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廢除外勞「僱傭同住」條例!

新調查發現許多外傭被迫睡在廚房、地牢、櫥櫃、廁所

Vincent Kolo,社會主義行動(工國委香港)

根據最新一份由非政府組織「移民工牧民中心(Mission For Migrant Workers)」對3000名外傭的調查發現,43%的外籍家庭勞工並沒有自己獨立棲身的房間。現時香港聘請有超過34萬外傭,主要來自印尼及菲律賓。
該調查揭露有許多外傭被迫睡在廚房、地牢、櫥櫃、廁所、儲物室甚至陽台或屋頂。報告還指出:

  • 十分之一的外傭並沒有工作合約中所列明的床位
  • 擁有獨立房間的57%外勞,三份一人表示其房間亦充當儲物、洗衣或安頓寵物的地方

「這些痛苦就是政府的僱傭同住規定所帶來的,我們一直以來都是積極反對。」社會主義行動鄧美晶稱:「我們與同香港其他外勞運動組織,一起要求外傭擁有外出居住的權利,讓她們可以自行解決,而不是被迫接受報告所指的待遇。」
外勞社群Kobumi成員Ilalang Victoria同樣極力反對僱傭同住。「這些非人道的狀況其實並不是個新問題。例如,如果一名外傭要睡在客廳,她往往根本睡不好。許多香港人很夜才入睡,而外傭一般要比雇主更晚休息。假若雇主要求外傭睡在廁所或附近,亦對她們的健康很有影響。」

KOb-May-600x397

隔離與社會控制

外傭的外出居住的權利,是被香港政府於2003年所取消的,唯一的例外是在當時之前已經與同一僱主達成連續僱傭關係的勞工。入境處會定期進行突擊巡查,檢查一些被懷疑不與雇主同住的外傭。一經定罪,對工人的最高刑罰是監禁14年並罰款15萬港元,而對雇主的最高刑罰只是終身不准聘請外傭。

「這個法例的目的是為了隔離與社會控制。」鄧美晶指:「這是為了防止外傭可以管理自己的工作時數、私人時間,使工人的生活可以不完全受雇主操控。這個政策導致了報告中所指的虐待,也包括諸如每天工作16小時或暴力等事情。」香港的居住環境是世界最擁擠的,根據《南華早報》報導香港住房單位的平均大小為470平方呎(43平方米),是美國紐約的平均大小的一半。

這也解釋了為甚麼外傭要被迫住進廚房或儲物室,許多家庭根本容納不了僱傭合約中所要求的「合適居住」。政府完全知道這個問題,但仍然堅持僱傭同住的規定。

政府部門幾乎從來不檢查外傭的居住及工作環境,而仲介公司作為雇主及外傭之間的中間人,卻反而令問題火上加油。這些仲介公司經常違法地向外勞濫收仲介費。

違法的仲介公司

印尼及菲律賓政府迫使其公民需要透過仲介公司才能到香港工作。另一項由香港大學學生的研究報告指70%仲介公司超額濫收仲介費,法例的上限為$431,但實際費用往往高達1.5到2萬元。

研究亦確認外傭長期以來的投訴,仲介公司往往會違法地沒收工人的護照或其他個人文件(甚至銀行卡),來作為迫使外傭償還仲介費用債務的抵押。

另外在香港的需要傭工來照顧家中長幼的基層家庭亦面對嚴重的經濟壓力,他們所生活的狹小空間根本不可能另為外傭準備獨立房間。由於政府政策,香港長期缺乏公共托兒及長者安老服務。每年有超過5000名長者在輪候公共的長者宿位時過身,而社會福利署卻利用這個來低估平均輪候時間,指只有3年。

非民主產生的香港利用公帑來興建鉅額的基建項目上,來利益輸送到大財團手中,卻不會投資於嚴重缺乏的公共服務中。政府的解決方案,就是從其他亞洲地區中輸入廉價勞工,到這個被國際特赦組織稱為「現代奴隸制」社會裡。

ST-600x371

社會主義行動要求:

  • 廢除「僱傭同住」條例!
  • 取締所有仲介公司,由法定的非牟利公共公司來取代,負責招聘工人和監督,並讓外勞民主參與其中
  • 立刻將外傭的每月最低工資由$4350增加至$5000,並爭取將法定最低工資(現時每小時$34.50)覆蓋包括外勞及殘疾工人在內的所有工人
  • 大幅增加政府開支,發展公共服務,包括托兒、安老及社會服務:廢除大白象基建,徵收富人稅!
  • 建立強大的外勞工會,與本地工人共同團結反對香港和外勞本國政府的親財團、反工人階級政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