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勞動者對未來的期待

訪問者:矛盾(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受訪者:黃先生(建築業勞動者、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成員)

問題一:你的勞動條件如何?希望有什麼樣的改善?

我從事建築設計、是腦力勞動的產業。而我的工作性質是按件計酬。雇主不會幫我保勞、健保,薪資也是不太穩定。工作時間雖然看似有較大的彈性,但其實做設計是必須不斷地和業主及其他顧問溝通,表面上我們看似工時自由,實質是不受工時規範的責任制,多勞多得在我的職場經驗中是不存在的。希望能有穩定的薪資和清楚的工時規範。但工時和薪資在這專業領域中其實都是大同小異,事實上即便是你下班了,你也很難不把工作帶回家,這是智力勞動和體力勞動最大的區別。

問題二:蔡英文上台後,有感受到什麼改變嗎?

當年我也是票投蔡英文,一方面當然是對於國民黨的不滿,另一方面是當時蔡英文競選時所販賣「 改變」和「世代正義」的形象,而事實上與其說感受到任何的改變,倒不如說是被騙走了選票。蔡政府對於工人的打壓也不比國民黨遜色。

問題三:你認為該如何改變現況?

對於一個步入社會沒多久的青年來說,我經歷了太陽花學運,之後又是民進黨的全面執政。我在投入職場之前就已經對社會產生了一定程度的幻滅,在投入職場後所碰上的現實與對於新政府的失落感,對許多青年勞動者而言,要不就是選擇放棄對政治的期待,轉而淪為個人主義的末路鬼;要不就是對改變整體社會的幻滅,從而選擇一個邊緣的生存姿態:有時沉溺在小確幸的文青形象中,有時又出自無力感而成為憤世忌俗的憤青。但我相信還有另一種可能!而我們都應當反對沉溺在這種絕望之中!

文青憤青與嬉皮、這種另類的生活模式最終都無法脫離資本剝削與金權政治的禁臠。面對資本剝削與金權政治我們需要展開對抗。社會主義給予了群眾運動爭取勝利的綱領,引導我們改變這個「路有凍死骨、朱門酒肉臭」的社會。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