里路」、「文明社會的另一個境界」嗎?

女總統欺瞞女空服員

台灣空服員的男女比,目前大約是在1:9。而蔡英文曾在2016年6月24日的時候,在華航空服員罷工時蔡英文虛偽地為員工打氣,然而就在空服員工會爭取到的成果中,有五項團體協議通通遭到蔡政府轄下的資方跳票。在現代資本主義社會中,許多女性離開了既有的家務勞動而進入職場,但女性的勞動力,卻也因此被資本剝削的越來越嚴重。去年華航、長榮及復航的航業工運都是女員工站在前線,可見我們要依賴的是群眾鬥爭而不是女總統。

根據衛生福利部的資料,105年家暴類型,同居結、離婚占總家暴類型的51.9%,受害者多數是女性。衛福部保護司1月11日表示,113保護專線去年共接獲12萬7246通有效電話,平均每4分鐘就有1人撥打,其中女性來電比男性高出18%。由於很多受害者不敢尋求協助,因此實際數字一定更高。

一月底,民進黨台北市議員童仲彥被爆料出與妻子李秀環交往六年以來,遭童毆打超過五十次、肋骨斷掉。蔡英文作為一位女總統,在選前和童仲彥互相抬轎,政治責任無法推卸,但蔡英文卻對此事沒有絲毫的做出回應。相反,童仲顏至今還沒有被警方逮捕或受到司法制裁。

這宗不是個別案件,而是體現資本主義制度下男女權力不平等造成家暴案的一個範例。但其妻離婚後經濟難以獨立,而且容易受到社會歧視,很多時面對家暴只能啞忍或逃避。現代婦女基金會代表指出,家暴被害人平均在隱忍7年後才會對外求助或選擇離開這段關係。作為議員童與他妻子的權力不平等更為明顯──已退休的刑事局警官揭發他曾多次致電警局施壓,要求不要張揚他的惡行,甚至恐嚇提告。

落空的性別正義

而在年金改革的議題上,目前台灣的女性平均請領金額為15,256元,比男性少2,000元上下,僅有男性8成;另外,勞退舊制一次金方面,男性可請領224萬元,而女性只有149萬,更只有男性的6成。且許多女性因生育而中斷職場上的就業,導致老年女性年金低於男性。從事家務勞動的婦女(大多是國民年金的保戶),投保四十年每月僅可領到九千元,保障不足的問題更為嚴重。

去年,蔡英文說年金改革將「特別關注老年女性與單親婦女的年金權保障」。但是在蔡英文一月二十二日所提出的年金改革版本中,卻沒有任何性別正義也沒有婦女年金保障。

#41 FINAL

女總統不等於女權進步!

2012年挾「韓國首位女總統」的光環上台的朴槿惠曾被視為韓國女性主義抬頭的象徵。上台前還投稿評論說:「由兒女終結父母所造成的裙帶資本主義。」卻在上台後和閨密崔順實討論國家機密,並讓女兒走後門上名校。香港將要參選特首的林鄭月娥,也曾經取消過社會福利並使其市場化。而蔡英文景仰的前英國女首相柴契爾,更在1980年修改英國的《就業法》規定,令僱主更容易不公正解雇工人,也打壓工人罷工權利,更推動國有企業私有化,削減對於工人的社福保障。這些政策都將進一步惡化勞動階級婦女的處境。

在資本主義社會中對於女性的暴力和無償家務勞動的束縛,甚至是女性在職場上遭受的歧視,並不是一位女總統上台後就能解決的。工人階級必須在工會組織起來團結鬥爭,近年台灣的多場工人鬥爭女工都站在前線作為典範,實在值得鼓舞。工運今後需要爭取男女同工同酬,爭取人人免費享有優質的托兒、長照、教育等公共服務,減輕婦女的家務負擔,全民享有平等的退休保障、保障人人低廉的社會住宅。只有結束資本主義的壓迫,男女才能在經濟和政治上得到平等權利。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